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

军烨AU  T+

18、

之后的一个礼拜,好像日子就此井然有序起来,生意、应酬又恢复到之前的节奏,忙是肯定的,因此,和鸟儿相处的时间屈指可数。可是无论多脱不开身,他总会想办法回到鸟儿身边:家里、会所,宾馆。。。鸟儿就如他的栖息地一般,天黑了,累了、倦了,就去找到鸟儿,放下纷纷扰扰的一切倒头休息。

只是每天回来,鸟儿都已经睡了,开始的两天,他怕吵醒鸟儿,自己乖乖地去另一个房间睡下,可是总会在朦朦胧胧中感到熟悉的温度,鼻息探到好闻的味道,不用睁开眼睛,侧身过来伸手抱个满怀。每当这个时候,耳边萦绕着鸟儿舒心的咕噜声,安宁而催眠。

后来,无论回来有多晚,他都会在洗漱完毕后,自觉找到鸟儿,蹑手蹑脚地钻进被窝,胸口贴上鸟儿的背后,胳膊松松地环住怀里的人,找到那人的手握住,鼻尖在鸟儿的发间、脖根轻嗅,毋庸置疑会换来怀里人的不满.

“痒。。。。”

”吵。。。。“

“烦。。。。”

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拖拉出来,懒洋洋,迷糊糊的,钻进耳朵里,刺激的耳膜直痒痒。

他很少就此罢休,大多时候会更肆意地亲吻:耳后、耳垂、脖子、肩膀,直到鸟儿不甚清醒地翻过身,闭着眼睛准确找到他的嘴唇,一个吻,慵懒而绵长,虽然心底就此而生了芜杂的邪念,却也足够让他消停下来,在以下的长夜里,睡得踏实而安稳,当然除了偶尔不可控的梦,在清早惊醒,要无比尴尬地跟鸟儿解释他的若干个身体突发的异常特征。

这种尴尬越来越频繁,而鸟儿却越来越喜欢缠着他吻得晕头转向,他不得不以各种借口跟鸟儿保持一定的距离,鸟儿总在这时候,眼巴巴地看着他,委屈又迷茫的样子让他很心虚。他很清楚该怎么办,可他却意外地为自己感到后怕,顾忌越来越多,他开始质疑自己从一开始对鸟儿的不设防是不是晕了头?开始琢磨鸟儿的去留,琢磨多了就烦躁,对于他的情绪变化,鸟儿表现的很不安,他也很懊恼。

恰在这个时候,外地新成立的分公司有了些状况,原则上讲,轮不到他一个boss层面的人去摆平,他却打包了简单的行李,告诉鸟儿要外出工作,一去会好些天。鸟儿虽然很不愿意跟他分开,但是一听他说此事非他解决不可,也默默点头答应了,然而,把大刘儿叫过来交待一些事情的时候,还没等他说完,大刘儿首先头疼了。

“可是烨子的机票问题怎么解决?”

“烨子不去!“

 “你这一走怎么着也小十天吧,舍得啊你?”

“少废话,照应好了,记住,不要让他跑出去,除了自己人,外人不许接触他,及时跟我联系。。。”

“放心,烨子我自会帮你藏好。”

“不许教他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不教没问题啊,可是烨子好奇的很呐,最近问题越来越奇怪了啊!“

“他都问你什么了?“

“多了!总结来说就一个事儿。。。。不是,我说你真没上啊。。。“

“我艹!你丫闭嘴! “

看来他最近的表现给鸟儿造成的疑惑不小,这么进退两难下去,不是他的风格,自认为整天跟鸟儿在一起,IQ都被感染了傻劲儿,还是分开些时日,理性思考一下,是取是舍,来个痛快的。于是戴上墨镜,叫了跟班儿拖上行礼头也不回地走了。

上了车,回头一看渐渐远去的大楼,好像那就是鸟儿,孤独地站在那儿离他越来越远,心里很不是味儿,开始婆婆妈妈地想鸟儿会不会被人发现了翅膀?会不会跑出去冻伤了?会不会吃不好?最重要的,鸟儿会不会想他?这个太重要了,因为,他已经开始想回去了。

在机舱看到浩瀚的蓝天,想起鸟儿的大翅膀,这才是鸟儿的世界吧,怎么觉得鸟儿栖落在他的世界,像似被装进了鸟笼子呢?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他有些难过,之前的纠结似乎变得很明白,鸟儿终是要走的,而他已经舍不得跟鸟儿分开了,第一次对自己这么无奈,不甘心就这么认了,但也不敢去思考太多。

TBC

小伙伴们再忍我一会儿,圣诞小甜点稍后就上。。。


评论(41)
热度(39)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