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救火英雄


军烨 AU  K+   实习医生刘大夫和救火英雄胡大队长的罗曼蒂克

愿所有的英雄都会被温柔对待!

5.

之后的一个礼拜,胡队那边风平浪静,因为烨子一直是夜班的缘故,他不太知道那人白天是怎么过的,据说心理医师过来,他就乖乖配合,有几次,师父不放心,托词换药去看两眼,每次去都看他舒服地靠在病床上跟心理医师聊得很平静,这种状况让他很意外,也让他悬着的心放下了。

师父说,人嘛,伤着了,总会有治愈的时候,有时需要别人救助,但是胡队,他是在自救,这个,作为他多年的老友,比谁都明白。

 “您是说,他并没有我们看到的那样轻松?”

“对啊,你知道,被噩梦和愧疚长期折磨是什么感觉?他说,生不如死!这半年来,他挣扎过,抗拒过,也自暴自弃过。。。。“

“并不是他的错,他为什么把自己逼得那么辛苦?“

“话是那么说,没经历过战友在自己眼前倒下,是体会不到他那种折磨的。他消沉这么久,还没看到像现在这样渴望痊愈,看来这次进火场是对了,哪儿跌倒那儿爬起来,了不起!”

 “他这人活得该多累啊,藏得那么深,很多时候给我感觉就。。。没心没肺的样儿。。。。”

“没办法,那就是他!还经常跟你瞎逗啊?”

“昂!”

“他从前喜欢谁就闹谁,这么说他还真是要满血复活了。。。。好事儿!“

“敢情闹的不是您。。。。“

“嘀咕什么呢?知足吧你,一般人他还真看不上。对了,烨子,今天是什么七夕节,10号床那孩子对玫瑰花儿过敏,别让人把花儿拿进病房。”

“知道啦,您啊,还是赶紧回家过节吧。。。。”

师父终于唠叨完,换好衣服走了。这天是烨子本月的最后一个夜班,恰逢节日,查房所到之处都能看到花儿,这让他心情格外的好。

果不其然,10号床旁的一姑娘收了大捧玫瑰花,他好说歹说才将花儿没收,看了姑娘可怜巴巴的样子,临了他改口说要帮忙保管,明天她去看就是了。于是以下的查房,就看到刘大夫怀里抱着一大束玫瑰神采飞扬地走来走去。

到胡队病房的时候,那人正在房间练习拄拐走路,颇意外地盯着花儿愣了愣,然后给他个大大的笑脸,他将花儿小心地放下,走过去将人扶到床边坐好例行检查。

“刘大夫今天心情很好啊?”

“嗯,过节嘛。。。”

“什么节?”

“情人节。。。。“他见那人皱着眉头不解的样子又加了俩字儿:”七夕!“

“哦。。。。。那你这玫瑰花儿要送谁呀?“

“不送谁,人家送我不行啊?“

“。。。。。“

他只是那么随口一说,没想到那人却哑然一笑,勉强得很。他也没在意,检查完毕又嘱咐他早点睡,就抱起花儿离开了。

跟往常一样,他整个晚上几乎是要在科室枯坐或者看书的。胡队那边他偶尔会去看一眼,但是不再像前几次那样陪着他直到睡去,那人体质不错,恢复得很好,尤其是精神状态出奇地好,最近两天很嗜睡,他很少再去打扰他了。

 “烨子,胡队要来找你!”值班护士的电话打进来说。

“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找我干嘛?”

“不知道,看上去挺不开心的,他自己已经过去了啊,你出来帮他一下。“

他正纳闷,那人腿还打着石膏绷带呢,真不省心!撂了电话,他赶紧出来,没走几步就见那人竟然捣鼓着轮椅朝他过来了,他迎了上去,将他推进科室。

“找我干嘛?“

“看看你办公室不行啊?“

“行啊!看吧,随意!“

他觉得这人太莫名其妙了,就坐在桌边抱着手倒要看看这人到底要干嘛。

“花儿挺好看啊!“

“还成!’

“这么大束,这姑娘该多爱你啊?“

“那是。。。“

那人直逼着他的眼睛,仿佛在捕捉什么信息似的,看得他心里发毛,但是还强装着镇定跟他对视,那人终于败下阵来,自己鼓捣着轮椅转了个圈儿开门走了,他心里隐隐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对头了,那人本来进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对,现在那背影更是怅然若失的感觉,他追上去,推着人回病房。

“可以睡了吧?“到了病房,他要将人从轮椅上扶到床上去。

“不劳您大驾!“

“我说你这怎么回事儿啊?“

“没事儿!不送!“

他还是第一次被病人给轰出门,而且,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丢下一句“再也不管你了”,就回到科室,喝了一大杯水还是平静不下来,对着桌子上的一大束玫瑰花儿瞪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明白过了劲儿,可是,明白过来了,心里却慌乱了,稳了稳神儿又回去病房,推开门,那人盯着天花板,压根儿没打算理他。

“那个。。。。那花儿是帮病人保管的。。。。“

“。。。。。。。“

“那。。。。那病房。。。有个孩子对玫瑰花儿过敏。“鼓足了勇气吞吞吐吐地说完,紧张地看着那人。

那人缓缓转过头,眨巴了几下眼睛,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变脸这么快的成年人。本来冷着脸,一副老子不想理你的样子,3秒钟就变回了他熟悉的嬉皮笑脸。

“早说嘛,吓我一跳!“

“这下可以放心睡觉了吧?“

“嘿嘿。。。刘大夫,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呀?”

“你。。。。睡觉!晚安!”

“别走啊,刘大夫你为什么要跟我解释这个?”

“还不是担心你会不高兴?”

“你为什么担心我会不高兴?”

“我怕不好的情绪影响到你,你恢复到现在的状态不容易,还有就是。。。。毕竟你是我实习导师的老朋友,我理应多照顾你一些,你别想多了。”他在门口整理了一下思路,努力将话说的合乎情理,有些事情,还是说的明白些,他才安心。

那人不笑了,慢慢地坐起来,审视着他的眼睛。他躲闪了过去,不敢直视他的眼神,他不明白,为什么心里会有丝丝愧疚,对眼前的这个人,明明已经超过他职责范围内的照应。

“我明白了,这些天,谢谢你!晚安!”

勉强地微笑着道了声晚安,回到科室,脑海里仍然是那人平静而客气的脸。他告诉自己他们算不上朋友,亦不算熟人,医患关系而已,无须太多挂记在心,已尽自己所能去帮助过他,如今,他逐渐康复,不要再去过多干扰他了。

TBC


评论(12)
热度(21)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