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孤岛

军烨AU M+

试试看会不会被河蟹,已经很清水的汤了嘤嘤~

3、
热水和按摩让胡军疲惫的肌肉舒缓了很多,靠在床头抽了半支烟,刘晔裹了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头发上水珠接连不断地滴答到肩头,划过胸口隐没在浴巾里。

这本是诱人的场景和身体,而他更感兴趣的是那身体上面几处狰狞的疤痕。 

“大哥,我今天回去吗?”

也许是胡军看他的方式和以往的哪些人不同,他犹疑了一会儿只好开口试探,因为在以往的经验里,他搜罗不出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应对。

“过来!”胡军掐了烟叫他。

到了床边,他正要上去,却被胡军拦住,解开他的浴巾,大腿内侧一条疤痕的疤痕更加刺目,胡军的手指落上去,粗糙的指面在本就敏感的疤痕上来回摩挲,刘晔浑身不自在起来,脚趾都紧张地勾紧,下意识地往后缩,腰上却被另一只大手掐住,热热的手掌在那儿上下抚摸了几下,给他一种安慰的错觉。

“怎么来的?”

“十岁那年被带到西区,关了好多天,有一天看管的人不在,我逃跑被抓回来,管事的用烧红的匕首划伤的。”

“那是多少年前?”

“十年前。”

“这儿呢?”胡军起身,贴着他的身体,低头对着他锁骨处的疤痕吹气。 

“有人来砸场子,我们动手了,有人用碎酒瓶刺的,后来我用那个酒瓶结果了他。”

“那这儿呢?“胡军又摩挲着他小腹上接连几个疤痕。

“我大哥。。。他。。。他做的时候不喜欢人乱动。。。。”

胡军皱皱眉头,这本应是疼痛不堪的经历,而眼前的大男孩却是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讲述,这让他听来像似在讲别人的故事。他知道在这座城,类似刘晔这种人多得数不过来,而能让他像个考究家那样,细细研读着他身上每一处疤痕,甚至对他平静之下的一切感到好奇的,也只有眼前的这个人,而目前所得的结果并不是他想要的,他对此人依然一无所知。

“晚上就在这儿吧!” 胡军躺到床上对他说。 

“嗯!”

床头灯关掉的那一刻,胡军看到刘晔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这是意料之外,他在黑暗中不动声色地脱掉睡衣,床垫一边下沉,紧接着耳边便有了微凉柔软的唇吻过,他仰起头,任凭那人吮吸他的皮肤,身体反应迅速,那人几乎是用蠕动的方式纠缠上他的身体,潮湿的胯间沉重地摩擦着他的,那里的反应不对等,这让很烦躁。

对于他的不耐烦,那具年轻的身体显得不知所措了,黑暗中,顿了顿,终于下定决心地直奔主题,在被含住的一瞬间,他终于忍不住按住了那颗湿漉漉的脑袋,狠狠地顶了顶他的喉口后,抓住那人的头发,拉扯起来,随即翻身过来,抱住刘晔的腋下将人拖到床中间翻将过来,压上去,没等人调整姿势,他就摸到床头的tao子,撕开套上,手指简单地kuo张几下就进入了。

进入以后,两人都僵住了,身下的人因为太疼而紧张地咬住了他的cu大,这让他很不好受,低头咬住身下人的肩膀,牙齿研磨,舌尖快速地旋转,身下的人似乎渐渐地放弃了对峙,他乘势一贯到底,大开大合地冲撞进去,很久没有做的这么野了,虽然整个过程两个人都并不好过。

结束后,刘晔要起来收拾残局,胡军却阻止了他,拿过浴巾,简单地将两人身上的残留物擦了擦,就将人按下,刘晔躺在一侧等了好久,也不见对方有更多的反应,这跟他以往的经验也不同,相比于以往,对于眼前的大哥,更让他感觉不安。

事实上胡军并不习惯在完事后跟人同床共枕,何况一个让他认为并不安全的人。翻身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那人正垂着眉眼放空状态,他又想起傍晚时分,这人在店里的一角自己包扎伤口,残阳渡在他的脸侧,明暗分明,浓密的睫毛变成金色,缓慢地翼动,一下,两下。。。。

“明天不用跟着我!”

“大哥。。。。”

“你愿意留在阿关那里帮忙,就去吧,我有事自会派人去找你。“

“嗯。。。。谢谢大哥。”

刘晔显然没有意料到这种安排,他自暴自弃地以为会随伺左右,哪里还会有机会回到小店清净地做事。他不可置疑地盯着枕边人的脸,想看出所以然来,最终那人轻微地呼声传来,他也混混然地睡了过去。

黑暗中,胡军睁开眼睛勾起嘴角,越发觉得这人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奇怪,也许简单很多。




TBC

喵~~~~会不会被河蟹掉哦?

我今天三更,有没有表扬啊!好久没有这么勤快过啦!这篇打算写5章,现在看来这两人还谈不上恋爱啊,僵持住了,胡老大还有一堆烂事儿,小叶子还对人各种不信任,看来要拉大锯了。。。

评论(32)
热度(38)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