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三世

军烨AU K+

人生所有的别离都是为了在下一征程与君璀璨相逢!

 

第二世 约定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赫然醒目的大字,占据中央报的头条。这几天,大街小巷皆听闻如是宣传口号,上头的这番宣导,似是缓解燃眉之急,面对内忧外患的势态,他似乎看到了一些希望。

他此次回来,说是因为养伤,其实只为这支明日的精良之师而来。莘莘学子弃笔从戎,无论是智慧还是气节来讲,他对这群年轻人打心底里是寄予期望也心生佩服的。

民国三十四年初,训练开始,因他腹部的弹伤尚未痊愈,他在昆明仅负责监督训练。说白了就是看着手下的人训练这些读书人。

第一天早上耐力训练,他驱车在部队后头捡漏儿,长跑几公里下来,有个小子落在大部队后头老远,有气无力地蹲在地上干呕。他停车下来,那小子察觉猛地站起来,没等他开口就一头栽下去,还好少校先生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他。

这小子虽长手长脚,却生的干瘦,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人打横抱起放到车上,取来水壶托起他的下巴,稍稍灌进些糖水。俯身过去解开他领口扣子的时候,多看了一眼那小子的脸庞,唯有对那双投下浓密阴影的长睫毛印象深刻,以至于后来,他都会不自主地关注那两把小刷子:调皮地翘起,是眨巴着大眼睛看他;垂下一动不动,是不开心;快速翼动是有了坏主意。。。

“少校,您心情好?”

“怎么说?”

“您呐,自个儿在这儿乐呵半天了,想什么好事儿呢?”

“我在想啊,有人欠我一顿酒呢!”

“真是的,您这么大官儿还老惦记我一介穷书生的酒!”

那日,这小子醒来,睁大眼睛好半天才认出了他,虚弱地冲他咧咧嘴,然后就耷拉着脑袋,眼皮儿直打架,他无奈地脱下大衣帮他盖好,那小子倒是毫不客气,缩进大衣里呼呼大睡。之后回到休息处,叫醒身边的人,那家伙不情愿地从大衣下钻出来,大眼睛无辜地看他。

“小呼噜打的。。。。”他抓起大衣笑了。

那家伙抓抓头发,咧着嘴嘿嘿地冲他笑,两人下车各自散去。一个要回休息室,一个要去自己的队伍报道,分开一会儿后,那人突然追上来支支吾吾地说了声谢谢,他看这人窘迫样儿,倒是想逗逗他。

“就一个谢谢完了?“

“那您想怎样啊?“

完全一副任君宰割的架势,他坏笑着走到那小子面前,帮他整理整理衣领,仔仔细细地将他之前解开的扣子给扣上,手指触碰到他脖子柔软的皮肤时,恶作剧地勾了勾指尖,于是很满意地听见那小子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叫什么名字?”

“刘烨”

“请我喝酒,如何?”

“哦。。。好啊!“

当时也不过是想逗逗烨子,全然没放在心上,训练新军、上头的催促、前方噩耗,煎熬得他无法记得这回事。只是在这段焦心劳思的日子里,唯一让他稍缓心事的便是烨子的存在,不知为何,只是见过一次而已,他的一举一动却牵扯了他很多情绪,似故人。

他即将带一支队伍补充前方,烨子不在他的队伍之中。无论是私心还是公事,反正他就那么做了,烨子不久就会被送出国,接受空降跳伞训练。这时,他便想起了有人还欠了他一顿酒。站在烨子的宿舍门口不远,想想都觉得自己小题大做。

“少废话,我这么大官儿就不能讨酒债了?“

“真是的,什么酒债?“

两人就这么在石板街道上目中无人地聊着琐碎的事儿。酒是没有喝成,春城的天儿阴冷多雨,两人在油毡棚底下避雨、吃过桥米线,热腾腾的鸡汤端上来,香得诱人,倒进雪白胖乎的米线,佐以炸香的辣酱,撒一把绿油油的香葱,两人头碰头地吃得满头大汗。

两人吃完,绵绵细雨仍没有要停的意思,眼见天渐擦黑,两人不得不硬着头皮离开。他脱下大衣撑在头顶,烨子靠进来,左手绕过去环住他的腰,他心头一热,轻轻地搂住烨子的肩膀。沉默地走下去,两人的脚步声在这条幽长的石板道上单调地响着,古道空寂,他心事烦闷,烨子转过头担忧地看他,他别过视线,心里终究不知道为何会这样阴郁?

“你为何举荐我去国外? “

“你很优秀,理所当然!“

“瞎说,若不是那天遇到我,你根本就不会知道我是谁?“

“干嘛这么小看自己?“

“我父亲说前方并不是报纸上说的那般乐观。。。。我想跟你一起去。。。。“

“不许!“

“我们还能见面吗?“

“当然,你还欠我一顿酒呢!”

“就记得酒。。。”

“怎么会呢?我还记得你。。。。”

他没有跟谁说过情话,看着身边的人羞赧地低了头,心头跳跃的都是幸福。这一刻就这么印刻在他的脑海,伴着他离开了烨子,离开国土,在惨酷的硝烟里,让他的心有了那么幸福的一隅,安放着他珍贵的爱恋。

三月,终于在血战中和日军分了个胜负,而他的军队在逼仄的山谷也弹尽粮绝,在众将士绝望之时,轰鸣的战机在空中盘旋,救援伞兵从天而降,那其中就有他思念了恍若一世的烨子。

他终是做到了君子一言,有始有终。

在边陲的一家小店,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他颔首示意对面的那个人,挑衅的意味一览无余,而他的烨子正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笑吟吟地端起一碗酒学他一饮而尽,那结果便是咳嗽着跳躁不已,他开怀大笑,倾身过去轻拍他的背,这情境镌刻于心。

THE END


借用了中国远征军后期的背景,“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是那个时期宣传知识青年从军的政治口号,很喜欢这句口号,悲壮豪迈得很。


评论(10)
热度(24)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