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只此一生

军烨AU  K+

这个坑又放断片儿了,这次两更,大约还有两章的样子就完结啦~

9、

胡先生将小家伙藏在身后敲开了关家大门,门一打开,小家伙就闪了出来,大大咧咧地走到众人面前。大家看到胡先生都很开心,可一看掠走他们家整个厨房好吃的小强盗也跟回来了,后悔开门也晚了。小家伙熟门熟路地去厨房找吃的,他又饿又累,跟胡先生胡搅蛮缠了一路,后来的大半路程是他勾着胡先生的裤腰带拖回来的。

胡先生看着小家伙的背影叹了叹气,低头心事重重地往客厅走,与急急忙忙赶过来的关先生撞了个满怀。

“胡筠?”关先生个头儿比胡先生差了一大截,这一撞,一个趔趄坐地上,正要发火儿,一看是胡先生顿时舒了一口气:“你可算回来了,担心死了,今天山里出大事儿了知道吗?你再不回来,我们就要去找你了,你没事儿吧?”

“幸好烨子救了我,不然我早就被妖怪吃到肚子里连渣儿都不剩了!”胡先生扶起关先生向客厅走去。

“烨子?谁是烨子?”

胡先生正要解释,厨房里传来一阵锅碗瓢勺儿凌乱碰撞的声音,夹杂着几个人大惊小怪的尖叫,关先生看了胡先生一眼,心情很是复杂。

“你还给他取了个名字?”

“不是,他本来就这名儿,其实,我和他好像之前。。。。可能是上辈子,也可能是上上辈子就认识。”胡先生想了想他和烨子之间模糊的渊源,没办法跟人解释清楚就先打住了话头。

关先生跟胡先生朋友多年,对他的处事很认可,胡先生满腹心事的样子,让他意识到那个叫烨子的小鬼对于胡先生来讲,并像以往抓住的小鬼那么简单,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胡先生提起一个人来这么心酸和无奈。

“你们以前就认识?”两人不知不觉到了客厅,关先生给胡先生倒了一杯热茶。

“可能吧?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提到那个梦吧?”

“记得,怎么,胸口又疼了?”

“还是疼,但是已经好很多了,我要说的是,这么些年了我一直在荒原上兜圈子,那个人的脸也从来没看清过,可这次来你这儿以后,梦改变了很多,有个小师弟一直出现,冲着我笑,叫我师哥,这些零零星星的梦,又不像梦更像是记忆。。。”胡先生握着茶盅的手有点颤抖了,他需要跟人说这两天的困惑,除了关先生,没有更合适的人了。

 “师哥——”小家伙找到吃的回到院子里发现胡先生不见了,就含了满嘴食物,含糊不清地在廊下叫胡先生,胡先生咳嗽了一声算是应了,小家伙循着声音,一边啃着手里的熟肉,一边踢踢踏踏地找了过来。

 “又吓人家了?”

 “是他们胆儿小!”

“我把你的衣服弄脏了!”小家伙抬起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儿,呆会儿咱换干净的啊!” 胡先生伸手将小家伙的袖子挽起来,他的衣服大了,袖子盖了手,肉汁染得乱七八糟。

这旁若无人的气场,关先生突然明白了点儿什么,疑惑渐渐变成了担忧:“那个烨子是吧,饿坏了吧,我叫人给你准备吃的好吧?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小家伙感到怀疑,他看了看胡先生以示求证,胡先生点点头,他才满脸期待地笑了,关先生叫来老管家带着小家伙去偏房吃东西,他好接着跟胡先生说事儿。

“你是说,那个小师弟就是他?鬼魅这东西对人做点手脚很容易吧?”

“相信我,烨子没对我做过什么,直觉告诉我他一直在等我,不知道等了多久,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你是说雪地里没看清脸的人就是这个小东西,那不对啊,他并不认识你对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投胎做了人,他还是个鬼魂?”

“我也想知道,烨子他是有灵体的魂儿,好像记忆不在了,也没有多少人类的情绪,天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关先生沉默了一会儿,单凭寥寥几句话,他不能判断胡先生所讲是真是假,就感到小家伙蛮可怜,好像之前对他的偏见有点过分了。

“这个咱们以后再说,差点忘了正事了,说一下山里的情况吧?今天怎么回事?”关先生想到今天看到的恐怖景象,他更想知道胡先生今天经历了什么。

胡先生讲了一下经过,关家的人听得惊心动魄,其实无需他细说,今天山里的瘴气遮盖了天,关家也看到了,只是不知道瘴气之下都是拿命的鬼怪。

“这个地方不适合人住了,你们搬回城里吧!”到了这个时候,胡先生想到的也只有让关家的人赶紧搬走为上,至于他,却不在搬走的计划内。

“这个我们也有打算,他已经回城里安排了,明天我们就走,小东西你也带着?”

