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春至


军烨AU K+

这是一个关于失忆的故事,手机敲着玩的,没什么规划,又是一个大纲文~关于我的坑,年前是没时间填了,阿喵在三次元只剩下半条命,满脑子都是烂事儿,完全转不过来~



刘烨到达房子门口时,雪絮絮而落,小楼的烟囱飘起缕缕青烟,飘飘袅袅混杂在无声的雪天里,让这不堪的寒冷有了些许暖意,他觉得有意思,什么条件了还有人在屋里烧炕?这前主人非顽固即矫情一主儿!

前主人是对应他自己而言的,在他按照刘征给的定位一路开车出了城,那路程变得有些熟悉,位置到达,他眼前的小楼便是又一个熟悉的所在,既然如此,他没有理由不买下它了,就暗自让现房主做了古。

他从国外回来不久,在外十五年,所得不虚,近几年的压力让他身体渐渐不支,家里说:“既然国内有项目就争取回来过吧,我们照顾你!”

于是,他没再坚持,申请通过就回来了,考虑到自己工作的没日没夜疯狂程度和近六年的顽固失眠,他是不忍心让家里整天担心了,就提前托刘征在国内给他找一处清净的房子,今天,他便是来看房子和房主谈价的,只是没想到这小房子竟是他熟悉的小屋,他不禁有些期许:也许开门的也是熟悉的那个人呢!

如他所愿,开门的确实是他熟悉的人,那人穿着浅灰色的毛衫和灰色的运动长裤光着脚,在门里跟他说话,他脑子嗡鸣,只见门里的人嘴巴一张一合,什么也听不到了。

“你好点了吗?”房主很和气地问他。

“没事儿,真冷……呵呵,脑子都冻住了!”

刘烨能正常说话的时候,发现已经被房主拉到壁炉旁,新填进去的木材在炉子里正噼啪作响,火很旺,松木味道发散开来干燥而温暖,和记忆中那人的味道极其相似,这让他恍惚又有些沉溺,毕竟十五年是不短的岁月,他以为所有的是是非非都变得淡漠到忘记,事实上并非如此。

“请问你来这儿是找人还是?”房主见刘烨失神地看着炉火,咳嗽了一下很客气地问。

这种客气让刘烨的心实实在在的揪了一把,也让他的神智在恍恍惚惚的回忆呼啸而来之前恢复了清明。

“人有什么好找的,就是找到了他也不认得我,我是来看房子的!”刘烨生气,他认为他有一万个理由不高兴。

“哦,你就是刘征那家伙说的买主吧?我胡军,你好你好,你叫刘烨对吧?”房主热情地伸出手。

刘烨却没有伸手,胡军尴尬地笑了笑缩回了手,岔开话题带着刘烨看房子。

他刘烨再怎么会察言观色隐忍乐观也不会在这个人面前表现分毫,这是他的宿命,对于胡军卖力的讲解,他早已神游九霄云外,一字也听不进去!

“那个,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走到楼上卧室门口时,胡军堵住了刘烨的去路,很小心地又补了一句:“你刚才不是说,人找到了也不认得你,是说我吗?”刘烨推了推他,不承认也不否认。

胡军不但没有后退而是更靠近了他,那周身的暖和熟悉的味道一股脑儿的杀进刘烨的感官,太近了,他看了胡军一眼,只是一眼就够了,他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越快越好。“我赶时间,看完就得走!”

“我们认识!对吗?”

他们岂止是认识,若不是一场意外,若不是刘晔渐渐长大明白了很多道理,他以为他们才是门里那张床上睡到头发发白的一对。

十几年前,也如今天一样大雪,夜幕降临,他在冰封的湖面上嚎啕大哭,十五岁的男孩放声大哭的理由不多,为孤独为寂寞为独自在外恋家而不得归的无力,公园里的树木披着厚厚的积雪,对于他的委屈和伤心只有寂寂无言,凛冽的寒风吹过,他便和这些树木一样结了冰披了雪,连嗓音也喑哑了,他想,就这么冻在这儿算啦,这样就再也不用硬撑着了!

那天晚上,当他满脸的冰渣子被一双温暖的手捂化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是有个小女孩在冻死前看到了亲爱的奶奶吗?他以为自己一定是冻死了没跑儿!

其实并不是!

他只是在冻伤前被胡军捡走了而已,他哭抽抽的样子让那人莫名其妙的笑了,捏捏他的脸,取下自己的围巾绕在他脖子上,又将他冻成冰块的手塞进自己的手套里!

“冻哭了?”
“再哭会儿?”
“家在哪儿,送你回去!”
“不想回去?那我拐走啦!”

刘晔只顾抽抽着鼻涕摇头点头,泪汪汪的大眼睛在那人眼里似乎在回答他所有的问题。

刘烨后来才知道,胡军是个心口绝对一致的人,他说的拐走并不是玩笑,是真的拐走了他,不仅把他拐回了家还拐到一个被窝。

那年冬天真是冷,整整冬三月,一天一地的雪!刘烨在胡军的臂弯里冬眠了整整三月,连在学校里上课,他的周身还洋溢着那人的暖,他就软绵绵地在胡军的温暖里笑得像个小傻子。

胡军牵着这个小傻子哼着歌儿,雪地里两双脚印从空寂寒冷的小路绵延至他们温暖的家,刘晔以为他的世界有胡军就足以无敌,也自信地以为他们的世界仅有彼此足矣。

直到有天晚上他等了很晚,等回来的人却不是胡军时,他还懵里懵懂地问:“我哥呢?”

来人是刘征,这么晚神色这么慌张的情况下,能有什么好事?

“胡军儿出事了,你不能去看他!”

刘征说有人向胡军任职的大学校方检举他和中学生有不正当关系,刘烨那时未成年,这事儿闹大判下来胡军声名狼藉不说,进去的可能性最大。而胡军对此只是稍微沉默后就提出离职,那天又是个糟糕的雪天,他开车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也因此在医院里整整抢救了半个月,刘烨远远地看着他的家人和前女友抱做一团哭声悲戚,胡军是他们的,他只有远远看着。

刘烨转身跑进雪里,抱住自己号啕大哭,冷风吹过,结了一脸冰渣,他那时想:“快醒来吧,醒来,你就是我的了!”

半个月后,胡军醒了。

刘征答应带刘烨去看胡军,去之前,刘征忧心忡忡地对他说:“胡军忘记了很多事和人,他甚至不认得他妈……”

“他不会不认得我的!”

“如果他不记得你,你就走吧,对你们两个都好!”

刘烨沉默,刘征当他应下了!

来到胡军的病床前,刘烨看到好好的人满身插着管子,止不住地泪如雨下,心疼!满心满身都替他疼的厉害!

“谁家的孩子,小哭包儿…”

“哥,你……你疼吗?”

“疼,真特么疼,我说刘征,谁家的孩子,我怎么没见过,真招人疼…”

“行了,都这样了,还没正经,好好歇着吧,我带孩子出去洗洗脸!”

“唉!唉!别走啊……”

刘烨是被拖走的,他从那时开始知道,维系两个人爱情的东西只有记忆,没有了记忆,他们的爱情死了!

“哥,你疼吗?”这是他们关系里的最后一句话,回答的人和问的人都痛彻心扉!
TBC

评论(24)
热度(48)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