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

军烨AU  K+

15、

这一番闹腾,鸟儿也乏了,趴在他的肩头渐渐睡了过去,圈住他脖子的胳膊松弛了下来,悄悄地将鸟儿放倒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好,俯身轻吻鸟儿的眼皮,离开的时候,那双小刷子微微颤动,似停歇的蝶,微微翼动着翅膀,稍不留神,就会被惊动,然后飞走,不知去向。

回到厅里锁上窗户,靠在那儿大口大口地抽烟。隐隐约约的烦闷蔓延开来,幽幽暗暗地占据他的身心,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体会,只是彼时,他会找个合适的方式将这些情绪消耗殆尽,而此时,他却不想那么干了,只想回到今天之前的样子,什么都还没有开始去想,鸟儿还是傻兮兮地把他当作领地里的庞然大物,喜欢着,依赖着,强势地占有不容侵犯,他不能接受鸟儿向人类的规则妥协。

门被推开一点儿,大刘儿鬼鬼祟祟地探头进来,瞅见了在阳台上闷头抽烟的他后,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进来了,走到他旁边,跟他并排靠在窗前仰头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开场白。

“哟!看这屋儿里乌烟瘴气的。。。”

“滚蛋!”

“别介!刚刚听见你这边动静挺大,来看看有人伤着了没?”

他歪了歪脖子,露出了脖根肩膀交界处的咬痕,淤红肿胀,血珠发暗,耀眼夺目。

“呵呵呵!烨子牙口儿真好!”

“你再跟烨子胡说八道我neng死你!”

“我说什么了?“

“别装蒜啊,现在就剁了你,信吗?“

“烨子!“在他大手挥上来的前1秒,大刘儿准确无误地抓住了救命稻草,鸟儿坐在房门口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

他掐了烟向鸟儿走去,鸟儿懒懒地起身朝他张开双臂,这个动作对他来说似乎久违了,从来都不知道,他会这么期待一个人的拥抱。心脏也加快地跳动起来,靠近,拥入怀中,随之被鸟儿的四肢箍紧。

“不喜欢。。。。“鸟儿抱住他的脑袋,嗅嗅他的嘴唇,凑上来慵慵懒懒地舔了起来。

“好。。。以后少抽。。。。“他轻啄了几下鸟儿的嘴唇,别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房间里的那根木头,木头人僵着身子,表情夸张地飘了出去,门刚合上,就听见一声哀嚎:”救命啊!眼瞎啦!“

抱紧鸟儿嗤嗤地笑了起来,鸟儿拍拍他背,跟着开心地发出低低碎碎的咕噜声,他抬起鸟儿的下巴,吻住微微颤动的喉结,舌头在那儿恶趣味地旋了几圈儿,很满意地感到鸟儿一阵颤抖,倒抽凉气的声音很有趣,抬头坏笑着看鸟儿一脸的不明所以。

“喜欢?“

“嗯。。。“鸟儿点点头,很诚实地答了他。

他想做的不止如此,可是却不急于痛快一场,毕竟鸟儿懵懂的样子,让他心虚,总觉得跟坑蒙拐骗没两样儿,他愿意等,等到什么时候,天知道。

 拥着鸟儿坐到沙发上,正稀里糊涂地跑神儿,鸟儿突然趴在他肩上舔起了那个咬痕,他一愣,推开鸟儿,看着鸟儿嘴唇和舌尖上的血色,顿时呲牙咧嘴。

“你给我吐了!“他叫到。

鸟儿舔舔嘴唇,不解地看看他,但是压根儿也没打算理他,手指轻轻巧巧地触摸着伤口,埋头准备再舔,他适时地捏住了鸟儿的下巴,将他推开。

“烨子,这个伤口需要消毒处理,你这样多恶心啊!“语气勉强和缓很多。

 “我处理!“脑子迅速转动起来,也许这是鸟儿处理伤口的方式,他不能坏了人家的好意,只是,鸟儿吸食人血会不会有问题?

“那不行,要找大夫处理才好。 “

“我的伤口!我处理!“

“你的?你。。。。我。。。“

哑口无言,几个意思?

看了一眼鸟儿趴在伤口上舔舐的样子,突然想起鸟儿初来乍到的那天晚上,他的忧虑紧跟着再次冒了出来。

“烨子,你们吃肉吗?“

“傻瓜,你给我吃过啊!

对于鸟儿一本正经嫌弃的语气,他能做的就是对着天花板翻了个大白眼。

“那人类呢?“鸟儿皱着眉头费解地看着他,他只好嗫嚅道:“你们。。。。你们吃人类吗?”

鸟儿眨眨眼睛看着他好一会儿,突然表情极其认真地点点头。他一惊,瞪大眼睛,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哈!哈!吓到你了吧?“

他一愣,气乐了,毫不犹豫地将鸟儿扑倒在沙发上一顿蹂躏,脑子里短暂抛了个锚:才大半天的工夫儿都被教成这样,看来以后这鸟儿还得自己带,亲自教的本事定是合乎朕意!得意的算盘打了个开头儿,便再也没心打下去了。

TBC


评论(41)
热度(33)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