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白鸟

 

军烨AU   T+

应个景儿,码个小东西!祝所有的军烨er节日快乐!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圈鼠)!

 

他说那个男孩上辈子肯定是只鸟儿,雪白的羽毛,乌溜的眼睛,蓝天白云间飞来飞去,饿了吃虫子,渴了喝露水。

他的这番理论惹得一帮狐朋狗友哗然!嗨!不就是只小白文儿鸟嘛!这就是害的咱风流倜傥的军哥失魂落魄的主儿啊,哥,想要多少,明天花鸟市场给您来一笼!

按照国际惯例,此时的包厢应该是京骂高低空盘旋,震得各位似打通全身经脉,舒坦!对味儿!哪知等了半天,京骂没如期而至,倒是看到他凄凄然离去的背影。这才有人灵光一现:不好!这人单相思!啊啊啊!不好了,世界末日了!

听着身后的鬼哭狼嚎,他顿觉什么叫天道好轮回。撒丫子玩儿的结果就是普天之下,竟然没有人相信他也会爱上别人,太小瞧他了!

老天也忒没劲了,把人往面前一放:看见没?宝贝!只给看一眼哦!然后就他妈的给拿走了!茫茫人海,碰不到见不着,想得抓心挠肝的。

事情是这样的,这天他心血来潮去城外的别墅看看,这房子买来让跟班儿看着装修,本来是他又一风流快活窝儿,可是装好了就懒得带人去,离市区太远,就闲置了。

这天来了之后觉得房子装的真不错,清新雅致的,还有点儿怀旧风,和周围青山秀水的相得益彰,不住太糟践了!转悠一圈觉得楼上楼下没生气,就给跟班儿打电话要他送来些花花草草。

他睡了一个午觉起来,楼上楼下已是花繁草盛,楼下客厅摆了几大盆摘了芯儿的雪白百合,香的他直打喷嚏。

还算满意,只是太香了,受不了。就捋起袖子解开领口将屋里几大盆百合搬到屋外窗下。搬完以后回到屋内喝点水,靠着窗口正寻思这布置好了带哪个女人抑或男人回来玩儿,一扭头,就看见了那个男孩!

白上衣,水洗蓝牛仔裤,蓝色帆布鞋,整个人干干净净的透着青春逼人的气息。他大概很喜欢花儿香,正闭着眼睛深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宁静的表情,像沉睡的婴孩,对周围无知又无惧。他又渴望看到他的眼睛,清澈明亮?还是神秘而深邃?无论怎样,都会动他心魂的吧。

他屏息凝神,站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心脏却在胸腔里快要跳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害怕还是在紧张抑或是惊喜。害怕什么呢?怕惊动他了吗?男孩就像一只闻到花儿香的蜜蜂,专注地沉浸其中,他很想知道,闭着眼睛的他,脑海里该是怎样的香甜美好!?他想知道,不仅如此,他还想知道男孩的一切。

“快走了!”

“哎!“

女孩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愣了一会儿跑出屋外,只见两个人骑着单车远远而去。他那天等到天黑,也没有见到那个身影,之后的几天,他一直在做一件古老而著名的事儿—-守株待兔。

可是,一天天过去了,他的小白兔子再也没有出现,他懵了,以为那只是个梦,梦里的那个男孩就是一只有着白色翅膀的鸟儿,栖落在他眼前,惊艳了他的爱情,却不管不问地飞走了。

喝多了会跟狐朋狗友讲,有个男孩在他面前出现过,美好得让他不敢出声不敢碰,然后就错过了,再也找不到了,怎么办?怎么办?

只是他的描述让人摸不着头脑,朋友一直认为他喝多了胡说八道,抑或是他意想出来的灵或者妖,你想想,哪有咱军哥碰不到要不到的人呢?谁也没当回事儿,他终于明白了,孤独仅仅是因为心里住进了一个爱而不得的人。

他自己打车回到别墅,门口就能闻到花儿香。这些日子,花儿死了他又给换上,就怕那个男孩经过这儿,没有花儿了就不会停下来。

不想进门。怎么又回来了呢!

他落寞地在小路上漫无目的地走,走不动了就坐在路边,点了烟,吸了几口,更不好受了,凭什么一出现就带走了他的魂儿,而那个人或许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不公平!心里空落落的,委屈!

 

“哎!你没事儿吧?”有人轻轻地推了一下他。

“没你的事儿!”他趴在膝盖上气哄哄地说。

“你是不是喝多了啊,这么大酒味儿?”他气不打一处来,抬头恶狠狠地瞪眼前的人,刚要破口大骂,脑子瞬间清明。

“昂。。。我。。。喝多了,回不了家了。。。”说完装着头疼欲裂状直捶太阳穴。

“还能走吗?反正你家也不远,我送你回去!”

“。。。。好!”抓住来人的手借力起来,郑重其事地将胳膊架到人肩上,男孩的一条胳膊环过他的腰,手扣在那儿,真好,好像他的手天生就应该放在这个位置。透过单衣的体温似电,流窜全身,他整个人彻底地柔软下来,他想把所有的柔情蜜意给这个人,可是该怎么给,他可没有谈过恋爱!

借着门口昏暗的灯光,他盯着男孩的脸,看得痴迷,低垂的睫毛,浓浓密密地似两把小刷子,一下一下都刷在心坎上,想了多少天的人突然就在怀里,他整个人都似飘在云彩上了。

“你没喝醉!“男孩扭头,目光刚一撞上就不好意思的避开了他的视线。

“嗯!不不不!是。。。是喝多了,但没醉。。。。“他急急忙忙争辩,平时的飞扬跋扈劲儿都哪儿去了。

“看你清醒得很!“男孩不高兴了,要拿开他肩上的胳膊。

“哪儿清醒了?你一松手我就摔了,别啊,你说送我回家的!“暗自叫好,双商同时上线。”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家不远的?“

“那天我看见你了。。。。。在窗户旁。。。“男孩说着头垂得更低了。

“所以你知道我在看你?“他一把揽过男孩儿,搂着人肩头,心都化了,语气温柔得他自己都不认得自己的声音。

“嗯!”

他轻轻地抬起男孩的下巴,果真如他所想,清清澈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吸走了他的魂儿。

“你叫什么名字?“

“刘烨。“

“我,胡军!“

“哦!“

“烨子,你可能不相信,我等你好久了,真想你!“

“我。。。我也是!“

他很高兴,这种感觉太对了,就像一只骄傲自由的鸟儿,蓝天下,洁白的羽毛泛着光,一低头看见了他,就扑腾着翅膀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THE END


评论(14)
热度(33)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