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只此一生

这是个作妖和镇妖的故事。

军烨AU K+

4、

胡先生捞着小家伙在众人惊慌注视下去了后院,来到井边打了几桶水,劈头盖脸地将两人身上的黑狗血冲洗得干干净净。这才喘口气,找了间小屋,将小家伙关了进去,央了关先生安排热水,舒舒服服地洗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这才走出来跟关先生说上话,关先生也为进门的冒失感到过意不去,吩咐下人好酒好菜打发这位爷。

没多大工夫,桌子上便陆陆续续上了几个菜一只鸡和一壶酒,热汤上来后,关先生给胡先生盛了一小碗,他接过大口喝完才发现肚子真饿、山里真凉,热汤真合适。突然想起被自己淋湿的小东西还关在小黑屋饿肚子,便让关家下人去把小东西放出来,谁知道,下人们一听,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胡筠只好自己动手把小东西拎了出来。

关家的人挤在一团,手里握着笤帚、扫把、鸡毛掸子,更有甚者抱着水银大镜子,个个如临大敌,小家伙不怕人,对关家人的反应还有点好奇,对着镜子煞有介事地理了几把湿漉漉的头发,就挨着胡先生坐下,一只卤水鸡立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也不管胡先生阻拦,抓起整只鸡就啃了起来。

“胡筠呐,我是请你来抓鬼的嘛,你这么带来一只小鬼算怎么回事?”

“都说了他不是鬼了,你能不能让你家人把手里的家伙什儿都放下!”

“我才不是鬼,我是人。。。你家还欠我4跟手指头!”

“长得是个人样儿,可哪有人喝血的,你不是鬼是什么,还有,我家什么时候欠你4根手指头了,”

“那天晚上我放进瓜篮儿里冰镇吃的,被你们拿走了。。。”

“原来就是你啊,听见没!听见没!这小孩儿他吃人。。。。”关先生算是抓住证据了,神色紧张地冲胡先生嚷道。

“吃人怎么了,他都死了,为什么不能吃?”小家伙振振有词。

“都别吵了!”

胡先生头大了,小家伙看似无害,杀伤力根本不值一提,只是没搞清楚来路,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踏实,再说山里的情况,还需要从小家伙这儿挖点信息,但是,关家的人绝不容许他留这么个嗜血吃人手指头的小东西在家里,他很理解,试问这世上除了他,还有谁能和一个刚从他脸上舔食黑狗血的人同用一个汤碗?还有谁?

“别喝我的汤!!”胡先生从小家伙手里抢过自己的汤碗,小家伙根本不理睬,碗刚放桌上,他又捧了回去刺溜刺溜喝鸡汤,一本满足的样子仿佛在品尝世上最美味的珍馐。

“那你说怎么处理他?说好了啊,我和妖魔不共戴天!”关先生挪了挪椅子远离小家伙。

“那个。。。。我还没想好!”胡先生给自己到了一盅酒,喝了一口说,小家伙看了看他,偷偷地伸手把酒盅拿过来,伸出舌头舔了舔,立即睁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酒壶,胡先生虎着脸,将酒壶挪远了。

老关家的人一听胡先生不知道怎么处置小家伙,立即来了精神纷纷嘀嘀咕咕献策:

“听说鬼都怕火,我去准备柴火!”

“不对,听说下油锅炸才带劲呢!”

“土鳖了吧,应该放在太阳底下晒,念经让他烟消云散,连鬼都做不成。。。”

“。。。。”

声音嘁嘁喳喳,小家伙竖着耳朵听得胆颤心惊,胡先生觉得这屋子是越来越冷了,众人也无意识地搓搓手,一抬手发现小家伙本来湿漉漉的衣服结了冰碴子,一想坏了,不管他是不是鬼,这阴气也是足够重的,还是别把他给惹急了,赶紧打住关家人的议论。

“哎哎!都别说了,没看吓着他了吗?我还要他帮我查山里情况呢,都别闲操心了!”

“胡筠,你不是认真的吧?我不同意留他!”关先生生气了,他家那位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屋外的动静也听了个七七八八。

“我们也不懂,胡先生觉得这么做合适,就随他吧,山里的情况还是摸清楚才知道下一步的打算,都别添乱了,散了吧!”关先生的那位爷发话了。

“嗯,是啊,这个山里的情况很复杂,他是最合适的帮手了,你们放心,我绝对看好他,不会给你们添麻烦!”胡筠赶紧接话。

关先生起身指着他家那位和胡筠骂了句‘神经’之后拂袖离席,他家那位紧跟上去,老关家的人彻底绝望了,畏畏缩缩地跟着主子四散了去。

“打什么鬼主意呢?”人都走光了,只剩下胡先生和小家伙,胡先生喝着闷酒,小家伙也不吃了,撑着下巴,滴溜溜地转着大眼睛想事情,一看就没什么好主意。

“你要捉我很久吗?”

“什么意思?”

“我今天回去,明天你再捉我回来行不行?”

“想都别想,老实呆着!”

“哦!可是,我好冷,衣服被你打湿了。。。我回家晒衣服去!”

“这大晚上的,晒什么晒?”

“也对,可我真冷啊。。。。”

冷,倒是真的,这会儿屋子里寒气还未散尽,他也哆嗦了几下,喝了几杯酒才感到好点,也不知道是怜悯心作祟还是纯属无聊,他给小家伙也倒了一杯推过去。

“给我的?”

“昂!”

小家伙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咂咂嘴后满足地喝光了,又伸出酒盅讨要,胡先生这会儿也烦着,没心情给他倒酒,就把酒壶推了过去,小家伙接到酒壶,直接就着壶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吓得胡筠目瞪口呆,还没见人把酒当茶喝呢!

抢回来的时候,半壶已经下去了,小家伙苍白的脸红呼呼地,笑嘻嘻地直呼‘好酒’,‘不醉不归!’“兄台随意,我先干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文绉绉的还有几分豪气,胡先生好奇起来。

“你之前说的大先生是谁?”

“连大先生都不知道,你们人类真愚蠢!”小家伙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你不是说,你也是人吗?”

“我当然是人了,可我跟你们不一样啊,这都看不出来嘛,哼!”小家伙没站稳,一下子歪在胡先生身上,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哎呀,你这湿乎乎都蹭我身上了,赶紧起来,我给你换身儿衣服!所以大先生到底是谁?”

“他是这里的山神啊,连山神都不知道。。。。”

“山神?那山里这么乱,他怎么不管?”

“好冷啊,我不要穿湿衣服。。。。”

“哎呀,别脱了,这是人家客厅。。。”

小家伙迷迷糊糊地甩了衣服,也许蹭到了点暖意,整个变成了光溜溜凉丝丝的膏药贴,胡先生怎么扯都没能把人从身上撕扯下来,大囧中只好抱着人躲进客房,费了好大工夫才半强迫半哄骗地把小家伙扔进被子里,留下胡先生自己靠在太师椅里直抹冷汗。又想起‘大先生的事情’反反复复问了几句,小家伙烦躁地皱着眉嗯哼两下翻过身不动弹了,胡先生只好作罢。

“这特么不是抓回一只小鬼,是请回一个小祖宗!”胡先生哀叹。

TBC

状态回来了,我灰常喜欢写小小的椰子和暖暖的他师哥。。。。

评论(25)
热度(31)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