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

军烨AU  K+


3、

雪积的很深,开着车没敢走远,到了商场,想到他并不便宜的衬衣、外套的惨状,于是直奔床上用品区,草草选了几条毯子就下楼去食品、零食区,塞满购物车。

回去的路上,遇上大堵车。天地间弥漫着雪,一片赤红的汽车尾灯让他烦躁异常,堵车是一方面原因,最重要的是,他出来两个多钟头了,家里那只大鸟会不会有事?会不会开门出去看雪?真飞出去了会冻死的,早知道把门给反锁了。。。。

抽了好几根烟,总算是杀出重围,也不管路面湿滑,凭着老道的驾车经验,一路有惊无险地杀回家。停好车,拎着几大包东西磕磕绊绊地闯进电梯,到了家门口,取钥匙开门,哐当推开门,扫视家里,四下无人,脑内警铃大作,扔下东西各个房间看了一遍,连个影子都没有,他急了,心跳到嗓子眼。

“烨子——”他大声地叫了鸟人的名字。

无人应答,家里静的出奇。他焦急地站在空荡荡的家里无计可施,突然听到轻声的嗤笑,竖起耳朵细听,好像从阳台那边传来的,蹑手蹑脚地向阳台走去。

“哈!吓着你了吧?”阳台的晾衣杆上突然倒挂一个带翅膀的家伙吓得他够呛。

“你个傻鸟,怎么上去的?你给我下来!”他真的很恼火,声音没控制,鸟人惊了一下,呆呆地眨了眨眼睛。

两人对峙半天,鸟人扇扇翅膀算是答了他的问题,然后一个翻转背对着他坐在晾衣杆上不说话,该生气的是他吧,怎么这鸟儿也生气了,他深吸一口气,脱了外套扔在沙发上,关上客厅的门,将地上七零八落的东西收拾起来放好,眼睛余光扫到晾衣杆上的鸟人完全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这只鸟儿的脾气倒挺大!

叹口气走到晾衣杆下面,伸手拉了拉鸟人晃晃悠悠的腿。鸟人踢腾了两下不让碰,他彻底没撤了,走到前面,抬头看到鸟人正呆呆地看着窗外,多少有点孤独落寞的样子,心里莫名地被拧了一把。

“下来吧!“他微笑着说。

鸟人看看他,大眼睛里的委屈快溢出来了。

“有好吃的,你不是要出去玩儿雪吗?吃完饭,我带你去?“

鸟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看出来了,除了不高兴还有不信任,真为刚刚那一嗓子感到后悔。

“下来吧,我接着你!“他张开双臂,努力微笑。

鸟人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松了手,不偏不倚地扑进他的怀里,他听到翅膀打在墙壁上的声音,心里有点不适,宽厚的手掌在鸟人的翅膀上来回抚摸。鸟人嗅嗅他的嘴巴,皱着眉头用额头蹭了又蹭,他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烟味儿太重了,烨子的味道盖不住了吧?“

“不喜欢!“

“不喜欢哪?那一会儿刷牙去。。。“

将鸟人放在沙发上,给了他一包松子儿,鸟人接过来高兴地直扑腾翅膀,原来鸟都喜欢嗑带仁儿的,忍不住在他的翅根处轻轻地挠了两下,如他所愿,鸟人微微地抬起翅膀,一边嗑着松子儿,一边惬意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笑了,心都快化掉了。

“给——“鸟人开心地抓了几颗松子儿给他。

他接过来剥开,将仁儿放在掌心摊在鸟儿面前,鸟人朝他笑,捻起松仁儿往嘴里塞,他微笑着揉揉鸟儿的脑袋,起身去刷牙。

吃完午饭已经快下午三点,找来棉衣要带鸟人上顶楼玩儿雪,鸟儿却死活不肯裹上棉衣。他没办法只好翻箱倒柜找了件有年头儿的棉大氅披上,将鸟人抱在怀里,拉紧衣襟正好能将两人裹住。

雪,零零碎碎地飘着,顶楼的花园已经覆上厚厚的雪,凌霄花藤搭起的花棚宛如冰雪洞穴,鸟儿缩在他怀里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伸出手接了雪花儿仔细地看,直到化成一滩水,又小心翼翼地从亭子上抓了一小把雪,凉的他直抽冷气。

“冷吧?”

“嗯。。。我要下来!“

“不许!“他紧了紧胳膊不放人,他知道鸟人既然要迁徙,那这种天气是不适合他生存的,看看可以,放在雪地里,他是万万不同意的。

“就踩一下,好不好?”鸟人哀求道。

他叹口气,妥协了。将人放到雪地里,看着鸟人光着脚踩在雪上,他的心跟着揪了一下,赶紧要抱起他。哪知,那鸟突然倒在雪里,张开翅膀翻腾了起来,突然明白,这是鸟类的天性,这家伙在清洗羽毛!!!吓得他赶紧捞起人,也不管他满翅膀的雪,将人往怀里一裹,逃似的冲下楼。

回到家里,怀里的鸟儿已经冻得牙齿咯咯响,将人放下,用毛巾将鸟人身上的雪扫干净,鸟儿瑟缩着身体,往他身上凑,他脱了上衣,只留了一件棉T,扯来毯子将两人裹紧,一摸湿乎乎的翅膀,心里暗暗叫着:可千万别冻生病了!

 “好冷。。。。”

“傻不傻啊?冻坏了吧?”

“像北冥的沙田,我喜欢洗澡!”

“想家了?“

“嗯!“

他心里隐隐地有些堵,鸟儿有家,不知道他的家人是不是也在想念他呢?转念一想,如果不是遇到他,鸟儿说不定更遭罪呢?幸好遇到的是他,不是吗?想到这儿,那种庆幸的感觉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了鸟儿。

TBC


评论(30)
热度(30)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