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孤岛

军烨 AU  K+

14、

刘晔自认为自己是个很坚韧的人,这是多年来独自挣扎生存下来的必要品质之一,所以当他的内心被期期艾艾的陌生感觉侵占的时候,他慌乱了,爬起来,心烦意乱措地求助于刘春。

电话拨通时,他才恍然,当下是凌晨三点多,这个时候无论打给谁,都是要被骂娘的。然而对方却是很清醒,显然,这一晚失眠的人要再算进去一个。

“烨子?胡筠去找你了?”刘春接到电话,劈头就问。

“嗯。。。。你怎么知道?”刘晔很诧异地问。

“他。。。他闯进我家才离开不到一个钟头。。。”刘春苦笑,他以为胡筠已问过刘晔的去留,于是又问“你这么晚打过来是告诉我,你要跟他回B市?”

“什么?”

“也好,西区连警方都懒得看一眼,你在那儿过的十年不容易,不想回去也是常情,胡筠所处的环境再险恶,他也能保你周全,你。。。。”

“哥,你说什么呢?什么西区B市的,我怎么不明白啊?”

“。。。胡筠没问你是跟我走还是跟他走啊?”刘春愣了一会儿问。

“没有啊,晚上我刚到家,他就来了,没。。。没说其他的。。。就。。。就走了。。。”刘晔想到和胡筠见面时发生的事,这才想起自己是打电话求助的,可是现在还没开口就已经窘得不行。

刘春大概猜到胡筠的造访,并不像刘晔表达的这么简单,那孩子在意某件事时才会撒谎,而他不擅长撒谎,总会结结巴巴的欲盖弥彰。他沉默了一会儿,言简意赅地说了胡筠的决定,刘晔听完沉默了很久很久,刘春都以为他在另一端睡着了。

“烨子?”

“哥,你怎么想?”

“我不想欠胡家,更不想提心吊胆地等王家来取我性命,既然胡筠他亲自安排我参与B市的事情,我何不赌一把?”

“赌什么?”

“王家完蛋!亦或者胡家。。。。”刘春戏谑地说。

“哥,你是认真的?胡。。。胡筠。。。他。。”刘晔倒吸一口冷气,他想问胡筠怎么可能会冒险启用刘春,却没敢说下去。

“你喜欢胡筠?”刘春突然问。

刘晔良久的沉默算是个肯定的答案,在刘春看来,这个答案并不令他多感到意外,双方沉默一会儿后,刘春无奈地说:“烨子,你有喜欢的人,我很高兴,但愿他不会让你失望。。。“

“你不是说整个B市快翻天了,为什么要答应趟这个浑水?”刘晔岔开话题。

“我不像你,我时刻提醒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无论西区现在跟谁的姓,我都不甘心就此离开。。。。要不要回去,你自己决定,我想胡筠和我一样,会尊重你的选择。“

刘晔应了一句,对方已经挂断电话,这一夜的事情变得繁复,让他应接不暇,他知道这几个月的安宁生活在胡筠到来的那一刻,已然失衡。听刘春的意思,胡筠定会在天亮以后问他同样的问题。或者,像对待刘春那样,直接告知他所去何处,如果真如后者,也没什么,只要胡筠过来亲口通知他。

刘晔辗转反侧中挨到了天色微明,楼下的阿公已经起来,在廊檐下搬弄竹梯的声音在清晨寂静的胡同里显得格外聒噪,他起来拉开窗户,看见阿公颤巍巍地爬上梯子,翻捡着廊顶青瓦,深秋雨水断断续续,廊顶年久失修,这几天有些漏雨,今天雨停了,阿公便要修葺一下。

刘晔洗了把脸跑下楼,撸起袖子将阿公从梯子上扶下来,自己爬了上去,将拣起的青瓦整齐地摞在一旁,青瓦下的牛毛毡风化腐烂了一块儿,需要铲除腐烂的部分换上新的,阿公递铲子的时候没看准,铲尖儿顺着刘晔的小臂划过去,立即划开了一条不浅的血口子。为了不让阿公担心,他放下袖子,一声没吭继续干活,直到做完,从梯子上下来。

 

 “怎么回事?”一个声音在廊下响起,刘晔当时一个哆嗦,没踩稳失足跌下来。一双手扶住了他的腰身,半抱半托地将他从梯子上扯了下来。

“流了这么多血。。。”胡筠皱着眉头将刘晔的袖子挽起,沉着脸说。

“小声点儿,阿公眼神儿不好,你。。。你怎么这么早来了?”

胡筠还没开口,阿婆走了过来,立即大惊失色地一边埋怨阿公一边心疼地拿出医药箱,刘晔微笑着安慰阿婆,取了棉签蘸了碘伏消毒,胡筠依然紧锁眉头握住刘晔的手腕接过棉签,,消毒、喷洒消炎药、缠上绷带,下手小心翼翼。

“你啊,总是弄伤自己!”

“。。。。我。。我哪有?”胡筠温和的责备语气,让刘晔心里软成一片,说出去的话也有了些许的撒娇意味。

“第一次见你就这幅样子,可怜兮兮的!”

刘晔想起那个傍晚,他们的初次见面,这个人似乎想取他性命,他那时痛恨、无力、自暴自弃,今时今日,他们却隔桌对坐,满心满眼的都是对方。

“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还没什么呢,脸红了啊!”

刘晔赌气似的抽回了手,偏过头假装看窗外的石板道,胡筠却只看他,阿婆端来咸肉粥,笑眯眯地打量着两人。

 “小烨,男朋友打哪儿来?”

一口粥呛在喉口,刘晔面红耳赤地咳嗽起来,胡筠隔着小方桌拍他的背,脸上的关切毫不掩藏,胡诌了几句,哄得阿婆笑呵呵地离开。

“他阿公呐,小烨有男朋友了。。。。”阿婆走到屋外跟门口喝茶的阿公唠叨道。

刘晔听闻,便又是一阵咳嗽,胡筠在小方桌底下捉住了刘晔的手,隔着桌子将眼前男孩的窘态尽收眼底,渐渐有些失神,阳光从窗户洒落下来,打在刘晔的身上,这个一身清澈的男孩红透了脸,黏住了他的目光,他想将他完整占为己有。

“跟我一起回去?”胡筠突然开口问。

刘晔愣了一会儿,整理了一下思路,他一夜没睡,何去何从,已经有自己的打算。

 “我想有我自己的生活,这儿就是,我不想回去,那是你们的世界。。。。如果这儿容不下,我可以去别的地方。。。”他平静地回到道。

“我也想到了。。。。等一切平息了,我还能找到你吗?”胡筠试探着问。

“当然!”

胡筠审视着刘晔的眼睛,有种失控的感觉在滋长,久违的挫败感缠绕着他,他沉重地低下头,任凭疲惫侵袭。

“你放心,我一直都在!”刘晔回握胡筠的手笃定地说,“我厌恶你的世界,可是我也真喜欢你!”后面的话,他只默默地留在心里。

TBC

还有一章完结,说好的5章完结,结果延伸了15章,爱得有多深沉呐(=@__@=)


评论(20)
热度(30)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