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小刘老板的侦探梦

哈喽啊!我粗线啦!嗨不嗨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是个梗!

军烨AU


话说小刘老板的咖啡馆是祖传的,虽是蝇头小店,但是有腔调,从豆子挑选研磨到冲进杯里加奶落糖都有上个世纪的风味,老主顾不少。

自从小刘老板他爹活生生地把一腔侦探梦的小刘薅回家继承家业以后,店里老主顾家里的大小伙子和姑娘们也往这儿泡,所以生意自是好得没话说。

生意好有什么用?小刘老板还是要做侦探梦!有位前辈说的好,做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上餐桌,你那鸡鸣狗盗的勾当砸我老刘家招牌!”这天刘老爷子又看小刘不顺眼了,操起鸡毛掸子追了他半条街,追累了两人大眼瞪小眼当街理论了起来,愣是造成了不小的交通堵塞。

“老爷子,我告诉您,侮辱我可以,不能侮辱我们这个行当,我祖师爷可是大名鼎鼎的福尔摩斯,算了,跟您说了您也听不懂,您那眼界儿就那破咖啡馆儿,出过这条街吗你?”

老爷子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被自个儿亲儿子这么一奚落,差点没被气得脑溢血,哆嗦着脱下鞋子就扔了过去,小刘多机灵啊,一歪头没砸着,大头鞋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按了半天喇叭的一辆豪车的挡风玻璃上。

“老爷子,您啊,摊大事儿了,这车且贵者呢!”小刘不知道是心大还是没把自个儿亲爹当亲爹,竟然幸灾乐祸地咧着嘴看着车主下车先起了哄。

车主下车那气场可谓气宇轩昂,一脸人神勿近的样子,小刘不笑了,咽了咽口水跟他爹对视了一眼。

“内什么……没……没砸坏!”小刘像模像样地看了看挡风玻璃对着车主呲牙一笑说,车主黑着脸不理他,转而将引擎盖上的鞋拿下来递给了刘老爷子。

刘老爷子道了谢,有点不好意思地穿上鞋子说:“先生真是对不住,小子不争气,见笑了!”

“…切~是您鞋飞出去,有我什么事儿?”小刘不服气嘟囔,他爹老脸挂不住,抄起鸡毛掸子就打,这完全意料之外,小刘来不及躲,下意识闭起眼睛受打,一秒过去了,皮肉没疼没痒,睁开一只眼睛一看,鸡毛掸子落在了黑脸车主手里,哇!英雄,受小弟一拜!

当时小刘真是这么想的,可是黑脸车主一开口,他决定给此人十万个鄙视!

“老爷子,这打呀,是不管用的,您让他跟着他那福尔摩斯祖师爷喝西北风三两年,他自是乖乖听您话了!”

“可不就是吗?念完大学好好祖传家业不管,去搞什么侦探所,邪魔歪道不说,连他自己都养不活!先生,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小店就在前面,喝杯咖啡去?”刘老爷子算是遇到知音,唠唠叨叨地请黑脸车主去自家店里坐坐。

“什么邪魔外道?我们是正义好吗!?社会多假象啊,人心多虚伪啊,真相多可贵啊……”小刘反驳他爹和黑脸车主。

“你小小年纪知道社会人心什么样儿?”黑脸车主并未打算去他家店里喝咖啡,而是钻进车里要走,听到小刘嘟囔,落下车窗问他,语气完全一副戏谑的样子,这让小刘很恼火。

“就是……假,越揭露越丑恶!”小刘忍了忍火气。

“是嘛?”黑脸车主戴上墨镜笑了,很不屑地那种,然后冲刘老爷子点点头,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小刘内心很崩溃!

连路人甲都挤兑他!还看不起他的行当,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没等他瞪着车屁股发泄完不愤,他就被他爹拎住耳朵拖回店里!

鉴于他侦探心不死,店里上坐也分时段,小刘他爹大发慈悲每天给他四个小时的侦探时间让他做梦去,于是他和二狗子的侦探事务所(业余),成立了!


成立头几个月愣是连只耗子都没上过门!后来业务倒是有,都是找猫寻狗的零碎事儿!最大的案子就是正房委托找小三儿外带撕小三儿!正当他和二狗子对职业产生怀疑的时候,他们接了个大单!

资料是快递寄过来的,非常简单粗暴的信息:胡军儿,商界大亨$&#%,连经常出没的娱乐场所和常去餐厅都提供了!要的结果不明了,只要求跟踪此人,并拍下相关照片。

二狗子分析这大概是商界竞争对手要弄死胡军儿,或媳妇儿要抓小三儿!

小刘对着商界大佬的照片左看右看觉得此人面熟啊!突然灵光一现:卧槽!这不是那黑脸车主吗?看看,苍天绕过谁?这次不重塑你三观,哥跟你姓!


……………………………………………………………………………

有没有人写呀?我真的是忙秀掉了,好玩的脑洞也快没有啦!我圈儿冷了又冷,没文看好忧桑!




评论(17)
热度(34)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