 “什么小东西小东西的,他有名儿!你们先走,我留下!”小家伙吃完了东西,打着饱嗝过来了,胡先生擦了擦他油乎乎的嘴角对关先生说。

他本以为会招来关先生一顿臭骂,可是,关先生只是冷静地看着他想了好一会儿才说:“先不要那么早下结论,你好好想想,明天一早有车来接我们,我希望你跟我们走,以后日子还长,你带着他也不是不可以!”

这两天内发生这么多事情,完全超乎胡先生的经验,脑子全乱了,只有一点他很明确,他是不会跟小家伙再走散了。

“我会好好考虑的。”

“今天就这样吧,你们先回去休息,明天我叫你。”

“烨子,吃饱了吗?”胡先生摸摸小家伙的脑袋问。

“嗯,你不吃吗?”

“我不饿,走吧。。。”

“师哥,你不高兴?!”

“嗯,有点儿!”

关先生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满腹忧虑,这只小鬼和他的好朋友有着前尘往生的纠葛,这惊悚程度不亚于瘴气弊天的怪象,可是,这不知年月的分离与忘却,还能给他们留下什么呢?

TBC

10、

胡先生领着小家伙回到房间,看他脏的实在是不能凑合睡下,只好选了些干净的衣物带着他去浴室洗澡。小家伙第一次进浴室,对那一大池热气腾腾的热水深感兴趣,没等胡先生开口,他自己褪掉衣服就跳进热水池子里,眯缝着眼睛长叹舒服。

“多久没洗澡了?”胡先生脱了衣服笑着坐进热水池。

“以前天天洗,后来老妖醒了,山里水大的瀑布和小溪慢慢都被他们占了,我们就剩下一条特别小的溪流,留着喝水用的,槐树爷爷说,山里其他的溪水已经开始变黑了,以后连水都喝不上了,还洗什么澡?!”

“你想不想让山里恢复原样儿?”

“想啊,可是只有大先生可以,他现在把自己封在月华亭,谁都叫不醒啊?”

“那如果我们想办法叫醒他呢?”

“什么办法?”

“你不是说只有阿桐可以叫醒他吗?所以我们要找到阿桐!”

“可是我们把山里翻遍了没找到他啊!”

“会不会老妖把他吃了?”

“不可能,是阿桐先没了,大先生才封在月华亭,没有了大先生,老妖才醒了,懂吗?”

“哦,明天带我去看大先生,行吗?”

“好啊,现在我要你给我洗澡!”小家伙话锋一转,水嫩嫩光溜溜的身体就漂到胡先生面前,他还没平复好呼吸,小家伙就勾着他的脖子贴过来了。

“你。。。你不是自己会洗吗?”胡先生的呼吸有点不稳了。

“不懂了吧,人类不都是这样的吗,两个人一起聊着天儿相互抱着洗!”

“你在哪儿看到澡是这么洗的!”胡先生掰开小家伙的手,感到受到了惊吓。

“关先生和他家那个先生就是这么洗的啊!还有山下有钱人家的主人都是这么洗的。。。”小家伙说得有理有据。

“烨子,听我说啊,第一,偷看人洗澡是不对的;第二,澡不是那么洗的,至于你看到的那种洗法儿,那是。。。那是特别亲密的人才能那么洗的。。。”

“你就是我最亲密的人呐,快给我洗澡!”小家伙想了想,非常开心地下了结论,胡先生这会儿百口难辩,想着明天该怎样跟关家主子商量一下举止得当的问题,毕竟,小家伙还小,有些行为还是不要乱学。

小家伙其实只是对人类的一些做法感到好奇,当他发现胡先生粗手粗脚的忙活,这跟他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啊,就异常嫌弃地推开胡先生自己洗了。或是水温太舒服,又或是一天元气大伤累着了,他没过多久就靠着胡先生昏昏欲睡了。

“烨子,醒醒,我们回房间睡!”胡先生轻轻晃了晃小家伙。

“师哥——”小家伙转过身,鼻尖凑在胡先生嘴唇上蹭了两下,又黏黏糊糊地说:“师哥,我想吸你的阳气。。。。”

“你今天不是已经吸过了吗?”这太考验定力了,胡先生这会儿不但呼吸紊乱,连心脏都跳得咚咚响。场面失控前,他将小家伙抱出浴池,手忙脚乱地给他裹上衣服。

“可我还想。。。。”小家伙啄了一下他的嘴唇,他本能地粘上去不轻不重地研磨了几下小家伙的嘴唇。

 胡先生的嘴唇离开的时候,小家伙眯着眼睛显得很不开心。

“别看我啊,我想给的可不仅仅是阳气那么简单!”

