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当英雄遭遇熊孩子


军烨AU K+

无厘头!无厘头!无厘头!

5、

现场在一栋居民楼里,他刚从电梯里出来,浓烈的气味儿便熏得他透不过气来,9月暑热依旧,气味儿到这个地步,他不禁暗暗为左邻右舍叫苦。

戴上卫生手套和口罩进了现场,撞进眼帘的是已经肿胀变形的被害者,表面血肉上虫子络绎不绝,和老陈交流几句后,各自在房间找有价值的物证。

本打算常规检验完毕后就带走尸体回去做进一步的尸检,可是被害者本身残破不堪,加上房间凌乱,到处血迹斑斑,这个第一现场有些复杂,大家都谨慎异常,临时决定暂时不移动被害者,在此做进一步核查,任何蛛丝马迹都值得推敲,这么一忙下来,就没人记得时间了。

忙归忙,可是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来来回回掏出手机再三确认是不是静音了,并没有!小失望!

同事们的手机响了,他竖起耳朵听,跟自己并没有毛线关系,小失望!

“我说胡队,被媳妇儿打入冷宫了?”一不怕死的同事终于忍不了了来了这么句,本来鸦雀无声的案发现场顿时‘轰的’炸了锅。

“谁他妈被打入冷宫了,最后重申:小烨子就一小朋友,跟我胡搅蛮缠惯了,媳妇儿什么的,别听他胡说八道!明白?”

“这套说辞足够把你打入广寒宫的了!“老陈推推眼镜不紧不慢地说,一群人忙不迭地是啊是啊附和,案发现场这么热闹还真特么新鲜。

“一天没动静,可不是好现象啊胡队!”

“对啊,怕是被捡走咯!开学了,俊男靓女一扎堆儿,眼都花了,哪还记得家里的老男人?“

此话一出,现场乱了套,各种推测跟真的似的,都够写本狗血推理言情小说了,他就不明白了,这群人平时挺特么严谨的,来了个小烨子,怎么就个八卦起来没完没了?结论是:这群人的双商在掉线和上线之间只差一个小烨子。

“有完没完?都给我闭嘴!”他板着脸发威了,现场秩序才稍稍得以正常。

这世上能捡走那孩子的只有他,这点信心他还是有的。

让他不淡定的是:早上的计划就这么被毁之于无形,没劲透了!一天没被问东问西,也没有通过骚扰其他同事而定位他的行踪,太清净了,都有点儿不适应了。

难道真跟同学玩儿疯了,忘了他这么个大活人?不会吧?

他一直觉得孩子对他的亲密真真假假拎不清,也权当小孩儿跟他闹着玩儿,懒得细究,但是‘被遗忘‘这三个字在脑海里冒出来的时候,着实让他的内心小凄凉了一把。

坚持到晚上8点,开始清场,搬的时候,才发现裹尸袋根本不好用,只好打电话给队里要专用的器材,留了几个人看守现场,其他人下楼透气。

“胡队,你媳妇儿我给你捡回来啦!“透气回来,刚出电梯就见送器材的同事在门口一副幸灾乐祸的欠揍样儿。

“哪儿捡的?”

“大队门口,真够可以的,身上毛钱没有,手机也没带,在大队门口跟一的哥哭穷耍赖,人的哥不容易,你这媳妇儿教育真有问题……”

“人呢?“他听不下去了,打断话茬儿。

“在那头儿吐着呢,不让他上来,他偏要上来找你算账,一进来就吐了。“

在走廊尽头,他看到个跪在垃圾桶旁吐得正起劲儿的小孩儿,过去蹲下轻轻拍小孩儿的背,看他吐得差不多了,就轻轻一捞抱起来就走,小孩儿整个人软趴趴地挂在肩头像根了面条儿。

刚在长椅上坐下来,收工的同事们抬着七零八碎的东西下来,那味道飘了过来,小孩儿顿时趴在他腿上又大吐特吐起来,手抚摸在孩子的背上,沁了一层汗的背部因为难受抽抽着,他隐隐地心疼了。

老陈提着几瓶水过来,拧开一瓶递给他。他扶着孩子的下巴灌了几口清水,小孩儿舒服多了,趴在他腿上直喘气儿。

忙了一天也累了,老陈就挨着他坐下,两人开始不紧不慢地分析案子,搭档多年,想法默契的很,三句两句就有了点眉目,两人得意地碰了碰手里的水瓶,他刚仰起头喝了一口,趴在腿上安静了一阵儿的小孩有气无力地爬起来,一手勾着他脖子,一手搭在老陈手腕上,泪眼婆娑地看着身边的老陈。

“吐得这么厉害,好点儿没?“老陈愣了一下,微笑着问了句孩子。

“我有了,他的!“

老陈一口水呛得差点没把肺给咳出来,他更是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幸亏是晚上,他脸上凉一阵儿热一阵儿,汗,稀里哗啦的湿透了衬衣。

“胡狗哨儿,你媳妇儿狠,再见!”老陈何等人也,这明晃晃的圈地加轰人滚蛋的行为,再看不出来就真瞎了,抹了一额头汗,举了个大拇指走了。

“小烨子,你。。。。你。。。。“他指着小孩儿,气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明白。

小烨子捉住他的手指头很无辜地等着他说下面的话,他看着孩子苍白的脸,汗湿的额头,剩下的话不自觉地统统咽回肚子里。

“回家,你的事儿,咱还没开始算呢!“小孩儿也变脸了,声音虽弱,语气可是强硬得很呢!

他心一紧,莫名其妙!他能有什么事儿?豆大的一个小屁孩儿能拿他怎么地?

TBC

评论(39)
热度(46)
  1. 雨沐春林不就是只喵吗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