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归程


军烨警界AU K+ 坑了很久很久的冷门

一个被清除记忆的人和一个警界高手之间的漫漫牵手路。

3、

外形比对的结果在第二天下午出来了,上司这次特别大方,不仅给了比对照片和鬼影的身份材料,还将当年那个著名的案子相关材料悉数给了他,当然包括那段致命的视频。
且不论这个鬼影是借尸还魂还是死而复生,当年的案子此时让他感到不仅是疑虑重重,更多的是头疼。

“他的目标是23号,盯紧他,别出什么差池!”

“烨子他。。。你们到底要他做什么?”

“烨子?”

“23号。。。”

“这可不是你的作风,我可警告你,他只有代号,名字只是任务配备之一。。。”上司停顿了一刻又严肃地说了句:“各司其职,别问那么多!”

又婆婆妈妈地嘱咐他们小心行事,多余的话没再说,就下了线,他抽着烟,对着空空的屏幕发呆。

缠上他们的鬼影算是前同仁,却做了杀人越货的事,讽刺的是他能在H市警方的裹尸袋里复活并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而H市警方对此选择性失明,如今找上门儿来,两次都明显地直奔烨子,这么说来,当年那个案子远没有结束。上头一开始让他带着烨子在H市地下黑市转悠,没有任务没有目标,无非是把烨子当做了饵。

“师哥,结果出来了?”

“嗯。。。”烨子递过来一罐啤酒,他接过来喝了一口,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

“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

“等!”

对于他的这个回答,烨子好像并不满意,眼光在他脸上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无可奈何地扭过头,而他对此选择视而不见。

“师哥。。。。”

“明白你的指令吗?”

“明白。。。”

“很好!”

起身去浴室,温水冲刷下来,他眯着眼睛想着烨子刚刚失落的样子,恻隐之心再次泛滥,他很难将身边这个敏感又单纯的人和那个冷血的暴徒重合在一起,那段视频浮现在脑海里:举枪、上膛,对着一排活生生的脑袋扣动扳机,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他身边有个隐藏的魔鬼,只是眼前,沉睡着,仅是一只无害的饵。

“烨子,换衣服,我们出去!”他擦着头发,坐在地板上,抓过烨子的手,将手环扣在他手腕上。

“师哥。。。。”

这次他没理会烨子的不开心,自顾换衣服,出门,告诉身后沉默的人说自己去停车场取车,让他在出口等着。

从电梯出来,走进地下停车场,一台黑色的大切轰着油门从他身边飞了出去,直奔出口。他愣了2秒,昏暗的光线,没看清车里的人,但是直觉告诉他非常不妙,火速找到车子,狠踩油门追了上去,到了出口没见到烨子,只见那台黑色的大切歪歪扭扭地冲向路边,突然一个急刹车,轮胎擦地的声音刺耳,他追上去,掌握好速度贴着车左侧撞过去,刹车。
拔枪、跳下车,刚跑到大切副驾驶旁,车门被猛然打开,他被狠狠地撞了一下,车内的男人正用枪口顶着烨子的脑门儿,眼睛盯着他,冷静异常。

“把枪扔进来!”那人顶了顶烨子的太阳穴。

双方对峙了3秒,他举手将手里的枪扔进车里、后退,男人冷笑,伸手拉车门,烨子却突然扣住那人的手腕猛力摔向B柱,那人手碰到B柱的那一刻,他砰地关上车门旋又拉开,只听一声惨叫,枪掉了下来,他赶紧踢了出去。扑过去,准备将人拉出来。

“师哥小心。。。。“沉闷的一声枪响,他被推了一把,左腰侧一阵刺痛,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他骂了句艹他妈,本能地捂上了腰侧。烨子惊恐地看向他,翻身滚下车,捡到地上的枪,朝着车里的男人扣动扳机,男人滚下座椅,合上车门发动车子,轰起油门逃跑,烨子站起身,没命地朝车子的轮胎和后挡风玻璃开枪,眼神沉浸在阴翳里,狠戾而陌生,他忍着痛握住了烨子的手腕。

“烨子。。。。“

“师哥。。。让我看看“烨子回过神儿扶住了他,惊慌地撕开他的衬衣。

“没事儿,子弹擦着了,我们回去。“

他们这一番动静已经惊动了宾馆的保安,他轻描淡写地向他们解释碰到个闹事儿的,男人们间动了手,已经没事儿,将钥匙给了保安,拜托他们帮忙停车,转身拉着烨子下了停车场走货梯。

“师哥,那人认识我,我和他以前是一伙儿的“

“嗯。“

烨子低头不再说话,回到房间,默默地帮他脱衣服,取来急救箱帮他清洗消毒包扎,虽然他们之间本来就没什么话,但是这种沉默的气氛他还是不喜欢。

“师哥,我和以前的那个我真的不是一个人,对吗? “

“对!“

“结束后,我回到总部,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对吗?“

“。。。。。对! “

“我厌恶刚才那个人,如果我以前和他一样,那太讽刺了。。。”

烨子抬头看他,眼神清澈而忧郁,他不自觉地伸手过去,快碰到烨子的脸庞时,却缩了回来,别扭地落在烨子的肩膀。烨子笑了,靠过来,用力地抱住他的肩。

“师哥。。。。“烨子的手在他背上轻轻拂过,所到之处,细胞莫名其妙地躁动起来,光裸的胸口贴着烨子的,虽然隔了层纤维,渐渐发烫的体温和不断加重的心跳让他尴尬不已。

“烨子,别乱动,伤口疼“他的手松松地搭在烨子的腰间,想抱住却轻轻推了推。

“哦。。。”烨子松开胳膊,低头看看包扎好的伤口,手指小心翼翼地往下滑,在伤口旁轻轻点了点。

“还疼?”烨子担忧地问。

其实烨子不用说不用问,眼睛看看他,他大致能知道这个人是喜是忧,不知道从哪天起,他总会刻意观察,他不喜欢烨子不开心的样子,尽管,这个想法在他看来很扯淡。

“没事儿,不疼!早点睡吧,今天晚上应该没有鬼敲门了!”
烨子犹豫了一会儿,拿起一个枕头扔在地板上,躺了下去,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

半个钟头儿过去了,他终于忍无可忍地往床的一边挪了挪,大手用力地拍了拍空了一半的床,而地上那个翻来覆去闹腾的人却在黑暗中静了下来。

“上来睡!”

“师哥。。。”地上的人一骨碌爬上床,侧身看着他笑。

他扭头看了看,无可奈何地伸开右胳膊,将人揽进来,怀里的人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乖乖地闭上眼睛。

“师哥,我想留在现在。。。“

“现在?“

“现在有你,挺好的。 “

他不是没有带过RM办过案子,从来没有想到会和这样的一个人躺在一张床上,要照顾他类似青春期易波动的情绪,还要被当做抱抱熊哄他睡觉。

全TM乱套了,他想。

TBC
坑了多久都忘了,目前看来还没走上正轨,现在的走向和初衷不一样,还是想写小甜饼啊摔……

评论(39)
热度(29)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