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

 

军烨AU  K+

 


 

8、

 

“人都赶走了,这地盘儿归你了,是不是可以下去了?”关上门,走到沙发旁,鸟人还圈着他的脖子不撒手。他没辙,带着鸟儿一起往沙发上一躺,无可奈何地瞪着天花板,鸟儿伏在他胸口安静了一会儿,爬起来盘腿坐在沙发上开始梳理羽毛。

 

“不好闻!“鸟儿在空气里嗅了嗅说。

 

“这味儿怕是三天也散不了。。。“

 

“不要这个味儿!“

 

“不要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开窗户。”

 

“打开!”

 

“是不是傻啊,冻死你。”

 

“我要打开!”鸟爬过来推他,不容反驳。

 

他也不喜欢满屋子的火锅味儿,以前他会开窗通风一两个钟头,可是现在有鸟儿,他可不敢冒险。但是鸟儿一再坚持,他也没办法,只好去拉开窗户,这房子南北通透,刺骨的风吹进来,他直打哆嗦,拉起两条毯子将鸟人裹得严严实实。

 

“烨子,我要去洗澡,你裹好毯子别冻着了。”

 

“我也要洗澡!“

 

“你不是不能水洗吗?“

 

“爷爷带我在天池洗过。“

 

“天池?我这个家连浴缸都没有,还是别洗了吧?“

 

“不舒服!“鸟儿皱着脸。

 

他知道不舒服,鸟儿出了一身汗,头发都有点儿油了,一想鸟类最怕湿了羽毛,就对鸟人的要求左右为难。他倒是想起来,有个朋友玩儿鸟儿,在朋友圈儿发过他那几只宝贝在钧瓷莲花盆里嬉水,现在想想,那几只文鸟儿有可能是在洗澡。可是他的这只鸟人这么大只,哪儿来那么大浴缸呢?

 

 

 

“哎——我说烨子别抓了了,毛儿都掉了!”鸟人埋头在翅膀里抓抓挠挠,几片绒毛儿飘到他的脸上。

 

“痒。。。”鸟人苦着脸抱怨。

 

“这样吧,随便冲一下,明天带你出去洗,好吧?“

 

鸟人点点头张开双臂等着,他无奈地笑了,抱起鸟儿去浴室。打算让鸟人粗略的洗一洗,隔天儿带他去会所的大温泉池子,虽然不知道天池如何浩瀚,但是那个温泉池装个鸟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莲蓬打开,水温调好,热气弥漫开来,鸟儿兴奋地伸手去接水流,但是翅膀却战战兢兢似的悬在身后不敢向前。

 

“烨子,这样洗澡没事儿吧?”他不放心地问。

 

“嗯!不要打湿翅膀!“

 

鸟儿随即解开上衣,他还在想着怎么解决翅膀的问题,鸟人已经脱了衣裤,晃着他的胳膊要去淋浴。只看了一眼,“轰”得一声,他的脑袋炸了,心跳加速,心律紊乱,热血涌到脑门儿,“冷静!冷静!”他如是告诫自己。

 

手忙脚乱地抓起一条浴巾,闭上眼睛将鸟儿裹住,抱住鸟儿往莲蓬下面一放,准备溜之大吉。刚一转身,热水劈头盖脸地浇了他一身,鸟儿叽叽喳喳地表示着不满,他转身盯着鸟儿身后的墙,还没有发问,翅膀扑腾的热水又浇了他一脸。

 

“不好洗。。。“鸟人着急地瞎扑腾。

 

深呼吸稳住心跳,艰难地将视线移过去,鸟人正用手苦恼地揉着眼睛,热水从头上淋下,翅膀在身后局促地躲闪,不能挪动脚步,只能任凭水流一贯而下,翅膀又怕水,整只鸟儿显得狼狈得很。

 

“这样,我帮你冲,说好了必须要快啊?!”他取下淋浴头帮鸟儿冲洗,视线却定在鸟人身后的墙壁。

 

鸟儿点头,闭上眼睛仰起脖子享受着热水,暴露给他的是下巴好看的弧线、热水冲刷下发红的皮肤 、微微颤动的喉结。他呆住了,视线肆意地在鸟儿身上停留,心跳依然难以控制,只是,心里难以抑制的不仅有原始的欲望,还有一种他无法遏制的情愫:他想描摹鸟儿的轮廓,想感触他温度、他的味道,用嘴唇。

 

对于他的走神儿,鸟儿很不满,他自觉理亏,收回视线,老老实实地配合。只是觉得口干舌燥得厉害,这么洗下去,恐怕大事不妙,于是强行给鸟人的头发抹上洗发露,要求鸟人快点洗,不然就开窗开门冻死鸟儿。

 

“冲到我翅膀了!“

 

“谁让你乱动?“

 

“你都不看我!“

 

“。。。。。“

 

总算冲洗干净,鸟儿稀里哗啦地抖落翅膀上的水,他拿起浴巾将鸟儿裹住,出来的时候发现客厅冷如冰窖,将鸟儿放进窝里,拉过来两条毯子盖好后,匆匆忙忙地关好窗户。他浑身也湿透了,冷风一过,非常不舒服,可是一看到窝里湿漉漉的鸟人,他还是取了吹风机,披上大衣,坐在地板上认认真真地帮鸟儿吹起了头发。

 

头发吹干后,找了他的睡衣给鸟人,鸟人坚决不穿上衣,这才明白鸟人的衣服很特殊,翅膀是可以伸展自如的,只好由着鸟儿,用手摸了摸鸟儿的翅膀,有点潮,于是就让鸟儿伏在窝里露出半个背部,翅膀从肩甲伸展开来,他小心地用暖风吹过,鸟儿在吹风机的嗡鸣声中昏昏沉沉地合上了双眼,帮鸟儿拉上毯子,自己去了浴室。

 

洗完澡收拾妥当,来到窝儿旁准备看一眼就去睡觉。没想到鸟儿却醒了,从窝里伸出手拉住他,眼巴巴地直说好冷啊。他犹豫了一会儿,掀开毯子躺了进去,鸟儿开心地钻进怀里,微凉的身体让他心惊,严严实实地将人搂紧,想把浑身的暖都给他。

 

鸟儿仰起头看他,小心地将嘴唇贴上他的耳后,呼吸轻轻划过,痒痒的感觉撩动他的心。他不安地等着,浑身僵硬,鸟儿移开嘴唇,有些失落。

 

“怎么了?“

 

“你喜欢她的,不喜欢我的!“

 

“什么?“

 

鸟儿不开心地在他怀里翻过身, 他想了又想才明白怎么回事儿,这鸟儿还在为那个吻耿耿于怀呢?他微笑,嘴唇附在鸟儿的耳后落下一个吻,辗转吮吸,鸟儿在他热烈呼吸声中瑟瑟,翻身过来,手指来回摩挲着耳后,睁大眼睛疑惑不解地看他,这让他很心动。

 

“当然喜欢烨子的!“

 

“真的?“

 

“真的!睡吧!“

 

“嗯!“

 

TBC

 


评论(18)
热度(33)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