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归程


军烨警界AU T+

一个被清除记忆的人和一个警界高手之间的漫漫牵手路

4、
虽然没有鬼敲门,胡警官还是一夜警醒,凌晨三点多醒来,点了一支烟大口大口地抽了起来,烨子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又睡熟了过去,“心真大!“他嘀咕着掐灭了烟,走到窗前,将窗帘挑开一条缝儿看了看对面,如他所料,对面的窗帘后头微微闪动的红点还在。

他玩味地笑了笑,转身从枕头底下摸出了配枪,拧上消音器上膛,拉开窗户,对着那个红点开了一枪后,气定神闲地等着,果然,不足5秒,对面的窗口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轮廓,他将手伸出窗外,竖起中指。拉上窗帘的时候,他低头看了一眼楼下,有台车子的车门微启。

“师哥。。。。”烨子已经惊醒,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身后,他竟然没有察觉,转身的时候,两人实实在在地撞了个头冒金星。

“怎么回事? “他揉揉脑门儿没好气地呵斥。

“师哥你太不小心了!“烨子揉着脑门儿抱怨。

“谁不小心了?!一点儿声儿都没!不许站在我身后!“他气呼呼地拉起毯子倒在床上。

“。。。。他们是什么人?“烨子躺下来,黑暗中睁大眼睛问。

“没你什么事儿!“他依然出口气不顺。

烨子不反驳只是翻身看着他的侧脸,床不大,两人挨得很近,呼吸打在他的耳旁,极不舒服,他受不住了也气呼呼地翻身,黑暗中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退让。

“闭眼!“手掌覆上烨子的眼睛,低声命令道。对于RM,永远是令行禁止,尽管手心里睫毛不安份地刷来刷去。

“师哥,他们想干什么?“烨子闭着眼睛问了一句。

“我也想知道。。。“

想知道,就要付诸行动,而不是等,这才是胡大警官的风格。

第二天早上,他们在餐厅靠窗的位子吃早餐,透过玻璃窗,胡警官看到酒店门口不远处停着两台车子,窗户降下一条缝儿,青色的烟袅袅飘出,源源不断的样子,显然,里面的人耐心所剩无几,他不禁冷笑。

“怎么了?“

“有人熬不住了!“

烨子顺着他的眼光看向外面,回头笑了笑。将一杯绿茶推到他面前,天气有点闷热,烨子喜欢喝绿茶,默认他也喜欢。

他故意在餐厅拖拖拉拉地吃了两个钟头儿的早餐,门口的车子终于合上窗户,他叫来保安请他帮忙把车子开到后门。悠闲地喝着茶,等着保安送车钥匙。接过钥匙起身时,冲烨子挑挑眉毛。

“一会儿上车,你就在后座睡觉!“

“我不困,才起床多久?“

“装睡会不会?“

“。。。。好吧!“

上路了不足半个钟头儿,烨子终于在后座窝不住了,扒着他的椅背朝四周观察了观察,觉得被耍了,不满地在他肩上推了一把,他扭头冲着烨子乐了。

“根本没尾巴嘛!“

“谁说有尾巴才让你装睡的?“

“那是为什么?“

“怕你吓着阿sir!“他说着抬抬下巴指向前方十字路口,那儿有一位交警指挥交通,十点钟左右的交通不算拥堵,但是车流量也不小。

“为什么会吓着他?“

“哪儿那么多话,躺下!“

快到路口时,红灯亮了,他故意踩了一脚油门,冲着前边一台沃尔沃的车屁股顶了过去,撞击声不大,远不及沃尔沃车主气急败坏的跳骂声,阿sir眯着小眼睛往这边看了一眼后,慢悠悠地朝他们走过来,他立即扔了件外套盖住了烨子的脸。对于跳骂的沃尔沃车主,他选择无视,落下车窗自顾自地抽烟。

阿sir走到跟前,看了一眼车里的他愣了一下,拿出家伙什儿拍照登记,完事儿之后让车主将车子挪到前方路旁等着,这才弯腰撑在他的车窗审视他,小眼睛似乎要将他烧个通透。

“故意追尾是吧,拿着罚单自觉缴费去。。。”阿sir说着,刷刷在票据上写了一通,撕给他。

“Yes,sir !”他比划了个敬礼,踩着油门一溜烟儿跑了。
单子上写的当然不是什么罚款金额,而是时间、地点和电话。烨子接过来看了一眼,扁扁嘴。

“你这什么表情?”

