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


军烨AU  K+




12、


约好的9点钟见面,快十点了才到地方。车停下来的时候,大刘儿和几个人在大楼门口等他,一下车,几个人就围上来打招呼,除了大刘儿,其他几个人都是即将要谈的合作伙伴,说不上来是朋友,熟人而已,也就没好意思顾得着车里的鸟人,很客气地和他们在门口寒暄,不知谁起的头,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聊起来了各自最近的项目。


雪后初霁,阳光虽明亮耀眼,小风儿却跟刀似的,几个人围上来得很突然,他下车忘记了关车门,冷风窜进车里,没两分钟,只套了件大衣的鸟人就冻透了,若不是手下过来找他取钥匙说去帮他停车,还不知道要聊多久,那时鸟人真的会冻成冰棍儿不可。


他慌忙转身打开车门,鸟儿正哆哆嗦嗦地缩起一团,解开大衣的扣子,鸟儿扑进来,跟冰块儿一样的双手从他衣领处伸进衣服里,凉的他直吸冷气。


“对不起。。。”他愧疚地说。


“嗯。。。”鸟儿将脸埋在他脖子里蹭暖,声音都有些颤抖。


“哥,你带烨子去会所,我带几位去楼上等你!“大刘儿清清嗓子,招呼几个眼珠子快掉地上的人进大厅。他客套了几句,很清楚地看到那几个人脸上的讶异不啻于见到外星人,但是他无心解释什么,抱着鸟儿不管不顾地朝附楼的会所走去。


附楼是他经营的商务休闲娱乐餐饮为一体的生意,一楼的会所就是他经常撒野的地方,若不是今年几桩生意砸手里了,主楼有一大半的天下都是他的,现在只留了一层做办公用。


进了一楼会所,大堂里本来八面玲珑的经理员工们全体噤声,个个张大嘴巴朝鸟儿使劲地瞅,这个效果很好,他很满意,黑着脸叫人前去开他的房间门,接到指令的那个人取了钥匙在他面前磕磕绊绊地一路小跑,身后紧接着的窃窃私语,简直就一个跑了班主任的自习室。


“他们在说什么?“


“说你傻啊!“


“才不是呢!他们说我好看。”


“我说你个鸟儿,还真会挑着听呢!“


“烨子!“


“不喜欢叫你鸟儿啊?“


“不喜欢!“


进了门,异常严肃地交代开门的人说,任何人不许靠近这儿,那人战战兢兢地点头,离开的时候偷偷看了两眼鸟儿,低着头兴奋地笑着跑开了。


套房很大,进门就能看到个砌得很讲究的温泉池,这就是他念着要让鸟儿洗澡的池子。将鸟儿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帮他取下围巾,脱掉大衣。鸟儿站了起来,舒服地伸展开翅膀,他趁机在他腋下轻轻勾勾手指,鸟儿哈哈大笑起来,搂着他的肩膀跳到他身上,翅膀在身后欢快地翼动。


“别乱动,摔了啊!“鸟儿一边笑一边乱跳腾,他有点重心不稳。可是,对于他的警告,鸟儿压根儿没听进去,继续大笑着用脸狠狠地蹭他的脖子,他没办法只好将人放倒在地毯上,双手压住正乱扑腾的翅膀。


“我要去忙了,你老实在这儿待着 啊!“


“我跟你一起去。“


“那不行,一会儿让刘儿过来照顾你。“


鸟儿拉过他的手,举到面前,认认真真地学着他的样子跟他十指相扣,放在胸口,另一只手覆上去,之后对着他笑得甜蜜,他脑子突然就断了弦儿,抽开手抚上鸟儿的脸庞,俯身过去细细端详,鸟儿细密的长睫毛不安地跳动,呼吸渐渐变得不稳,打在他的脸上,撩得他心烦。


“哥,烨子交给我,你。。。。。“大刘儿没头没脑地闯了进来。


鸟儿哗啦收了翅膀,他心里骂了50遍我艹,拉着鸟人起来。大刘站在一旁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支支吾吾开了几次口最终摔下一句“门口候着!“就夺门而逃。


他抱起鸟儿放在温泉池旁告诉他说,在这儿等他,鸟儿惊喜地看着清澈晶莹的泉水后,用脚丫子试探了一下,开心地拉着他的领子叽叽喳喳地说要清洗翅膀,他当然拒绝,说翅膀得等他回来陪他清洗,如果别人看见翅膀了,会炖了他,鸟儿悻悻作罢。


他不放心地离开,在门口再三叮嘱大刘儿不能让外人见到烨子,走了很远又回来警告:如果看到不明现象,不要大呼小叫,权当喝高了看花了眼,大刘儿听得一头雾水却不敢漏了半个字。


TBC



评论(37)
热度(32)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