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小刘老板的侦探梦

哈喽啊!我粗线啦!嗨不嗨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是个梗!

军烨AU

话说小刘老板的咖啡馆是祖传的,虽是蝇头小店,但是有腔调,从豆子挑选研磨到冲进杯里加奶落糖都有上个世纪的风味,老主顾不少。

自从小刘老板他爹活生生地把一腔侦探梦的小刘薅回家继承家业以后,店里老主顾家里的大小伙子和姑娘们也往这儿泡,所以生意自是好得没话说。

生意好有什么用?小刘老板还是要做侦探梦!有位前辈说的好,做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上餐桌,你那鸡鸣狗盗的勾当砸我老刘家招牌!”这天刘老爷子又看小刘不顺眼了,操起鸡毛掸子追了他半条街,追累了两人大眼瞪小眼当街理论了起来,愣是造成了不小的交通堵塞。

“老爷子,我告诉您,侮辱...

依稀记得某只说他准备导演一部戏 有点黑暗有点二逼的那种,结合今天他师哥那个什么往事来看,会不会是二狗子的那个东北黑帮往事
什么的?


点点滴滴即是蜜糖


军烨AU  K+(隐忍的胡老师/学渣烨)

你亲了我,可要认账啊!

刘晔回到宿舍时整个人轻飘飘的,浑身扎扎实实热的发烫,二狗子哼着“我TM都是黑色会”踢开门,一打眼就看到了上铺抱着被子傻乐的人。

“哎呦我去~~~你这发春儿的样儿,是被上了还是被上了?”

“上你妹,滚!”刘晔脸更烫了,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哼哼唧唧地说:“他亲我了。。。。”

“然后呢?

 “什么然后?然后他说明天我要早起赶火车就送我回宿舍了!

“没了?“

“没了啊。。。。”

“完了烨子!胡筠儿他正当年,荷尔蒙爆表血气方刚,你都这样儿了,送到嘴边他都不吃,这说明你不是他的菜啊,完了完了,你没戏了。。。...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唱着你唱过的歌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十几年过去了哦

那么节日快乐🎈

载入编年史的一刻……沉寂太久了哦


说到送衣服 他师哥今年送出去好多件了吧?不是大了就是小了 这件怎么就这么合适?

小🍃前几天路透感觉糙糙的 疲惫得很 穿上师哥的衣服瞬间回到二十三!还辣么辣么乖乖的样子……

所以只有跟师哥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只小小孩!

我爱你们!

语无伦次的啊喵~

点点滴滴即是蜜糖

好久好久没有一天2更啦!\(^o^)/~


军烨AU  K+(隐忍的胡老师/学渣烨)

你想我了哈哈哈哈哈

胡军说刘烨难缠是事实,从那天模棱两可的回答之后,刘烨就像长在胡军身后的尾巴一样,如影随形,神出鬼没,学校不大,只要胡军老师在的地方准能看到那个瘦瘦高高的小子。这小子心眼还贼多,不但在预期之内赶走了围在胡老师身边的花蝴蝶儿幺蛾子,还代收了胡老师的玫瑰花、巧克力、核桃仁儿和爱心早餐,这一切都是背着胡老师干的,他胆儿再怎么肥,还是不敢明着来。

当然啦,胡老师在江湖混了好些年,也是阅人无数的,虽回校不久,可这才哪儿跟哪儿啊,对于一个小毛孩子的小动作,早看破了,只是不说也不生气,就是觉...

点点滴滴即是蜜糖

军烨AU  K+(隐忍的胡老师/学渣烨)


男朋友要吗?

胡军老师大清早到学校时,整个校园都静悄悄的,更别说图书馆了,一般情况下,周末不到中午是不可能上人的,他也图个清闲,他回学校来不就是为了躲清静嘛!

他正打开图书馆的门,一个人影从背后扑过来,没等他扭头,他就被勒住脖子推进图书馆,胡老师还懵着呢,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人打劫?

“你没回我短信!”背后的人气急败坏地发话了,胡老师一听,这声儿熟,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也乐了,抓住那人的手腕转过身,两人鼻尖对鼻尖。

“你就为这一夜没睡好,大清早找我算账来了?”胡军一看刘烨的黑眼圈就更乐了。

“那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刘烨这是豁出去了,他...

点点滴滴即是蜜糖

2016嗖得一声就过去啦!

希望新的一年有个甜蜜蜜的开始!

所以这个系列就是甜点,开篇以后每个小故事力求独立,都是很小很小的甜点,没有什么逻辑,就是削微让看的人开心一下下,阿喵在三次元累秃噜了毛,在这里才稍稍歇息,真的很感谢你们一直都在!

~~~~~~~~~~~~~~~~~~~~~~~~~~~~~~~~~~~~~~~~~~~

军烨AU  K+(隐忍的胡老师/学渣烨)

你地盘算我一份

刘烨是不可能进图书馆的,今天若不是篮球场上跟隔壁班的几个渣渣火拼也不至于被教务处围追堵截,他现在坐在这儿大喘气,完全是慌不择路,教务处那几个老相识打死也不会相信他个学渣会躲进图书馆吧,而且,上课铃也响了...

春至


军烨AU K+

这是一个关于失忆的故事,敲完了,凌乱。。。。


刘烨独自在外求学、打拼,尝尽世间冷暖,他以为自己足够强大也足够冷漠,他已经很少再记起从前,若不是今天这么寸找到这个地方来,他甚至忘记十五年前爱过一个人。

他做梦都不会再梦到的人竟然好端端的与他狭路相逢,疼,如同旧疾复发!
而那个罪魁祸首偏偏不依不饶地逼近!

“我十几年前出了事儿,忘记了很多人,他们有些对我很重要,这让他们很伤心也很生气,你不想认我,是不是也因为这个?”
胡军走得更近,他肩头的毛衫表面泛起一层柔软的毛毛,刘烨垂着眼帘将这一幕尽收眼底,那一定是和以前一样温柔暖和吧?
一定是鬼使神差了!
刘烨走进了胡军的怀里,下巴挨着他...

春至


军烨AU K+

这是一个关于失忆的故事,手机敲着玩的,没什么规划,又是一个大纲文~关于我的坑,年前是没时间填了,阿喵在三次元只剩下半条命,满脑子都是烂事儿,完全转不过来~



刘烨到达房子门口时,雪絮絮而落,小楼的烟囱飘起缕缕青烟,飘飘袅袅混杂在无声的雪天里,让这不堪的寒冷有了些许暖意,他觉得有意思,什么条件了还有人在屋里烧炕?这前主人非顽固即矫情一主儿!

前主人是对应他自己而言的,在他按照刘征给的定位一路开车出了城,那路程变得有些熟悉,位置到达,他眼前的小楼便是又一个熟悉的所在,既然如此,他没有理由不买下它了,就暗自让现房主做了古。

他从国外回来不久,在外十五年,所得不虚,近几年的压力让他身体渐渐不支...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