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

军烨AU  K+

17、

他早该料到会失控,唇舌碰上鸟儿微张的唇,便一发不可收拾地长驱直入,拼命掠夺,而鸟儿虽笨拙,却一点也不退让,湿热胆怯的舌刚一碰到他的,就缠了上来,纠缠、舔舐,抵磨,味蕾变得敏感异常,飞速地记下彼此的味道和触感,像捕获钟意已久的猎物,风卷残云般地要将彼此吞入心肚才肯罢休。

然而忘情之时,他也忘记了他的小猎物还处于懵懂学习阶段,没撑多久,鸟儿便呜呜呀呀地挥舞着双手双脚将他踢腾开来,两人杂乱的呼吸似溺水醒来的生还者,鸟儿更是憋红了脸,嘴唇红肿,眼睛潮湿,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气,口干舌燥地吞咽着。

“。。。。不要了!快闷死我了!”在他再次扑上来的时候,鸟儿喘息着躲开了。

他无奈苦笑,身体的反应已经容不得他在床上这么待下去,翻身下床直奔洗手间,砰地摔上洗手间的门,艰难地咽下脱口而出的名字,宣泄着积存已久的躁动,完事后,颤抖地深吸一口气,打开淋浴,还没有热起来的水劈头盖脸地浇下来,心跳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鸟儿不在床上,急忙出了房间去找,看见鸟儿背对着他泡在厅里的温泉池,方才舒口气。坐在不远处点烟,沉默地抽了起来,不想去惊扰。

鸟儿正在清洗翅膀,认真的样子好像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包括正吞云吐雾的他。翅膀小心翼翼地沾上水面,轻巧翻动,莹亮的水珠快速地从翅尖滚动在整个羽翼,轻盈抖动,水珠刷刷地落在池中,如此反复,翅膀的变得洁净而服帖,灯光下,灰色顺滑的表层,泛着银色的光,而蓝色更是美的难以形容,让他想起了某些特殊时候的蓝天,比如早春雨后,雪后初霁。。。。

“烨子,不要泡太久。。。。“鸟儿清洗完,伸展着翅膀,靠着池边无聊地拍打着水面,他掐了烟回房间取了浴巾,蹲在池边要鸟儿上来。

鸟儿起身,站起来,恹恹地举起手搂住他的脖子攀上来,刚刚换好的睡衣又湿的一塌糊涂。在房间找了他的睡衣递给鸟儿,他借口要重新冲洗,抓起一套新的睡衣逃了出去。

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鸟儿伏在被子底下一动也不动,他慢慢地俯身下来,隔着被子抱住里面的人,平静而美好,感觉就这样也足够了,不禁为刚刚的急切冲动而后悔,他可一点都不想让鸟儿对此有个不好的第一印象。

拉开一点被子,鸟儿顶着一头乱毛露了出来,在他的后颈上用力一吻,鸟儿缩了缩脖子翻过身,往一边让了一些,掀开被子等着他躺进来,他会意躺下,枕着自己的胳膊看着天花板发呆,鸟儿却撑起身子,端详着他的脸好半天。

“看什么呢?”

“你不高兴!”

“是有点儿。”

“哼!我也不高兴!”鸟儿气呼呼地倒下,看着天花板气恼地说。

“哎哟!说说看,怎么不高兴了?”

“前一会儿明明想吃了我,后一会儿丢下我就跑,那么用力关门干嘛?我又不会跟上去。”

“我。。。。。”

“说不上来了吧?人类真麻烦!”

扭头盯着枕边嘟着嘴的鸟儿,竟百口难辩。我艹!好不容易做了一回正人君子还被这么误解。“你个傻鸟儿!“他愤愤不平地撂下一句话,翻身背对着鸟,闭上眼睛,任凭背后那双眼睛在他脊背上烧穿两个洞也不动摇。

如他所料,对于鸟儿最讨厌的这句话,怎么可能轻易平静过去?突然,鸟儿越过来,跟他面对面躺下,目不转睛地怒视!他也不示弱,谁怕谁!哪知鸟儿忽的抱住他的脸,咬住他的鼻子,他惊呼着挣扎,鸟儿松开了牙齿,转而咬上他的嘴唇,吮吸住不放,他放松下来,搂住鸟儿的腰,手缓慢而沉重地来回在那儿抚摸。

“我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鸟儿放开他的唇,用侧脸蹭着他的鼻尖儿小心地问。他怔了怔,完全没有想到鸟儿会这么问他, 也没有想到一向只会直观表达喜怒哀乐的鸟人会关照他的心情。

“没有。。。”

“骗人!”

“真的没有,烨子!你要相信我!”

“我信你。。。。”鸟儿安静下来,打着呵欠,头顶了顶他的下巴,枕着他的肩窝睡了,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他也昏昏糊糊地睡了过去,朦胧中,想着这一夜真够折腾的,还有,该好好想想和鸟儿怎么相处了,如若不然,他们两个总要一个人疯魔了不成。

TBC


评论(41)
热度(32)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