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

军烨AU  K+

13、

走到会议室门口,听到里面几个人在聊他和鸟人的事儿,别看这些老板平时人模人样儿的,八卦起来可真不亚于街头巷尾的大妈们。推开门,若无其事地走进去坐下,毕竟这些人个个人精儿,瞟了几眼他的脸色,话题便和谐地转到了生意上,不多问很好,他也没打算解释。

生意上事情聊起来,最终归结到利益分配和运作模式,终端解决无非是多方适量妥协达成共识,几个人聊到下午一点多,手下的人提醒他该吃中饭了,他才带着人去附楼的餐厅。

在包间的门口,他打电话给大刘儿问鸟人的情况,电话响了半天,大刘儿才接上,告诉他说烨子好着呢,让他放心,那边儿听起来有点儿嘈杂,但是大刘儿没等他多问就挂了电话,想打回去问问他们在哪儿,是不是擅自出去了,但是又觉得小题大做,只好作罢,心事重重地回到包间。

“胡总有事儿啊?“吃着聊着,他总有些心不在焉,旁边的一个人终于忍不住问他了。

“嗯。”

“是早上那个男孩儿?”

“嗯。”

“他是你什么人?”

“他。。。。不是我什么人。”问题到此,又再次难倒他了,他想,这个问题确实需要解决一下了,但是先吃完这顿饭再说。

于是岔开话题,招呼人倒上酒,豪气干云的话说出来,气氛便一发不可收拾的热闹起来,几个人高谈论阔,谋划前景,一顿饭吃了两个多钟头,叫来手下的人开车送这几个老板回去,他则匆匆忙忙地去会所。

进了大厅,一群人围在圣诞树旁吵吵闹闹,若是以前,他定是大发脾气,而现在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头也没回地朝房间走去。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见鸟儿在身后叽叽喳喳,虽然听不懂在说什么,他却知道那种欣喜是因他而起,心里霎时柔软开来。

转过身,见大刘儿推着鸟儿穿过人群向他走来,鸟儿手舞足蹈的样子很好笑,他站在那儿不禁大笑起来。大刘儿猛地一推松开手,轮椅就不受控地朝他冲了过来,鸟儿开心地张开双臂,他迎上去截住轮椅,俯身紧紧地抱了一下鸟儿松开。鸟儿却攀了上来,手手脚脚箍得他透不过气,喉咙里发出低低碎碎的声音,好听而安宁,他埋头在鸟儿的肩窝深嗅,极淡的海水和他的古龙香水味儿糅合在一起,非常好闻。

“你一进来就感觉到你了。。。”

“感觉到我?”

“嗯,他们围着我出不来。。。。”

他不明白鸟儿说的话,但是也不想多问,对于鸟儿,他有太多的不理解,多一个少一个不足以虑。抬头见大厅里一片举起来的手机,让他尴尬得不行,瞪了一眼痴笑的大刘儿,抱紧鸟儿转身回房间,大刘儿抿紧嘴憋着笑,跟在后头将空轮椅推了进来。

 “谁让你带他出去的?“

“又没少他一根毛儿。。。。“

“什么毛儿?“他一怔,将鸟儿放在轮椅上,紧张兮兮地审视着大刘儿,转而审视鸟儿。

“我没撒开翅膀!”鸟儿仰起头说的很无辜。

“真没有?”

“嗯!嗯!“鸟儿连连点头,摇摇晃晃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他赶紧伸手去扶,鸟儿拉住他衣领将他扳过来,捧起他的脸,凑上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眼睛。

“怎么了?”他被盯得心虚。

鸟儿皱皱眉头,思考了一会儿,歪着脑袋嘴唇压上他的,他脑子轰一下炸了,迅速弹开,看着鸟儿不知道说什么好,鸟儿挫败地放开他,坐到轮椅上垂头丧气地推着自己去了套间,他站在那儿愣了好一会儿突然明白过劲儿,气冲冲地追到走廊,叫住正逃跑的大刘儿。

“你给我站住!今天都教他什么了?”

“进去自己问啦您嘞!”

“我艹!“

TBC



评论(52)
热度(37)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