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家国

军烨  AU  

提示: 时间设定在1919起至1936年止,会有历史事件穿插 ,这一系列暂打算写两个小故事 ,相互可独立来看,HE。

军烨年龄设定和现实一样,相差十岁。

 

家国之缘起

 

3.

因在黄埔养下早起锻炼的习惯,天儿微明,他便轻悄起床,穿好单衣,看了一眼熟睡的烨子,便提着鞋子下了楼。

前几日多雨,昨儿天儿才稍微放晴,7月的北平却丝丝凉爽。他兴致颇高地哼着曲儿,穿好鞋子,洗漱完毕,在院中龙桂树下舒活筋骨,正比划格斗,父亲提着鹩哥儿走到树下挂好,回过头儿,皱着眉头问他比划的是个什么东西。

“您啊,看着不好看,这在战场上却能招招致命!”

“少废话,早年跟你师父学的那套拳脚还记得吗?”

“哪能不记得!耍一套给您开开眼?”

说着就拉开架势,一套长拳打得虎虎生风,父亲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嘴角少有的得意让他觉得,这一身汗流如注倒是值得得很呢。

幼年时,因父亲常年在外谋事聚少离多,他跟父亲的关系很是疏离,少年时期倒是在一起,但因他性子顽劣,父亲待他严苛,致使他对父亲心生芥蒂,21岁离家进了黄埔,之后各地奔走,相见机会极少,倒是父子亲情回暖了许多。

“怎么着?老爷子,满意否?”他收势平缓呼吸后,嬉皮笑脸地问。

“还成!”老爷子风淡云轻地撂下两个字,便取了鹩哥儿的笼子逗鸟儿说话。

他无奈地笑着摇摇头,打算回屋洗澡换衣服。一回头见烨子揉着眼睛站在廊下。

“烨子?几时来的?“父亲诧异地问。

“昨天在宴会上碰到的,小孩儿家,喝了点儿酒,我不放心就带回来了。“ 没等烨子开口,他便回了父亲。

“很好,烨子一人来北平求学不久,今儿你就陪他四处走动走动!”父亲说完托着鸟笼散步去了。

民国八年五月的那次事件后,烨子的父亲对于学生间的负面情绪难以释怀,遂于当年年末,带着烨子回到东北。民国十二年,东大建立,刘父在校内任教,主教俄文,从此不再离开东北。今年年初,烨子提出要来北平念书,他思忖再三终是应了,修书一封给胡父,委托照应。

“快去洗漱,在客厅等我!”他走过来揉了一把烨子的乱毛说。

“别摸我头”烨子嘟囔道。

他一听觉得好玩儿,故意又上手在他头上胡乱揉了一气,哪知烨子忽地捉住他的手,猛力一拉将他的胳膊架到肩上,脚下一绊,一个过肩摔,只听风嗖的呼啸过耳,他便躺在地上了,烨子毕竟身子单薄重心不稳,自己随即砸到他的身上。

“哎哟!这。。。。这是要。。。要谋杀啊!“他憋过一口气,咳嗽着道。

“师哥。。。你怎么样?“烨子慌了神儿,赶紧伸手帮他在胸口顺气。

“我。。。捂死你算了,你小子下手够狠!“他一把将烨子的脑袋按在胸口。

两人正在地上扭打一起,他的警卫员在五步之外左右为难。手里正拿着南京方面发来的电报,定然是急事,否则这种情境,他断然是不会上前找不痛快。

“报告少校!“警卫响亮发声,吓得两人瞬间弹起。

“南京急电!“警卫没等他骂人,就将电报递出。

他恼怒地扯过来,低头一看,神色紧张,转身告诉烨子,让他在家等着,他去处理公事,速速回来。

TBC

 

4、

事情比他想象中紧急,前几日得到消息称,汉卿强制以武力接管中东铁路管控权,他便担心苏方断不会罢休。自去年汉卿宣布易帜遵守三民主义以来,南京方面一再督促汉卿对苏方采取强硬态度,而今,苏方宣布与我方断交,想必已撕破脸,汉卿在东北已是岌岌可危。

而南京方面仍是态度不改,唯一变化的是,考虑到东北安危,现派优秀军事人才前去协助,这个人便是他。南京方面这么做,一来是因他早年与汉卿有些交集,二来对汉卿的不信任,他心知肚明。

南京方面要求他近日启程,直接由北平前赴东北,不必回南京受命。他致电南京方面,上级事无巨细嘱咐一番,他耐心记下,便作启程打算。与汉卿通话了解近况后,两人做了大概的估计,结果自是不甚乐观。

待他处理完公事回到家,已是午后。烨子在后院的树荫下看书,他走过去坐在对面。他的脸色很是不好,烨子小心翼翼地几次欲开口又作罢。

“烨子,我明天要去你家乡了。”

“真的?”

“嗯,需要给你家捎带什么吗?”

“师哥,是不是有不好的事情?”烨子没有回答他,而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没有,别瞎想,待会儿陪我去看看师父。”

烨子不安地点点头。

 

师父见二人,高兴得连连吩咐家人准备瓜果。老人家身体硬朗,额发童颜,聊到有趣儿的事儿开怀大笑,像足了活神仙。当他提出明天就要去东北和汉卿汇合,共同应对眼下之事时,老人家顿时感伤不已。

“老毛子堪比虎狼,此去凶多吉少啊!“

“汉卿经营东北多年,军队精良,我乃黄埔一期优等生,师父这般不看好?“

“你等国之栋梁,自是没话说,只是老毛子。。。“

“好了,您啊,放心!元旦等我回来给您请好儿!“他看了一眼正惊恐看着他的烨子,打断了师父的话,老人家忧心地拍拍他的手背。

晚饭后,师父拉着两人的手依依不舍地送他们出门。在门口再三叮嘱他凡事小心,莫逞一时之气,保得周全以待大事。又叮嘱烨子好生念书,方能知经世治国之道。二人跟老人家告别之时,都莫名的黯然神伤。

下午天气突变,天正飘着零零星星的雨,街上灯火初上,行人三三两两,本应繁华的街市却略显冷清。两人心事繁杂,一路沉默良久。

 “烨子,别担心。”

“师哥,你何时回来?”

“。。。。”他不想说敷衍的话。

烨子看着他,默默地拉住了他的胳膊,接着下滑,到他的手背,那手灵巧地一钻进了他的手掌。

手心相扣,灵犀于心。

两人的视线乍一碰到,他便别过头,不再看烨子的眼睛,心里却记下了那眼睛里的种种,将人抱进怀里,鼻尖拂过他的耳后,烨子头发上的雨水濡湿了他的鼻子,清新微凉,是烨子的味道,记住,都记住,他如此告诉自己。

TBC

解析“

东大:是指东北大学,1923年建立

中东铁路:指的是沙俄在中国领土建立的一条铁路,东北易帜以后,南京国民政府命令张学良(文中只用了他的字,汉卿)对当时的苏联采取强硬措施,这里提到的事件就是少帅武力强占中东铁路后,苏方宣布与国民政府断交,并促发了一系列惨痛的事,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翻一翻这段历史。

ps:史料未经仔细考究,仅做背景!本故事纯属瞎编!

评论(6)
热度(24)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