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孤岛



军烨 AU T+

1、
B市,有一股势力织就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笼罩住整个城,这座看似一片祥和的城,有多少规则由他们最终享有解释权,很难细数。

这是一座孤岛,身在其中的人,无论是作为最高权威的话事人,还是底层命如草芥的路人甲都泥足深陷,出不了这座城,就得在其中维护尊严或者拼尽全力活下去。

胡军接手话事人这把交椅时,情况并不乐观,生意被渗透,郊区的地盘频频被骚扰,内部又人心不齐,几个管事堂的老大虽在老爷子临终前表了忠心,但是从话里话外对他都是不信任,表面上,一切事宜尚在他控制范围内,而这平静之下是怎样的暗流汹涌,他心里很清楚。

傍晚时分,关叔给他急电说L街的商户被扫了场子,双方动了手,关叔那边的人伤了不少,这会儿正送往医院。

“知道什么人捣鬼么?”

“看不出来头,说是外地来旅游的,可是都备有家伙呢!”

“知道了,叫上几个老大们去你那边,我稍后过去”

“我来安排!”

他一向谨慎,自从老爷子去世之后,这座孤岛给予他的不单单是把交椅,还有险象环生的现实,能够信任的人没有几个,关叔算是其中一个,而今,出事频繁的也是关叔的生意,他明白其中的蹊跷。

阿忠开着一辆不起眼的车子送他去关叔家,绕道L街区,满目狼藉。阿忠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指节发白,他和胡军是师兄弟,跟着老爷子多年,风雨血腥不知道见过多少,而胡家权威仍岿然不动,如今,老虎被欺身拔毛,他打心眼里泛起的都是仇恨。

“阿忠,准备差不多了,明天就去西区!”

“知道!”

“从西区带回来的人都分配到各个堂口了吗?”

“嗯!”

西区是他们才收回的地盘,谈判加异常残酷的械斗,双方损伤不少,而最让他头疼的是西区老势力留下的那队人马,他很清楚这些人在看到老大没了脑袋之后还能留下来,不过是为了活下去,这些人能安安生生的做事倒好,不能,他便无可避免地每天听到死伤事故。在这个节骨眼上能够平息这些麻烦的,他能想到的就是阿忠,而抽调走阿忠,他便少了最后一道防线,自身安全只能靠他自己。

“我的安全,你不用操心,关叔会有安排。”

“哥,整个家都靠你了!”

“我心里有数!”

在离关叔家不远时,他让阿忠开车先走,自己下了车走进了一间化妆品铺子。这是个街角,自然不是什么好的铺位,看得出也未免于难,招牌已经被砸成两半,歪歪扭扭地竖在一旁。

有别于其他店铺骂骂咧咧的嘈杂声的是:这里异常安静,店里没有开灯,借着黄昏的光线,看到店里已经收拾整洁,窗口的地板上坐着个年轻人,正专注地为自己左胳膊上的伤口消毒,脚边已经堆了一些血红的纱布和棉球。

黄昏的一束光正照在年轻人的侧脸上,那张脸轮廓分明,清秀且异常宁静。胡军的到来半点没有惊动到年轻人,他垂着眉眼,静静地为伤口消毒、撒消炎药,用牙齿咬着纱布一手撕开,熟练地包扎,结束后,依然微垂着眉眼,一动不动。

他站在暗处看着,有一瞬间觉得那人是死寂的,唯有那束微弱的夕阳渡在一对浓密的睫毛上,睫毛噏动,一下,两下。。。。

“大哥。。。。”他走了过去,那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慌张地抬头看他。

“别动!”他翻过手掌,手指划过那人的鼻梁、嘴唇,稍作停顿后,捏住了那人的下巴抬起,终于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双眼睛,除了不安,他看不出来还有什么,这个人和这间铺子一样,安静得让他好奇。

“我怎么没见过你?”

“大哥,您手下那么多人,没见过个别几个人不是很正常吗?”

“哪儿来的?你知道我的意思!”

“西区!”

手下滑,忽然捏住了那人的脖子,将他推后压在身后的沙发边上。他下手不是很重,但是足够让人有窒息的恐慌,他俯身审视着那人的眼睛,想看出些不同,然而那里除了因为呼吸困难而渐渐聚集的水雾之外并没有太多情绪。

这个人不怕死,亦或知道他的意图,又或者真如表象这样干净,他倒是觉得这样很有趣。

TBC



今儿真是开心呐!

翻叶子的博,又看到了那张“一只孤独的野受在舔舐伤口”,于是,忍不住又开了个坑,5章内完结!(感觉给自己挖了个坑

另外一个坑会尽快更完!

评论(27)
热度(39)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