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救火英雄

军烨 AU  K+   实习医生刘大夫和救火英雄胡大队长的罗曼蒂克

愿所有的英雄都会被温柔对待!

8、

从电梯里冲出来,找到胡队的家门,就砰砰砰一通砸,可是半天也无人前来开门,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屋内死寂,也许是直觉,他断定人必然在屋内,所以这死寂让他胆战心惊,拿出电话一遍一遍地拨过去,又一遍遍砸门,“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求你!”他忧心如焚地念叨着。

终于,他的动静惊动了屋里的人,鞋子和拐杖的踢踏声缓慢地靠近门口,然后,门开了,看到那个人的一刹那,他扑上去,紧紧地搂着他的肩膀,整个人虚脱似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胡队的身体僵硬了一会儿,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抱住他的腰。

“刘大夫?“

“谢天谢地,还认得我,脑子还没有烧坏!“他的脸贴着胡队的脖子,那儿烫得很。

“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再不来,你就烧成傻瓜了!“

松开手,仔细一看,眼前的人满脸通红,眼神恹恹的毫无光彩,有些心疼,手指不自觉地抚上他的脸,意识到自己失态后,手转而贴在他的额头作试探体温状。

“走吧,带你去医院。“

“嗯。。。。“

答应是答应了,那人却丢了拐杖,收紧了圈在他腰上的胳膊,不愿意撒手。推推他,那人却又将下巴放在他的肩头,索性不再动弹一下了。

“先去医院好不好,一群人都在担心你呢,再不给他们回话,一会儿大队人马要杀过来了!“

“真的啊?“

“可不是?“

他趁胡队松手之际,转身回屋给他拿了条毯子,把他裹得严严实实的才架着他出门。等电梯的时候,他给师父回了电话,告知这边情况还好,让转告胡队的家人,人应该没什么大碍,让他们放心。

走进电梯,胡队一直歪头看他,眉头拧成疙瘩,似乎在苦苦思索着什么。

 “又怎么了?“

“我是不是还在做梦?”

“没有!“

“可是刚才梦见你了,开门一看,你就站在那儿,所以我要确定是不是还在梦中!“

“怎么确定?“

那人粲然一笑,从毯子下伸出手牵住他的,目光交错的一瞬间,都化为无言的柔情,将人往身边拉了拉,于是,那个人便放心地靠在他的身体旁,安心又信任,这种感觉很对,仿佛本该如此。

一路上,胡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等红灯的时候伸手摸摸他的额头,烫的吓人,裹着毯子的人却还在瑟瑟发抖。他叹了口气,轻声说:“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医院了啊!“胡队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挣扎着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又睡了过去。

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烨子停好车,将人从车里拖出来,挂了急诊,值班大夫看完之后,说只是感冒高烧,不要太担心,开单子给烨子去取药,他接过单子起身要去药房,胡队却拉住了他的手,他只好架着个大个子,拖拖拉拉地到窗口取药又拖拖拉拉地去输液室,终于将人安顿坐好,叫来小护士给胡队扎针,他则去倒杯热水好让那人吃药。

回来的时候,就见小护士气呼呼地在教训那人,他赶紧上前问怎么回事。

“你男朋友不让我扎针!“

“她找了半天血管,都没有找对!“

“好了好了,我来!“

烨子接过小护士手里的家伙什儿,轻轻地拉起胡队的胳膊,擦碘伏酒精消毒脱碘后,拿起准备好的针头,娴熟地扎上去,迅速地找到血管,三下两下固定好后,就听见胡队得意地嚷嚷。

“看见没?!看见没?!”

“他是大夫吧,我还在实习呢!“

“我家大夫也在实习呢!“

“好了,好了,你去忙吧!“

烨子已经是一个头两个大,真不确定这人是不是脑子烧坏了?打发走了小护士,胡队却还愤愤不平,接过水和他准备好的药,仰起头痛快地咽了下去。

 “所以,男朋友,啊? “

“哟,看来还没烧糊涂啊,还记得刚刚跟人家小女孩儿拌嘴了?“

“有吗?不记得了!别避重就轻啊,我可听见了“

“你听见什么了?这会儿不难受了是吧?“

胡队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笑得很开心,他也笑着靠在椅背上,胡队依了过来,在他肩头心满意足地长叹一口气。

“我现在就想快点儿好起来,才能当之无愧地拥有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真想听啊?”

“嗯!”

“你啊!”

烨子握住他的手,轻轻地笑了,他想说一些安慰他的话,想说他现在就挺好,想说现在他就能占据他的整颗心,但是他没有开口,因为身边的这个人需要的是自己完好无损地站起来,变得比以前更强大,他只需心照不宣地陪着他便是最好的支持了。

TBC

今天最后一更!


评论(10)
热度(25)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