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26、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AU T+

年末,大事小情一股脑儿地往一起凑,忙忙碌碌跟赶场子似的,他恨不得一个小时掰成两个半,一个多月的时间,他没几次在白天见过鸟儿。半夜三更回来,钻进被窝,鸟儿一个翻身,暖柔柔的翅膀覆在身上,他一个呵欠没打利索,便睡死了过去。

鸟儿倒是很省心,家里、会所随意挑,自己玩、找人玩儿,完全没把他的忙当回事儿,抽烟、上厕所的当口儿跟鸟儿在电话里抱怨自己累劈了,鸟儿叽叽咕咕的发出听不懂的声音,好听且解乏,很是能安慰他。

忙的差不多了,也快过年了,老爷子老太太姐姐妹妹电话轮番轰炸催着回家过年,他一寻思:每逢佳节被催婚,今年带回去这么只大鸟,家里还不得炸开锅,脑补一下那阵仗,当机立断,给家里几位买了去国外度假的机票且承诺全程报销,带着鸟儿自驾找地儿过年去了。

约了一帮人找了个热闹的地方痛快开玩儿,鸟儿第一次见识人类的春节,对各样玩儿的吃的好奇的不得了,他也放开了随鸟儿怎么折腾,各样烟花炮仗,他批量让鸟儿玩儿个够,那几天,鸟儿眼睛里跳跃的光,晃得他心跳按捺不住,烟花璀璨的夜空下,他偷偷地按住鸟儿,激情肆无忌惮。

无忧无虑撒丫子玩儿,假期眨眼工夫结束了,被电话催回来后,应酬应接不暇,时间再一次紧张起来,不知不觉中棉衣换成了风衣,从车里下来,抬头一看天儿,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他磨叨着,什么鬼天气?

中午喝了点儿,暖风拂过来,直感觉浑身又热又乏,拉扯掉领带绕在手腕,外套拽在手里都觉得累赘。老远听到鸟儿和一帮熊孩子咋咋呼呼,他叫了声“烨子”,声音不大,鸟儿却在一群熊孩子中应声抬头,站在平衡车上朝他过来,临近时,他伸手将人捉住,鸟儿嘻嘻哈哈地依过来蹭他的脖子和脸,汗津津的脑门儿贴在他脖根儿,他直撇嘴。

“喝了好多酒!”鸟儿嗅嗅他的嘴唇,准备凑上去舔的时候,他适时捏住了鸟儿的下巴。

“说过多少次了,到处都人呢!”他看看周围环境,警告鸟儿。

“真麻烦!”鸟儿嘀咕着接过外套,牵着他的手,拖着他往电梯口去,他笑着跟在后面。

这几天,天儿很好,午后暖得很,有空的话,他会带着鸟儿下楼晒晒太阳,谁知道,一放风,这鸟人便不听话了,他不在的时候,也偷偷地跑出去。好在鸟儿怕冷,天儿稍微一凉,就乖乖缩回家去了,好歹没出什么乱子。

一进屋,他便揪着鸟儿去冲热水澡,草草冲洗便用浴巾裹着整只鸟儿扔进窝里,拿起准备好的棉质长裤往鸟儿身上套,又抄起毯子裹好,对于鸟儿叽叽喳喳的抱怨,他充耳不闻,他总觉得忽冷忽热的天儿,对长居在室内的鸟儿来说并不适宜,还是小心为妙。

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灌了几口,凉丝丝的很爽口,阳台的玻璃窗被推开一些,风吹到身上,很舒服,鸟儿最近总嘀咕家里暖气太热了,晚上摸到鸟儿汗津津的身子和踢腾掉地上的毯子,他才不得不承认这天儿真的回暖了。

“烨子,我说你的毛儿梳好了没?”回到客厅,看到鸟儿正专心致志地梳毛,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鸟儿最近有些掉毛,他帮着梳理的时候,总是小心过度的样子,鸟儿却一点都不领情反而嫌弃他笨手笨脚,他只好悻悻作罢。

“好了!”鸟儿抖了抖翅膀,手指在其间长梳下来,大功告成似的说。

“我看看!”他说着走过来,煞有介事地叉开手指梳理下来,丝滑轻柔的触感让他很爱不释手。“还不赖!”

鸟儿得意地张开翅膀伸了个大懒腰,他趁机从身后将人抱住,翅膀收落下来,伏在鸟儿的背上,轻巧而灵动,他将脸埋在翅膀里,深嗅:清新得很,像极淡的海水。他喜极而嗤笑,一片绒毛儿飞过去,他的担心又蔓延过来。

“师哥,你又怎么了?”鸟儿扭了扭身子,在他怀里找了个合适的位置靠过来懒懒地问。

“什么怎么了?”他张开腿,将整只鸟儿往怀里捞,下巴搁在鸟儿的肩上想着这鸟儿最近是越来越能洞悉他心思似的,总能敏锐地察觉他的情绪变化。

“你在担心什么?”

“我在想你的毛儿会不会掉光啊?秃毛儿鸡多丑!”他半开玩笑。

“北迁之前不会,回到北溟才会!换毛……”

“北迁?”脑内警铃大作。

“是 啊,爷爷会带着族人回北溟,途径这儿,我就可以跟他们走啦!”鸟儿说的轻描淡写。这种态度让他感觉非常不好: 气愤、难过、不甘、不舍…五味杂陈,他很难说清楚。

“师哥。。。。。。"鸟儿转身看他欲言又止,眼睛里闪动的忧郁是他从未见过的,额头在他肩上蹭了蹭,叽叽咕咕地小声说了些他听不懂的话,那种不开心,他感同身受,刚刚燃起的气愤毫无后劲儿的熄灭了。

和鸟儿相处久了,他不再将人类的情绪强加给鸟儿,毕竟,他爱鸟儿,用他难以理解的包容,虽然从一开 始他就告诫自己,鸟儿只是短暂的停留,不要有太多期许,可最终还是义无反顾地爱着,心存侥幸也罢,不甘心也罢,总之到了天儿回暖了,他还不能正视鸟儿快要回家的事实。

鸟儿捉住他的手紧紧扣住,放在胸口,盯着远处发呆,顺着鸟儿的视线看去,那是打开的窗口,窗外万里晴空。

“你在想什么?”

“你要是我们羽族就好了!”

“我?长对儿大翅膀,可着劲儿呼扇,别逗了,想想都累!“

鸟儿向后倒过来,脑袋枕在他的肩上哈哈大笑,翅膀在他怀里胡乱扑腾,抱着活蹦乱跳的鸟儿感觉真好,他心里叹道。

“师哥,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住?“鸟儿托着他的下巴用头顶蹭了蹭问。

“不喜欢这儿?”

“不是,就是想换!”

“等天儿真暖和了,我们去城外住,地方大,人少,你那大翅膀兴许能自由一点儿。”

“那明天就去。“

“明天?好,就明天!“

TBC
觉得过年那一段时间需要再展开点儿,时间长了不写,大纲体又卷土重来……

评论(14)
热度(33)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