“你们警察串通一气欺负人!”

“怎么说话的?谁欺负人了?”

烨子从后视镜里瞥了他一眼不说话了,他咳嗽了两声,拍拍副驾驶,后面的人默默地钻过来,他装着漫不经心地用手肘捣捣刚爬到副驾驶的人。

“你也是警察好嘛!”

“。。。。对,我也是。。。。。我。。。

烨子低头喃喃自语,想通了似的抬头看着他笑了,他没有回头,打开车内电台跟着哼了起来,这种感觉很轻松,仿佛熟到不能再熟的朋友,抑或再多些我知你点小九九的得意。

将车子开到一个小停车场停下,两人下车走进一条小街道,烨子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就跟在一边,天气很沉闷,眼看就下雨了,烨子担心地提醒他伤口还没好,小心雨淋着了。

他翻着小摊儿上的杂志努努嘴表示听到了,头都没抬一下。
“师哥。。。。”烨子大叫一声,他被撞了出去,整个人倒在杂志摊儿上,周围嘈杂声起。

定睛一看,几个高大的歪果仁围了过来,他翻身一跃而起,顺势扣住冲上来的一个人的手腕猛力一拧,关节咔啪作响,膝盖用力一顶,一大块儿便无力跪在地上,手肘砸上后颈,那人便软塌塌地瘫在地上不省人事。

跳过去撕开纠缠烨子的两个人,一个块头儿不小的歪果仁猝不及防地扑上来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另一个冲上来一拳重重地击在伤口上,顿时疼痛钻心,绊住脚下,一把抠住歪果仁的衣领,腰上一用力 将人摔了出去。

他也跟着倒下,没等起来,又一个扑了上来, 眼看就近身了,烨子突然从侧面飞踹过去,人应声倒下,他正要上去补上几脚,警笛响了,他和烨子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撒腿就跑。

警笛乌拉乌拉地在身后追得不厌其烦,他们穿过小街道东躲西藏,雷声轰隆作响,雨哗哗啦啦下了起来,没多大工夫,两人湿透了。

拐过一个岔口,在一个偏僻的待租小店走廊躲着,两人贴在一起大喘气儿,听着渐渐远去的警笛声,相互看看彼此的狼狈劲儿,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烨子胳膊扶了一下他的腰,伤口钻心地疼了一下,他抓住了烨子的手。

“坏了,伤口。。。。。”烨子转到他的面前,撩起他的衣服要低头去看,他却拉住烨子的手表示不碍事,烨子抬起头,碰上他的目光,两人莫名地对视起来,在狭窄的空间里,贴身站在一起的两个爷们儿透过冰凉的纤维,体味着对方身体的温暖和躁动不安的心跳,这跟同床相依的感觉太不一样了,连两人浑身散发的汗臭、血腥和雨水味儿,都变得暧昧不已。

雷声滚过,他惊醒般地想抽离却发现根本不能,尚未平复的呼吸,夹带着浓烈的烟草和雨水味儿,气氛变得粘滞而蛊惑,期待和惊恐在两人间跳换,谁也不想后退半步,昏暗的雨中屋檐,烨子的眼睛深邃而明净,照映着他整个人。

几乎是一瞬间的靠近,唇齿碰撞,两人拼命地啃咬在一起,口干舌燥地相互搜刮,新鲜的血腥味儿在口腔弥漫,四周嘈杂淡化了去,只剩下他们压抑的叹息和越发沉重的心跳声,失控的挫败感将他们团团笼罩。

廊外,漫天的大雨,没完没了地下着,湮没了暮春的温暖,湿冷袭来,尽管感受到彼此贴在一起的身体热的发烫,两人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走吧!”他扶着烨子的后脑勺哑声说。

“。。。。”烨子箍紧他的腰,睁大眼睛放空地盯着他身后的墙壁,不放开也不发声。

“烨子?”

“雨停了再走!“

“。。。。“他默许。

TBC

评论(8)
热度(20)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