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候鸟

一只鸟人和他的人类之间的鸡毛蒜皮儿/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AU M+

27、

还在睡梦中,鸟儿猛地翻身坐了起来,温暖被夺走,习惯性反应:闭着眼睛先摸鸟儿,摸到后拦腰往下扳,与往常稍稍一带就抱个满怀不同,手被抓住,力道太大,攥得生疼。

眼睛睁开一条缝儿一看:刚从被窝里窜出来的鸟儿,大翅膀的毛儿都炸开了,蓬蓬松松的正颤抖着呢!好久没见鸟儿这么警惕的样子了,这事儿啊,小不了。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瞌睡全无,爬起来边问边顺毛儿。

“有人类!”鸟儿蹲伏起来,时刻要冲出去的架势。

他疑惑地听听屋外动静,顿时精神了,跳起来,光着脚跑到房门口锁上房门,回到床上大手顺了顺鸟儿的毛儿,稳了稳神儿。

“烨子,外面是我老爹老妈,他们可比刘儿他们麻烦多了,你这翅膀可要管好了!”

“他们来干什么?抓你回家吗?“

“当然不。。。。“一看鸟儿惊恐的样子,他玩心大发,转念一想改口了:”哎哟,说不了,没准儿真抓我回去,你以后再也见不着我了,怎么办?“

“不许出去!”鸟儿急红了脸扑过来抱住他的肩膀,他重心不稳,倒在床上,鸟儿干脆趴上去压住。翅膀没头没脑地在身后扑腾,床头桌上的手机、闹钟哗啦掉了一地。

“跟你开玩笑,真急了!”他说着,掰开鸟儿的手握住。

“你不能出去!”鸟儿反扣住他的手,那语气没得商量。

“他们来看看我就走,才不会抓我回去,我天天在他们跟前儿转悠,他们嫌烦!”

“真的?”

“昂!可是你这么对我,他们一看不放心,没准儿就不走了呢!”

“那怎么办?”鸟儿半信半疑地放开他,依然忧心忡忡。

“怎么办呐?我来告诉你怎么办?”

怎么吓都信?太好玩儿,扑倒就恶意地深吻,鸟儿没心情却也推不开他,没好气地追过来没轻没重地咬他的嘴唇,清晨的神经很敏感,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导火索,撩起的火花儿瞬息烧的噼噼啪啪炸响,棉T扯掉,睡裤褪掉一半,滚烫发硬的裆部狠狠地磨蹭着鸟儿的,伸手进去一把握住,难耐的惊呼彻底搅乱了尚存的一丝清醒。

“给我起来!都几点了!”他老爹砸门,声若洪钟,振聋发聩。不论什么时候,这声儿都能让他一激灵,浑身燃烧的火被浇灭得渣儿都不剩。

“艹!”他不成声儿地骂道,趴在鸟儿身上喘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鸟儿咬住他的肩膀,牙齿快嵌进皮肉里才放开,他自知理亏,闷哼几声又在鸟儿的唇上啄下好多个吻才勉强将气鼓鼓的鸟儿哄听话。

麻溜儿爬起来,找来大衣给鸟儿套住,叮嘱管好翅膀之后,硬着头皮抱着鸟儿出了房门。

好在老爷子、老太太在忙活,没看到他们出门的这一幕。到了客厅,鸟儿惊讶地指着沙发前对他叽叽喳喳,他将鸟儿放在沙发上一看,鸟儿窝没了,沙发垫子归了位,鸟儿的毯子都不见了踪影,家里大小洗衣机都在轰隆作响。

“烨子,咱别急啊,等他们走了,给你拿回来!”他小声附在鸟儿的耳边说。

鸟儿默默地地点点头,嗅了嗅家里的味道,大眼睛在他脸上一刻也没停地扫来扫去。

“别担心,真没事儿,等着啊,一会儿给咱好吃的!”厨房里飘出米粥的香味儿,他很得意地拍拍鸟儿的肩膀,抱着鸟儿去洗漱。

正站在鸟儿的身后用湿乎乎的手扒拉鸟儿头上的乱毛儿时,他爹的脸出现在镜子里,一人一鸟儿吓了一跳,他条件反射地抱住了鸟儿,胸前感受到惊吓中乱跳腾的翅膀,直呼:好险!好险!

他们的反应让老爷子也吓了一跳,从镜子里看他,又盯着鸟儿看了几眼,毕竟两人交手二十多年,这点儿小场面他还是撑得住。

“您请好儿,我们这就好,吃饭!吃饭!”嬉皮笑脸且故作低眉顺眼。

将鸟儿收拾利索,抱着放餐桌前坐好,放眼餐桌上的丰富早餐,小菜、米粥、包子、油条,鹌鹑蛋。。。。他的反应就是“饿”,招呼着鸟儿,放开吃了起来,伸手抓鹌鹑蛋时,看了一眼鸟儿,鸟儿白了他一眼,他赶紧缩了回去。老爷子、老太太坐在餐桌旁一脸凝重。

毕竟这老两位气场不一般,鸟儿吃着吃着就停了下来,抬头看着老两位,确切的说是双方对峙正式拉开。都说不能跟充满敌意的小动物对视久了呢,鸟儿嗓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时,他差点没被一口包子给噎死,赶紧腾出一只手顺毛儿。

“你给我过来!”老太太起身朝客房走去,他安慰鸟儿说,不要轻举妄动等他回来,然后灰溜溜地跟着老太太进了门。

“你跟那个小朋友怎么回事?”

“妈,您别逗了,我刚跟他从一个被窝儿里爬出来,您这问的,太没水准了吧?”

“你这过年都野的找不着人,就是因为这个小朋友?

“对啊, 带他去玩儿炮仗了,市里又不让放!”

“你。。。。他腿怎么回事儿?“

“暂时不会走。“

“什么叫暂时不会走?“

“他说,回家了就会走了。“

“什么意思?他家哪儿啊?”

“哎哟喂,妈您别管了,我心里有数!”他推着老太太要出门,老太太不放心地扭头说了句:“没见你这么上心过,别伤着自己 啊!”

心里咯噔一下,愣了愣神儿,转而嬉笑着说怎么可能会伤着他呢,他谁啊!又扯了些有的没的哄老太太开心,算是打发了老太太,一出来,见鸟儿跟老先生一问一答,和谐算不上,早先的紧张气氛却没了。

“烨子说,天儿暖和了,就回去了,还不趁天儿好带他出去转转!”老先生正色道。

“啊? 哎!这就去!”不是一般的惊讶,还是赶紧应了,转身去取大衣、钥匙。

出门的时候还在琢磨:鸟儿都跟他老爷子说了点什么啊?

TBC

评论(20)
热度(30)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