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孤岛

军烨AU T+

呃。。。。时间长了没写,手生,气氛跑偏了嘤嘤~
6、

他们的车子行驶了没过多久,前前后后便跟上来了几辆车,刘烨惊恐地看窗外,胡军拍拍他手背让他不要担心,是几位老大,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就算胡军想低调处理,这些老大们也不会答应,一个电话惊动一座城,自然而然的事情,今天晚上这几位没看到囫囵的胡军是不可能睡得踏实。

车子在胡宅门口停下,阿忠已经等在那儿,他是这次祭祀回来,下午胡军交待他去办事,才没有跟在身边。他上前打开车门,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一看浑身是血的刘烨,他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怎么回事,明知道最近有鬼,也不带他们!”阿忠走到胡军身边瞟了一眼候在一边的几个保镖说,口气异常严肃。
“带着他们就见不着鬼了,一会儿细说。”胡军说的很轻松,阿忠知道大哥的脾气秉性,该闭嘴的时候他是不会多说话的。

“没事吧?”阿忠扭头问刘烨。

“没。。。。没事!”刘烨没想到阿忠会问他,一见阿忠一脸的愤恨,他不知这情绪是对他还是对这件事情。

“艹!竟然动到你头上了!”阿忠仔细打量了胡军,从齿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用的是我们的货。”胡军狠吸了一口烟说。

“什么?”

胡军偏偏头,几辆车相继泊了下来,阿忠立即噤声,两人眼睛里的寒光让刘烨不寒而栗,胡军似乎有所察觉,搂了一下他的胳膊放开,径直带着阿忠向大门走去。

几位老大也下了车,聚了过来,胡军简单交待了几句就带着他们去大厅,刘烨一看这种场合,识趣地往回走,没走多远就被管家追了回来,说是胡军交待了,让他洗完澡好好休息。

刘烨跟着管家经过大厅时,胡军和几位老大已经坐定,气氛非常不好,听得出来,各个堂口之间的矛盾再次被翻了出来,话里话外的各种挑刺和猜疑接踵而至,胡军低头抽烟,表情凛冽,一抬头和刘烨的目光碰到一起,他微微侧头示意刘烨上去,刘烨会意匆匆地跟着管家上了楼。

胡家的下人跟胡军一样让刘烨捉摸不透,水温、干净的内衣和睡衣都安排的面面俱到,他说声谢谢,管家却在他面前微微颔首表示不必,那种规矩之上的尊贵,让他不禁联想到胡军那不容质疑的强大气场,令人敬畏,除此之外,今晚的事情让刘烨对他多了一些微妙的感觉:君在即安稳!

这个想法跳出来的时候,刘烨掐了掐眉心提醒自己忘掉今晚的事情,这一切跟他无关,明天赶紧回到码头工作要紧,这时手机响了,是关叔,很委婉地告诉他说胡军这边需要人手,他暂时无须回码头帮忙了,他除了答应之外还能多说什么呢,挂了电话,苦笑了一下,转了一大圈,还是回到了原点,今天的事,他仍感到心有余悸,但是胡军真的需要他帮忙吗?

他并不这么认为。

刘烨关了灯,在床的一侧躺下,睁大眼睛空洞地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既然回到原点,等床上的人回来是基本的懂事。可是偏偏脑子里越来越混沌,闭上眼睛就克制不住地想睡去,楼下争争吵吵,再好的隔音效果也枉然,嗡嗡碎碎的声音似催眠般的不间断传来,他闭上眼睛,似睡非睡中梦境光怪陆离。

胡军谈完事情,在楼下的浴室洗完澡上楼进了房间,开了床头灯,俯身一看床上的男孩虽睡着了,却表情扭曲,眼皮跳动,他知道这人发的定不是什么好梦,推了推男孩,轻轻地叫了他的名字,刘烨惊醒了。

“大哥?”

“嗯,睡不好?”

“还。。。还行!”

胡军笑了笑,潮湿温热的胸口贴着刘烨的脊背躺下,手臂环过去将人抱住,吻了吻男孩光裸的肩头,刘烨躺在那里不敢动。

“不想?嗯?”胡军又亲了亲他的肩膀说。

“。。。。不。。。不是!”刘烨翻身过来,犹豫着,胳膊攀上胡军赤裸的脊背,腿缠上了男人的腰。

“不是什么?”刘烨的反应不对,这是惯性使然,动情和习惯性的回应,胡军还是感觉得出来的。

刘烨没有回答,而是去亲吻他的耳垂,舌头灵活地舔进他的耳廓,胡军强忍着被点燃的欲望,按住毛茸茸的脑袋,用力将人扳过来面对着他。

在昏黄的床头灯光下,胡军注视着怀里的人,那双频繁眨动的眼睛里,满是惊慌和不解,胡军都看在眼里,他不得不承认,心动和欲望那么相近又那么不一样。他还是第一次抱着一具年轻诱人的身体而该激动的地方仅仅抬了抬头而已,心里奇痒无比,却并不是一场性事所能解决的。

胡军叹了口气,吻上不安跳动的眼皮,然后是嘴唇。浅浅地研磨,几近品尝似的吮吸,刘烨的身体僵了,惊讶和不安蔓延开来。

“嘘!闭眼!“胡军说着,温暖的手在刘烨的背上来回抚摸,攀附在他身上的手脚渐渐放松下来,很轻松地撬开男孩的齿列,舌头充满侵略性地在湿热的区域探寻,很快搜寻到小心翼翼探上来的舌尖,疯狂追上去,死死地纠缠,终于,胡军听到从男孩嗓子里逃出一声闷哼,然后,一声,一声,细碎而动情。

“这就很对!“一吻过后,胡军端详着男孩红红的脸颊笑着说。

“关叔。。。。他让我以后跟着你!”刘烨犹豫了一会说,此情此景说这个虽不合时宜,可似乎也恰到好处。

“你怎么想?”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忠哥也回来了,大哥身边不缺厉害的人。。。。”

“你不想跟着我?”

“不。。。不。。。我是觉得码头那边需要我帮忙,如果大哥想找我。。。”

“好!”

“什么?

“你想回去就回去吧!”

“。。。谢谢大哥!”

胡军应了一声,关了灯,漆黑中压上正沉思的人,焦躁地扯掉彼此身上薄薄的一层纤维,既然身下的人只愿意相信床上的需求,那就痛快些。

这一夜,余韵过后,胡军没放开过怀里的人,而刘烨很久也没睡的这般安稳。

TBC


评论(28)
热度(38)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