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孤岛(13)

断片传送门:

1、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af5cc64

2: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af881dc

3: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af9aa03

4: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b0095d6

5: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b0e23d5

6: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b269107

7: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b36fddd

8: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b390cea

9: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b406464

10: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b765d46

11: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b9fa32f

12:http://bujiushizhimiaoma.lofter.com/post/1d0f3140_ba20d7c

军烨AU K+

13、

刘春对道儿上的人行事颇有微词,在他眼里,他们对外强势暴戾,对内森严专横,像冥顽不化的狩猎族群。他们漠视外界的法则,这些法则的守护者们不得不采取绥靖的政策以求大环境的安宁,而这种结果,导致刘春这一类人以奇怪的方式游走于两者之间,且获利匪浅。

他自诩为单纯的生意人,而在双方的眼里,他们这一类人不过是唯利是图的钻营者,没有什么原则和操守,这也是在西区洗盘的时候,他既没有得到警方的庇护,也没被王家砍了脑袋,而是被洗去了可观的生意,也因他特殊的立场,再次以生意人的姿态在王家的地盘活了下来,个中规矩,他早已摸透。

而后来的事情,刘春便不能理解了,他能活下来得益于胡筠,然而,他在此地活得悠游自得却感觉不到胡家的干涉,这太令他不安了,这种不安在后半夜的几位不速之客的来访以后,总算得以终止。

他从睡梦中惊醒,房间赫然出现了两个人,这种场景,对他来讲惊吓不足以言表。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说吧,你们要我做什么?”刘春平复了片刻,从床上起身端起床头的半杯水灌了下去说。

“你倒是聪明人!”阿忠轻笑,看了看坐在桌前的胡筠说,胡筠打量了一眼刘春,面上不着情绪。

“那是当然,胡老大给我一条命,也就是说我欠他一条命,所以,尽管开口,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给你一天的时间,后天一早回西区去,接手那边的生意!”胡筠说着,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我能问为什么吗?”

“人手已经在西区安置好了,所有的材料和生意状况会有人跟你汇报。”胡军对于刘春的一脸愕然终于表现出了不屑一顾:“至于为什么,你不是说还欠我一条命吗?”

这是刘春第一次和胡筠正面交锋,他终于有点理解王家为何频频乱了阵脚,甚至不惜铤而走险搞暗杀。胡筠的寥寥数语,却是不着痕迹地威压下来,对于他这样无力反抗的小人物,除了服从便是努力抗拒阵阵寒意的侵袭,那么,棋手相当的王家,渐渐坐拥B市小半数的财富,却时时顾忌这么个人物的存在,滋生除而后快的念头就很好解释了!

“好,后天会准时到西区接手,我能带人走吗?”

“烨子不能跟你回去!”一个女声从客厅传来,随后,嘉玲端来几杯热茶进来。

“嘉玲姐,你也在啊?你们这些人怎么。。。。”刘春错愕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稳了稳情绪,坚定放话:“烨子必须跟我!”

“烨子?”胡筠皱皱眉问。

“刘烨是吧?那是个人物!”阿忠端起一杯茶玩味地说,胡筠扫了他一眼,他撇撇嘴低头喝茶。

“那我去问烨子,是去是留只要他同意。。。。”刘春眼睛一转,突然大胆起来,说话也有几分笃定。

“不用,我自会问他,就这么定了,我们走!”胡筠不耐烦地说完,大步走出房间,嘉玲挽着胡筠的胳膊跟着离开,在房门口回头朝刘春耸耸肩。

刘春听到大门关上,神经兮兮地跑到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脚步消失才拍拍胸口,跌坐在沙发里直喘大气儿,抓起电话要拨给刘晔,一想到胡筠板着脸说他自会问他,就再也没有勇气拨号了,如果胡筠不许他与刘晔道别,那就太不近人情了,转念一想这都快3点了,刘烨最近有些失眠,这会儿打扰不太好,还是天亮再做打算。

刘晔这一晚睡得很不好,胡筠的到来无疑是今晚失眠的罪魁祸首。计划好整理一下今天的工作,文件打开,却满脑子飘忽着胡筠的种种,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只好无奈地关灯,躺下,闭上眼睛。

刘晔悲哀地发现,黑暗中,清醒的头脑和四肢百骸要比白天敏捷敏感百倍。脑海中不断回放着他和胡筠相处的一幕幕,顽固而不紧不慢。

其实,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而且一大半的时间是在床上赤诚相对,所以对胡筠的了解,似乎他的身体要比他的头脑要深刻得多,此时,身体敏感地记忆着被胡军拥抱在怀的力度,那感觉像似要把他钳进自己身体一样;还有胡筠赤裸的胸膛里传出强有力的心跳,他亲吻上去的时候,嘴唇有灼热的触感;胡筠会在他耳畔低语,每次都会令他颤抖甚至头皮发麻。。。。。

他摸摸嘴唇,那儿似乎还残留着胡筠的烟草味,刘晔不自主地感到耳热,心跳,他翻个身,强迫自己想点其他的。。。。

“我是真喜欢你,没让你感觉到,是我的不对,对不起!“这句话跳出记忆时,刘晔纷纷乱乱的思绪陡然静默下来。

他睁开眼睛,窗外,雨声淅淅沥沥。

他心里莫名地难过起来,眼眶有些濡湿,抱着自己的双肩蜷缩起来,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一个人在身边,他需要拥抱、需要吻和身体的纠缠,他需要胡筠。

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更不清楚这种情绪叫做思念。

他在想念胡筠。

TBC

哈哈哈~~~更新啦~~~吓你们一跳嘿嘿。。。。。


评论(29)
热度(32)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