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

军烨AU  K+

1、

大冷天儿在楼顶吃烧烤不是件明智的事儿,一帮爷们儿哆哆嗦嗦地烤好的串儿,分到手里吃到嘴里已经凉了大半儿,带着冰渣子的啤酒就着说不出凉热的串儿,下到胃里那叫个透心儿凉!更要命的是,傍晚时分寒风大作,眼睁睁地看着烤好的串儿蒙上一层灰,炭火也半死不活了。

一帮人骂骂咧咧地揉着眼睛逃到楼下屋内,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着鬼天气和他的馊主意,他家瞬间怨气冲天,他不乐意了:

“TMD敢情吃我的喝我的,还在我家骂大街,你们给我滚!”

“滚就滚!“

一帮人也不示弱,鼻子哼着不岔走了。他清净了,本来是因为他心情不好,叫上哥们儿过来陪他喝酒,又是他出的馊主意去顶楼花园烤串儿,现在轰人走的也是他,思前想后,觉得自己过分了,于是找手机准备跟哥们儿打个哈哈,找了一圈儿没找着,一想在顶楼接完电话就放在烧烤架旁的桌子上了,开门缩着脖子跑着上楼。

到了楼顶才发现天已经黑了,还飘起零零碎碎的雪花儿,风卷着雪打在脸上凉透了,只想找到手机赶紧逃离这鬼地方,四下踅摸了半天也没见着,想着是不是记错了,这时,他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顺着铃声仔细一看,凌霄藤搭起的凉棚之下竟有个缩成一团的身影。

他确定那个身影不是他那群倒霉朋友中的任何一个,壮着胆子走上前,借着城市的灯火仔细辨认了好一阵子后,他想,他疯了,或者,遇鬼了!

裹着那人的是翅膀,灰白的大翅膀!

翅膀!人类怎么会有翅膀!

他确定那不是道具,因为那人觉察到他后,抬头紧张地看他,翅膀也微微打开瑟瑟发抖,那架势不是害怕倒像是随时准备攻击过来。

“你别过来啊!”他握紧拳头,摆了个防御的姿势。

那人收起翅膀将自己裹紧只露出半个脑袋,大眼睛好奇地打量了他好一会儿后,缓缓伸出手,手里就是他的手机。

“给你——”

“还我?”

那人笑了,天真的样子让他不自觉地放松了戒备,小心地走上前去接手机,手指碰到那人手的时候,凉的他心惊,于是,怜悯之心瞬间上头了。

“你这样子很冷吧?”明知故问,那人伸出的胳膊只裹了一层薄薄的素色单衣。

“冷!“那人将脑袋缩回翅膀里,委屈地吐了一个字。

“那去我家吧?“

“好!“

当那人不客气地朝他张开胳膊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好像安全意识差了点儿。

“那。。。走吧!“他勉强扯了个微笑要转身。那人却不开心地垂下胳膊,失望地耷拉着翅膀。

“怎么啦?“

“我还不会走。。。。“

这才领会刚才人张开双臂的意思,他上前伸手,那人抓住他的手起身,胳膊随之搂住了他的脖子,两腿轻巧地缠住了他的腰。分量很轻!原来鸟类的骨腔真的都是空心儿的啊,无论是真鸟还是鸟人。

鸟人用脸蹭他的脖子、脸、耳朵,他强忍着痒和不适到了家里。家里的暖气很旺,将人放在沙发上,鸟人舒坦的伸展着翅膀,开心地在沙发上打滚儿,这才看清羽毛的颜色是灰蓝的,轻盈柔软。

“你到底是人还是妖怪?”

“烨子!”

“什么?”

鸟人坐起来认真地指了指自己重复道“烨子!”他想了想,这大概是他的名字,这跟他的问题相距十万八千里好吗?

