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孤岛

10、

军烨AU  K+

胡老大泡在海里辣么久了,都快成人肉罐头了,lo主才肥来勉强更了,真是很对不住。。。。有点断片了,挺糟糕的。。。PS,最近补了几位大触的文,感觉我这种酱油君好差劲的说。。。



车子猛烈撞击的那一刻,胡筠的头部撞上了左车窗,与此同时,车内右侧和方向盘气囊轰然弹开,砸在他胸口,脑内嗡鸣和左胸腔的闷痛,让他几乎眩晕过去。

失重随之而来!

令胡筠窒息的狭小空间里,灯光如此明亮晃眼,而并不怎么清晰的窗外漆黑无垠,闪电犀利交织劈过,他的周围仅剩下无边的雷声和密集的雨点,不厌其烦。

车子坠进海里,下沉!再下沉!终于,胡筠所在的狭小世界悬浮静止,空寂、漆黑,永无边际。

“艹!这下场真他妈艹蛋!”他仅存的意识在嘲弄自己。

他疲惫不堪,无法动弹,索性就放弃挣扎,并不是不想求生,只是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境地,等救他的人赶来,他也许早就闷死了,而他一心想救于水火的人也许正期待他的这个下场呢,几十分钟前,他是那么咬牙切齿地诅咒他。

于是,你成功了!

可是你没事吧?冷不冷?吓坏了吧?

深海寂寂,无人应答。

 

胡筠恢复些许意识的时候,刺骨的冰凉和疼痛将他整个人裹住,呛了几口海水,他剧烈咳嗽起来,整个呼吸道刺痛无比。被七手八脚拖曳起来的时候,他无比庆幸,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骂了句“艹,爷鬼门关又闯了一回!”

关叔和阿忠相视苦笑,他们本远远跟在胡筠的车后,却一早被胡筠发现,轻易地甩掉了他们。谁知越是担心的事情越是发生了,而且猝不及防,事情发生的太快,等他们听到枪声追上来的时候,就见两辆车子坠入大海的一幕。

胡筠被抬上车后,阿忠走到跪在雨中的刘烨跟前,拎起他的领子拖进另一辆车旁,打开车门将人塞进去,他对这个人想做的与此时的所为恰恰相反。拎在手里的人,如浸透冷水的布偶,了无生气,让他不仅痛恨更是厌恶,对于他们惯于厮杀的人来讲,毁灭这个人,如同碾死一只蝼蚁一般轻易,而阿忠却不敢。

蝼蚁,也有人在用命去呵护,而那个人是他豁出命也要保护的人,他觉得不可理喻,却不容置疑。

阿忠和关叔一路疾驰将胡筠带到地下,大夫已经在升降梯口准备好了抢救器械和推车,他们刚出升降梯,胡筠就被小心翼翼地抬走,阿忠和关叔一刻也不敢走开,两人无声地在门口等着抢救结果,手下的人只好拿来干净的衣物让他们换上,过了一会儿大宁带着嘉玲和魏叔也来了。

刘晔被人从升降梯里拖出来的时候,几个人正忐忑不安地在抢救室门口踱步,正靠在门上抽烟的关叔先看到了他,“抢救中”三个大红字赫然闯进他的眼帘,那双本来死寂的双眼突然生动起来,关叔看在眼里叹了口气,挥挥手让手下将人带走,刘晔僵了僵,眼神又灰暗下来,低下头走开。

大约半个钟头,抢救室的门打开了,大夫说大哥一根肋骨骨折,轻微脑震荡,他吉人天相,并无大碍,人已经醒了,但是需要休息,最好不要太打扰他。

等在门口的人长吁一口气,阿忠却怒气冲冲地推开病房的门,那架势让几位本要迈腿进去的人停在了门口。

 “为什么?”阿忠闯入后首先发难。
“什么为什么?”胡筠刚醒,胸腔疼痛夹杂着呼吸抽痛,对于阿忠的问题,他显得很不耐烦。
“为什么自己送他走,你要带他去哪儿?”
“我需要给你个交代?”
阿忠握紧的拳头咔啪作响。
“我累了,出去!”
阿忠转身一拳打在墙上,关节渗出血来。
“不准动他!”阿忠摔门的一刻,听到胡筠如此说,声音很低,却是不容辩驳的命令。关叔在门口拦住阿忠,让其他人先进去。再三叮嘱他不要意气用事,现在胡筠以及整个帮会需要他,他们是不能再出岔子了。
“关叔,每次跟那小子单独出去就出事,大哥难道就没感觉到不对?”阿忠深吸了一口烟问。
“刘晔是不会害大哥的!”关叔抽着烟望着幽深的天井说。
“你这么肯定?”阿忠靠着墙问。
“你不懂!”
“您懂?!”阿忠坐到门口的椅子上苦笑。
关叔看了他一眼附和着笑了一下,他怎么会不懂,爱过,并一直爱着一个人太久,久到那种情意化成了他现在的样子。
“这么说大哥跟你一样鬼迷心窍了?”
“阿忠,当一个人叫你一声你不畏艰难险阻地要去应他一声的时候,你就理解大哥为什么那么做了!”
“我不会,也永远不想那样!”阿忠摇摇头。

“不说这个了,我们要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办?”关叔拉起阿忠。

暴风雨仍在持续,在黎明之前,关叔安排了黄渤和阿坤将昏迷中的刘春抬上船,这一夜发生的事由不得他们再有侥幸心理,无论前一次刺杀胡筠的真相如何,刘春定然知道他们所不知道的秘密,否则,王家不会大动干戈将证据指向这个人,并急切将他处死,而B市已经不能保证这个人活到真相大白的那天。

大宁和魏叔紧急安排了船只和可靠的大夫,在小港口待发。他们能想到此时能带刘春紧急逃离又能掩人耳目的人,只有今天下午才过来的嘉玲了。
嘉玲听到这个决定的时候,正在胡筠的病床前跟胡筠说话。
“即刻启程?”嘉玲问。
“不能再耽误了,天亮之后,王家若知道他没死,定会来要人。”关叔说。
“好,即刻走,我保证他安全,放心吧!”嘉玲想了想,毅然起身在胡筠的额头吻了一下。

“你呀,又留了个大口红印儿吧?”胡筠有气无力地问。“还有一个人。。。”他握住嘉玲手说。

“你的小朋友?”嘉玲笑着问。

“嗯,你不仅要保证他的安全!”胡筠紧了紧嘉玲的手,没再多说。

“他会好好的!”嘉玲微笑着说。

刘晔被带上船的时候,依然如浸透冷水的布偶,两手空空,浑身颤抖。

发动机响起,漆黑的海面只有他所在的船只,有一盏灯火在风雨中飘摇,犹如一星萤火,前方伸手不见五指,亦如远去的后方,他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依然。
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到什么都没有地方。

TBC


评论(15)
热度(27)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