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流年


军烨  现实向无关乎爱情  

这个系列会写一点零零碎碎的小事,相互无关联,纯现实向脑洞,跟真人无关!


偶遇

 “麻烦带我去一下洗手间,眼睛进了东西磨着隐形了!”来人痛苦地请求道,眼泪流得一塌糊涂,已然睁不开眼了。

他捉住悬在空中盲目摸索的手,一言不发地牵着他向洗手间走去,至洗手盆旁,打开水龙头,拉着那人的手放到水流下,顿了几秒才收回自己的手,在镜子里看着那人埋头冲洗眼睛。

“为什么不说话?”镜子里挂着一脸水珠的人问。

“我在想,看都没看,就这么轻易跟人走,不怕被坑了?”他靠在门口开玩笑。

“早就认出你了!”

他对着镜子里的人轻笑一下,无可辩驳,闭着眼睛能认出对方是十几年前都能做到的事情,即使经年岁月,也弱化不了对彼此的这个特殊的认知。

“怎么会来这儿?“

“去商场配眼镜腿儿,下车才发现变天了,扬沙天气真要命!摸摸索索找个地方清洗一下眼睛,没想到你在这儿。“

“朋友的店,没事儿过来坐坐。”

“你朋友真多!”

“那是!”

外面扬沙,昏沉的天地间飞沙走石,大雨将至,两人不约而同有了避雨的打算,于是就找了个包间要了壶茶,几碟小点心,坐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闲天儿。不一会儿电闪雷鸣起来,紧接着哗啦啦下起了大雨。

“雨真大!”

“没事儿,一会儿呀就停了!”

两人就此没再说话,都看着窗外的雨发呆,四周静谧,惟余雨打窗上,点点滴滴,执着有力,一声一声仿佛此处空寂无人。

 有那么一会儿,他有些恍惚,这幅图景似曾相识,想了又想,也不清楚究竟有没有发生过。十五年之间,太多分不清的虚与实,他早已不再去分辨了。有时,他将这种理不清的图景归于想念,有时归于自己的忙昏了头。

“师哥——”

“嗯——”

一声称呼,其实是没有下文的,他习惯了,细细碎碎的记忆却随之而来。

那一年,他们在一间屋子里裹着同一条毯子对着台词,窗外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白茫茫的天地间仿佛只余下他二人。对这对着,就忘了词,呆呆地看着雪簌簌而落,一杯热茶递过来又传过去,暖得手心儿发烫。

那人也是这样没由头地叫一声师哥,然后就忘了要说什么,他想,反正有的是时间,不怕他想不起来要说的话,再后来,他习惯于他叫一声师哥,他不紧不慢地回应一声,这样挺好,毕竟,能够回应他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师哥,喝点儿吧?“

“想喝酒了?“

四目相对,无需言语,他起身将私藏在此的酒踅摸出来,两人就着小点心你一杯我一杯喝了起来。他喜欢喝酒,也有很不错的酒友,但是和这个人喝酒却不一样,和其他人喝酒是就着热闹和痛快,他能喝得酩酊大醉。和眼前的这人喝酒却是就着往事和现世,大杯灌下去,却越来越清醒。

“师哥,相逢不如偶遇,怎么着,不醉不归?“

“拉倒吧你,喝高了我还得找人送你回去,少喝点儿!”

“真没劲!老天爷把我逼到你跟前儿,连酒都不让人喝痛快!“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师哥,就咱俩清静地喝点儿的机会得听天由命,你服不服?“

他答不上来,低头无奈地笑了笑,用力碰了烨子的酒杯,一饮而尽,烨子很满意似的微笑着看他喝完再给他续杯。

听天由命,四个字,恰到好处地点明了他们的相见和疏离。早年,那个人的影子缠缠绕绕,终是走远,可是走得再远,似乎都没有走出他的想念,经历岁月,想念蒙尘,不能碰,不敢碰,谨慎珍藏,让它崭新如初。十五年后得以再见,果真一丝一缕皆如当初。而这一年很快就要过去了。。。。。

“师哥,等我们老了,还一起喝酒!“

“好!“

“师哥,我老了,你就不太能动了吧?没关系,我提着酒去找你,你就老老实实在家等着就行!“

“好!“

也许真有那么一天,冬日寒夜,屋内暖融融,小菜小曲儿备着,就等那人披着片片雪花儿提着老酒上门,“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TBC

 

 一句吐槽:对于他们,我是没有勇气写现实向爱情,写一些现世幸福的他们,有一份不一样的情分彼此守在心底,就足以打发我自己了!


评论(3)
热度(10)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