“那说说你从哪儿来吧?“

“冬天冷!从北冥迁徙去蓬莱过冬,我落队了。。。。“鸟人伤心地低下头。

“传说是真的啊?“

“什么传说?“

“有个老头说有北冥这么个地方大鱼变大鸟。”

鸟人疑惑不解地眨巴着大眼睛等他解释,他自觉才疏学浅解释不清,扯了个理由算是敷衍过去了。让鸟人自己在木质地板上打滚儿玩儿,自己去洗热水澡,念叨着,希望出来的时候,家还是他的家。

冲着热水,掐了掐脑门,再次确定,刚刚那一切好像是真的,客厅里的鸟人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一二十岁左右的大男孩,除了背后的那对巨大柔软的翅膀外,倒没觉得哪里不对,没有翅膀就好了。

穿好睡衣出来一看,客厅地板上盘腿坐着个男孩在目不转睛地看电视,背后的翅膀真没有了!!!!

“你。。。你翅膀呢?”

“藏起来了啊,爷爷说,在人类地盘不能有翅膀,不然会被风干炖肉吃的!”

“你爷爷高明!那我看到你翅膀了,不怕我把你炖吃了啊?”

“哗啦!”男孩的背后霎时窜出一对翅膀,只见羽毛片片竖立,颤抖不已,他一看心叹道:这么不经吓,开个玩笑都能炸毛!

“开玩笑!别害怕,看把你吓得”说完见鸟人还是一脸恐惧地看着他,又加了一句“你放心,我不吃带翅膀的东西的!“说完就后悔了,鸽子鸡鸭鹅也有翅膀啊。。。

鸟人倏地收起了翅膀,背后空荡荡的,他很想过去伸手摸摸背后的质感,那么大个儿的翅膀是怎么隐藏在一层单衣之下的呢。躺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电视,当然最多是观察鸟人,看来这个种族没少在人类中间混,对人类好像一点都不陌生,正想着出神儿,鸟人爬过来,在他脸庞嗅了几下,皱皱眉头,不高兴似的嘟囔了两句什么,就翻身上来爬在他身上,用脑袋开始蹭他的脸、脖子。

“干嘛呢?哎。。。我说干嘛呢!”

“没有烨子的味道了!”

“哦。。。。”

他心想:这不是哺乳动物才干的事儿吗?鸟儿也这么标记自己的猎物!我艹!我不会是这大鸟儿的食儿吧?

“那个。。烨子。。。你吃点儿什么吗?饿不饿?”

“饿,我要吃炝锅面“

“炝锅面?这都知道?你们在我们人类中间潜伏多久了?没有!给你热个面包凑合着吃吧!“还好鸟人要吃的东西跟他不沾边儿。

他刚转身要去厨房,鸟人突然跳上来,攀住他的肩膀,整个人挂在他的背上,他翻了个白眼,无可奈何地去厨房。鸟人就一路挂在他肩头,看着他从冰箱取面包放进微波炉,从他肩头伸手去够灶台上的东西时,他毫不留情地将爪子拍了回去。

面包热好了,递给他,鸟人接过面包,双腿紧紧缠住他的腰,完全没打算下来。他懒得理他,任由鸟人在他背上大口大口地吃东西,面包屑掉了他一脖子,他竟然没生气,牛奶热好的时候,他掂量了掂量,还是戴着隔热手套端着杯子出了厨房。

将人从身上撕扯下来,牛奶推到面前,鸟人伸手就要抓起杯子,他硬是给拦住了,杯子烫得很。鸟人不乐意了,眼瞅着背后那层单衣鼓出了一点,他赶紧说了“别急,不是不给喝,烫,你摸摸!他说着拉着鸟人的食指轻轻地点了点杯子,鸟人缩了一下,懂了,继续全神贯注地吃剩下的半拉面包。

吃完喝完,他困了要去睡觉,让鸟人地板沙发随便选,鸟人在沙发上滚了滚,探头看看他的房间。

“想都别想啊,房间只有一张床,那是人才睡的地方,你们鸟儿是睡窝的,给你个毯子,你自己做个窝睡吧!”

鸟人不乐意地嘟着嘴,翻身背对着他不说话。他去房间拿了个大毯子扔给他,扭头就走。

“我在你家过冬吧,不想去蓬莱了,飞得好累!”

“不。。。。行!”

到底是行还是不行,他也说不清,就觉得家里突然来了个大鸟挺新鲜,大冬天的也没什么好玩儿的,只是,他该怎么跟那帮朋友解释,他家养了只大鸟人呢?我艹!不是要跟那帮朋友打电话缓和一下吗,怎么忘得一干二净了?

TBC


评论(34)
热度(48)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