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当英雄遭遇熊孩子

无厘头!无厘头!无厘头!纯属傻白甜的无厘头!还有人记得这个坑咩?

军烨AU K+

6、

撤回队里清洗除味儿,老习惯了,毕竟谁也不想带着一身尸臭味儿回家。他一手提溜着洗浴用品和干净衣物,一手牵着蔫头蔫脑的小烨子去队里的澡堂子,刚到澡堂子门口,本来恹恹的小孩儿突然警觉,扒着门框死活也不愿意进去。

他本来就心里极为不爽,拉扯了几下便气不打一处来,丢下小孩儿,自己进去脱了衣服,拿着洗浴用的劳什子往里走,余光瞥见小孩儿探头进来,盯着他光溜溜的身子,张着嘴,极傻极可怜的样子,他心里默念五十遍“爷才不上当呢!才不上当呢!不上当呢!呢。。。。呢。。。呢。。。”

这碎碎念管用,直到小孩儿默默地进来脱了衣服,他都没妥协,小孩儿也不示弱,在他旁边仰起脖子眯着眼睛极享受的样子,又侧着身子不紧不慢地往身上揉搓着泡沫,仅仅是余光扫了那么几眼,他的身体可耻地燥热了,只好满脑子刷弹幕保持冷静“这小祖宗长能耐了!”但是,爷们儿真汉子,特么的,奶味儿还没散尽呢,跟老子斗?”“我特么在想啥,从小看到大的小烨子嘛,想多了!想多了……”

一个澡堂子的人愣是在气氛诡异地情况下洗完了澡,跟避瘟神似的逃到更衣室。

他好不容易洗完了,正在擦头发的当口儿涛子过来找他蹭沐浴露,俩人是师兄弟,在警校里就一宿舍,混用的东西大至房间车子,小至牙刷牙膏毛巾裤衩。这阵子涛子出差,今天刚回来,自然不知道最近发生的大事件,习惯性地往胡队光溜溜的膀子上捏了一把。

“我说大师兄啊,最近日子不错呀?”涛子一边摸一边说。

“怎么说?”

“壮实了好多啊你!“涛子又捏捏胡队的腰说,也许是人类机体对危险本能警惕,他只觉背后直窜寒风,打了个冷战,回头一看:一小孩儿直勾勾地盯着他,眼睛里都快喷出火了,这个时候聪明一点的人都会躲,比如老陈现在就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幸灾乐祸地哼着歌儿。

“哪儿来的小孩儿,看什么看?我和我大师兄身材老好了,对吧?”涛子搂了楼胡队的肩膀倍儿神气。

“起开!”小孩儿冲过来,拍掉涛子的爪子,胡队的脑袋从迷彩T恤钻出来,一看这阵仗,头发都顾不上擦了,直接捂住了小孩儿的嘴,他哪儿知道下一秒从这嘴巴里会跑出来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了。

“此地不宜久留,快点穿衣服,咱回家!”他看着小孩儿的眼睛说得很诚恳,小孩儿反抗了一会儿,终不敌他的体力败下阵来,委委屈屈地转了转大眼睛点点头,他极为不放心地松开手。

“哎哟。。。大师兄,什么个情况!”涛子甩了甩被拍疼的手,上前拉着胡队的胳膊不依不饶。

“我说涛子,你就别添乱了,那是人私有财产,再乱摸剁手。。。。“一旁看热闹的同事们终于憋不住了,你一句我一句开始给涛子科普有关私有财产的问题。

真正的私有财产的问题!

过程和结果是:涛子懵圈了!彻底懵圈了!

小孩儿可明明白白知道这帮爷们儿话里话外几个意思,眼见着话说的越来越糙,孩子的耳根脖子红透了,别别扭扭地在他身旁不知道该抬哪只手,他看着孩子的尴尬的样子,心里不落忍,拉过来想帮他收拾整齐,赶紧逃开这是非之地。

他扳过小孩儿的光裸的肩头,小孩儿颤抖一下就要逃。

“别乱动,听话!”他圈住滑溜溜的小家伙,在他耳边低低说了这么一句,不管有意无意,这话出来都少有点儿命令的意味, 令他满意的是,小孩儿仰微微颤了一下,居然乖乖地不乱动了,他那自信心蹭蹭地膨胀起来,恶趣味地拿毛巾在人头上狠狠地一通揉擦。

小孩儿被折腾地有些头晕,两手胡乱在他胸口抓了起来,不偏不倚,某两处要命的点被湿热的手指抓捏了几下,他的身体立即不淡定了。

他极为尴尬地收手,小孩儿看了看他,不知哪儿借来天大的胆儿,竟然狡黠地蹭过来。

“哥,急什么,咱回家,啊!”身子紧贴了过来,一抬头,嘴唇被啄了一下,虽然就那么一瞬,温温润润的触感如电光火石,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再抬头,四周除了惊吓过度的涛子,就是当他们透明的同事,当然还有只走在他前面假装淡定其实已经同手同脚的小烨子。

TBC
三次元摔倒鼻青脸肿的lo主肥来了……

评论(35)
热度(56)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