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归程


军烨警界AU  K+   
若是遇见从前的我,请带他回来。

 

胡警官在操场的橡胶跑道上坐了一个多钟头,脚旁的烟头儿五六个,一搭眼,看到远处有个戴红袖章的老太太往他这儿瞅,他麻溜儿地捡起烟头儿爬起来,找个垃圾桶扔进去。篮球场那边又传来喝彩声,不用想又是那小子的风头儿,他撇撇嘴晃悠到篮球场,瞟了一眼那个矫健的身影,遏制下去的念头又冒了上来。

档案,他必须要看到那小子的档案!虽然这是机密,但是作为他的监护人,他必须对这个人有所了解,那些未知的过去是谜,搅得他不得安宁,在纪律面前他可以不去逾越,但是在个人求知欲方面,他无法克服对迷局的探索,他只是想知道这个年轻人有着怎样邪恶的过去,最终成为RM,不仅仅是好奇!

“胡警官,麻烦再等我一下!”

“不急!”

“谢谢!”

那小子一脸汗水地跑过来,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快乐,他不明白答应他上场打会儿篮球,怎么会让他这么开心?看着那小子又跑上场,花白的头发和他年轻的身影很不搭调,他想,又要坏一次规矩了。

“胡警官,咱们走吧!”

他正拿手机预约时间,那小子跑到他面前,依然笑得灿烂。他将手机放进兜里,对面那个人脸色立即黯然下去,温驯地伸出左手。他一愣,立刻明白过来,从兜里掏出一个手环帮他戴上。

“别不开心,习惯了就好!”

“嗯!”

“走吧!”

“去哪儿?”

“你不是想染头发吗?”

“真的啊?!”

又是很明亮的笑,那双眼睛里都洋溢着快乐,他不知道这么容易开心的年轻人,怎么会是一个令社会恐慌、令警界不耻的家伙呢?他太想了解这个人了。

“听说你是从×××警校毕业的,对吧?”

“嗯,是啊!”

“我也是,比你高十届!”

“啊!真的呀?师哥好!”

标准的敬礼致敬,他也在额边比划了一个回礼。

“胡警官你。。。。“

“叫师哥比较合适,我们的身份是隐蔽的。 “

“那你也别叫我23号了。。。“

“我都很少叫好吗?“

“我。。。。我有名字!“

“我知道,烨子。。。。“

“烨子?“

“这样不显得我们很熟嘛!“

“哦!“

在地下停车场停好车,烨子伸手去开车门,他一把抓住他的手,烨子惊慌地看着他,嘴巴张开又合上。

“手环取下来再下车!”

“哦”

烨子松了一口气,伸手过去等着他取下手环。那是个指纹加密码识别的加密环,只有监护人有权限开锁,一旦取下后,总部特殊安全科会对监护人进行定位和问责,所以,一般情况下,监护人极少有可能取下RM的手环,而烨子是个例外,胡警官给了他很多自由,包括取下手环自由活动,他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这样他很开心,胡警官也不介意,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取下手环,两人下车向出口走去。突然一 个戴墨镜的男人闯过来撞了烨子一个趔趄,胡警官一把抓住那人的后衣领往后一拉, 那人稳稳后退,顺手捏住了烨子的左手手腕,旋即松开。

“对不起,对不起,着急赶路。。。“

“真是的,撞得我头晕。。。。“

“不好意思兄弟,没仔细看路,没事儿吧?“

“没事儿,你走吧。。。“

那人赔着笑脸道歉之后匆匆走了,胡队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那人,眉头紧锁地思索了一会儿对烨子说了句“走吧”,就一直低头走路。烨子不明所以,只好跟在后面。

“烨子听着,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离开我身边半步!“

“嗯!“

“不许和任何人多讲话,知道吗?“

“知道了,师哥,那个人有问题吗?”

“没你什么事儿,不要问那么多!”

“哦”

在美发沙龙给烨子安顿好后,胡警官到附近转悠了一圈儿,前前后后将地下停车场的事情在脑海回放了一遍,显然,鬼影是找到他们了,只是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他们要等的人。不管怎么样,他跟烨子闲了这么多天,是该紧张起来了。

TBC

 

这篇本来想结合‘保持通话’和‘机器侠’写个角色AU的,但是写的没感觉,就转而写个军烨,一个被清除记忆的人和一个警界高手之间的爱情故事,不会太长,计划是万字内 :-D

RM:righteousman,设定的那些被清除记忆又植入某些记忆的警界特殊人类。


评论(6)
热度(20)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