“。。。。。什么我都可以要!”

胡先生平生没被什么勾过魂儿,他确定这次是真要被拿住魂儿了!

经历一番挣扎后,胡先生清醒地将小家伙塞进被窝,他不禁对自己的毅力刮目相看。

可是,紧接着对于同床而眠,胡先生真的不敢相信自己了。他自觉找了被褥要去外间的塌上凑合一宿,走到房门口的时候,本来睡的迷迷糊糊的小家伙突然叫住了他。

“师哥,你不会丢下我自己走了吧?”

“不会!”

“那你哪儿也不许去!”小家伙往床的一边让了让,掀开被子,拍拍空空的一边,见他还在犹豫,很不高兴地说:“我快困死了,我要你陪我睡觉!”

“这。。。。”胡先生语结,这话听起来别扭极了。

一天的惊吓和疲惫很快让两人陷入睡眠,睡意将胡先生整个意识占据的时候,他用下巴蹭了蹭小家伙的头顶,味道和呼吸频率如此熟悉,仿佛他们这样相依而眠是很久以前、又是久违了的习惯。

昏昏然中,他又回到了冰雪连天的年月。

天寒地冻,北风卷过,百草枯折。

胡将军带着最后的人马逃至河边,冰冻三尺,长河滞留。河对岸也许就是天子,也许那儿就有他们的旧友和昔日的同僚,但是将军誓死不愿过河,留下的人也愿背水一战。铁骑践踏后的山山水水依然是他们的故乡,既然如此,同生共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只有一个人,胡将军必须让他活下去,而那个人却不能弃他而去。

“烨子,听话,过河!”胡将军勒住马头沉着脸说。

不愿过河的就是他的小师弟,他们所带的药品已用尽,而小师弟的刀伤已经恶化,这几天高烧不断,他焦急地翻找任何一个有人烟的地方,找大夫,找药材,然而一无所获,小师弟的病情一天天在加重,晚上撤离时,从马背上掉下来,他才不得不带着他同骑一匹马,今天到了河边,勒令一些老弱病残过河时,就想把小师弟托付给一位老者。

“我不能离开你!”

“过去找个大夫看病,等我等突围,就过河迎你回来!”胡将军搂着发抖的小师弟说,他知道这种可能也许今生是没有了,但是留点希望还是好的。

“师哥,我不傻,过了河,你可再也见不到我啦!”小师弟潮红的脸露出了一丝虚弱的笑容。

胡将军不语,小师弟说的是事实。自打带他出来,两人战场上同仇敌忾,私下里情谊深厚,一起流血,一起坚守最后防线,谁都知道,这种年月,一旦离别,恐怕就是永别了。

曾经相互承诺:‘毋战死即相守,绝不生离别!’可是,当生死抉择时,胡将军只愿给小师弟留得一线生机。

“那好,咱不过河,但是你现在必须离开,避开这场恶战,结束后我会找你!”将军下马小心地将小师弟绑紧,以防他颠下马。

“不行!”小师弟要解开绳子。

“烨子,相信我!”胡将军看了小师弟几眼,狠刺马腿,马受惊狂奔出去,暴雪纷乱很快将一人一马吞噬,只余天际空空如也。

天色暗下,战马嘶吼,双方短兵相接,锋利的杀戮在冰天雪地里肆意,白雪皑皑的天地,化作一片乖戾的血红,长河亦化作红流。。。

。。。。。

“师哥——”胡先生在噩梦中挣扎动静太大,小家伙被吵醒,烦躁地推了推他。

“别推了!”胡先生蜷起身子平复疼痛。

“你又做梦了?”

“嗯,烨子,你记得我吗?”胡先生忍着痛看着小家伙突然问,令他失望的是,小家伙只是眨眨眼睛摇摇头。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不记得我呢?”

“大先生说我在等一个人回来找我,叫我的名字,我应了,他就是那个人了,师哥,是你吗?”小家伙难得地认真。

“是我!”胡先生心酸地摸摸小家伙的头。

两人自此无话,晨光熹微里,相互对望了很久,小家伙打着呵欠依了过来继续睡熟,胡先生则睁着眼睛直到天大亮。

TBC

不喜翻写不开心的~一个立誓有朝一日靠段子吃饭的人怎能写不嗨森的东西呢~自砸招牌呐~


评论(12)
热度(28)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