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

军烨AU  K+


16、

事情远不能按照自己的小算盘那么顺利的进行,晚饭刚刚被推到房间,大刘儿便急冲冲地闯了进来,不用说,电话里那一连串未接直接转到了大刘儿那儿。他无可奈何地洗了把脸,换了身儿衣服,在餐桌旁拍了一巴掌正抓了一把松仁儿玉米往嘴里填的鸟人。

“你就不能用勺子吗?”

鸟儿瞪了他一眼,油乎乎的手抄起勺子大吃特吃起来。

“烨子,我出去一下,晚点儿回来,你自己没问题吧?”

鸟儿点了点头,眼皮儿都没带抬一下,他突然冒出来个念头儿:这只大鸟是不是因为他的投喂而依赖他?没准儿换个人喂着喂着也能喂出感情了?这个念头儿太扯了,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患得患失?虽然有点儿看不上自己的这点儿心思,但是出门的时候,他还是神经兮兮地锁了门,外面的人进不去,鸟儿也出不来,在他回来之前应该不会乱子吧?在大厅安排了一个手下,让他听着房间里的动静,有事儿打他手机,这才忐忑地带着大刘儿出了会所,奔赴他的夜场。

对于几天前的他来说,此刻正是他撒野的时候,几个人男人一碰面儿,熟悉的不熟悉的,且不说谈事儿,玩儿确是要肆意痛快,酒精恰好,灯光旖旎,男人们相互怂恿便将心里的人啊物儿的忘得一干二净,拦腰搂住唾手可得的一夜消遣,疯狂即将开场。

他似乎很久没这么玩儿了,无论是生理上的需求还是心里积存已久的焦躁,都不容他有一刻的犹豫。刷卡进门,还未取电,他已经将人按在门上,纤维撕裂的声音在他的喘息下性感而危险,皮带扣叮铃卸下,猛然将人翻过身,欲望集结在一点,急需奋力宣泄释放。

对方仰起头,后脑勺靠上他的肩膀,突然磨蹭到了肩上的伤口,疼痛传来,他突然大梦初醒一般地停了下来,手撑在门板上虚脱地放空自己,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对方反手伸进他大衣的口袋里,掏出手机要扔出去,他扣住对方的手,扳过来看了一眼,抽出手机,平复了几下呼吸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儿正是大厅的那个手下,急慌慌地要他赶紧回去,至于什么事儿,也没说清楚,只是说,再不回来他们就找开锁公司,再或者他们就拆了门,言外之意都是对他的不满,电话那头儿几个声音都是在柔声地哄鸟儿,他不乐意了,让留意一下动静,不是让他带人去哄鸟儿的,什么个情况?推开眼前衣衫不整的人,整理好自己的衣裤,开门走人。

出门打上车,落下车窗,点烟,大口大口地深吸。寒风彻骨,他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突然有点儿暗自庆幸没有疯到最后。摩挲着肩上的咬痕,心里有种异样很奇怪,说不上喜欢,但他并不讨厌。

下了车,快步穿过大厅来到房间门口,轰走了几个在门口安慰房间里有气无力砸门的鸟人。掏出钥匙开门,鸟儿坐在门口眼泪汪汪地抬头看他,蹲下来用拇指擦了擦鸟儿的眼角,拉起来,抱着半躺到沙发上,鸟儿趴在他胸口舒心地叹口气,翅膀缓缓地探了出来,伸展、扇动,最后裹住两个人,安然而温暖。

“你去哪儿了?”

“。。。应酬!”

“是见好多人类吗?你身上有好多味道,不好闻!”

“。。。。嗯,我去洗澡!”

“好!“

热水冲刷下来,身心都疲乏得很,生理上的挫败感仍在,心里却很愧疚,尤其是想到进门时鸟儿期待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太过肆意妄为。可是这些情绪因鸟儿而生,真的就对吗?鸟儿毕竟不是人类!

穿好睡衣出来,坐到沙发上擦头发。鸟儿爬起来看着他,虽然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还是勉强打起精神眼巴巴地看着他。

“怎么了?“

“我要睡觉!“

他叹了口气,张开胳膊,鸟儿爬了过来,伏在他肩头满意地发出了轻轻的咕噜声。他抚摸着鸟儿的羽毛,心头的疑问再次涌了过来。

 “烨子,如果那天晚上捡到你的不是我,你会喜欢吗?“

“不喜欢!“

“你都不想一想,如果是别人给你吃的,给你取暖,不也一样吗?“

“那又不是你!“

他笑了,鸟儿的逻辑太奇怪了,没关系,他也太喜欢这个答案了,以至于都有些得意忘形。抱紧鸟儿在沙发上一个大翻身,鸟儿被压在身下,沙发并不宽敞,两人差点儿一起滚落到地毯上,鸟儿嘟嘟囔囔地抱怨个不停,他却吻住了喋喋不休的嘴,似乎要将那些抱怨统统吞咽掉。如他所愿,抱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让他心烦的呻吟,细细碎碎,却能将他的意志力消磨殆尽。

所幸长吻过后,鸟儿气喘吁吁地琢磨好久好久,他等着等着就良心再次泛滥,只好抱着鸟儿回到房间,两人在被窝躺好之后,鸟儿挥过大翅膀裹上他,在黑暗中瞪大眼睛,他挫败地哀嚎着翻过身,鸟儿在背后抱住他,羽毛柔软轻盈。

“我想再来一次!”鸟儿低声地在他耳边说。

“嗯?”

“再来一次!”这次却很笃定。

“没问题!”翻身过来,扶住鸟儿的后脑勺,咬住等待中嘴唇。

TBC

这么晚了,停在这儿没问题吧?没几个人醒着的吧?

太晚了,明天再唠嗑哈!

评论(50)
热度(34)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