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孤岛

军烨AU K+

4、

王家接手了几个大单买卖,B市平静了两个月,然而,狼吃饱了不会停止猎食这是常理,更何况,王家兄弟的胃口远远比荒原狼要大得多。那几单本是胡家的看家生意,王家虎视眈眈了几十年,如此轻易落到手里,自然对胡军的戒心放到最低,对胡家的尊重更是有一日没一日。

这种轻视,胡军表现的很坦然,而几个堂口的老大们对此却耿耿于怀,王家势力一再膨胀,却也成了众矢之的,在聚会上,虽不能明面儿闹得太僵,但一场下来,硝烟味儿十足。他说点无关痛痒的话,连表面的和谐都维持不住,不欢而散后,可想而知,B市的秩序很难回到以前,大小规模的乱子接踵而至。

这种乱子多了,终于引来了警方的介入,此次介入却不像以往那样象征性地兜兜转转,到最后井不犯河,维持各方势力平衡便结束,而这次怎么看,都能看出警方要经营持久的耐力战。胡军和几位老大分析,想必警方对胡家的事情早已了然,很难说没有趁乱肃清的可能。

这种推测一出来,本不团结的各个堂口自发地向胡军靠拢,几十年的照应,大家还是明白背靠胡家这棵大树不会错。王家运势蒸蒸日上,虽不心甘情愿臣服,但是帮会散了,他们王家也好不到哪儿去,这点账,王叔还是算的明白。B市破天荒地迎来了半年来的首次和平,胡军终于坐在话事人的交椅上从容地指点江山。

基于他们的生意能摊上明面上来说的不多,胡军对一些高风险、高利润的生意勒令做大幅度的调整,尤其一些在警方那边黑名单上黑成碳的人就只能暂时调出。关叔这边自然也不例外,他紧急换下码头上照料生意的几个人,用几个年轻聪明又身手不错的生面孔顶上,这其中便有刘烨,其他堂口大抵方法如此,B市便开启了新一代年轻人的天下,暂且稳定了大局。

这天是中元节,加上今年的特殊性,祭祀便显得更不可怠慢且隆重异常,各个堂口都相应地召集比较不错的手下回来撑场面,轰轰烈烈的办了一天。胡军和关叔回来已是夕阳西下,路过L街区,关叔语重心长地告诉胡军,他老了,再也折腾不起了,L街区的生意干净得连警方都懒得过问,不管是人还是生意,胡家就不要太操心了,留着给他养老好了。

“那要看什么人?”胡军说这话的时候,车子正好经过街角,他落下车窗,让司机减速下来。

那儿有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和店里的小掌柜的说话,虽然只留给他个背影,他也知道是谁,好久不见,那人的头发长了,裸露在外的双臂红红黑黑的,跟那晚苍白的皮肤完全不同。

关叔诧异地伸头往窗外看了一眼,立即明白了这句什么意思。轻笑了一下,越过胡军准备叫一声那人,胡军却拦下了,让司机发车,不动声色地走了。

刘晔从面前大橱窗的镜子里看到了胡军,虽然大墨镜后面看不出表情,他也知道那人在观察自己,很自然地假装没有看到。自从那一夜以后,他们已经四个月没见面了,被安排到码头照看生意以后,他生活的模式变了,没有大哥老板之类的人需要他周旋伺候,那儿的生意和人群简单得多,拳头和智慧不仅能够维护生意还能赢得尊重,他因此也交了几个朋友,这是他想都未想过的,好像终于有些理由可以选择不接受他不喜欢的东西,比如人和这些人的要求。

然而事情并不是如他想的那般理想,他正想着去理发之后回到阁楼好好睡一觉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是关叔的管家,不用开口,他也知道是叫他去关叔家的。

刘晔跟着管家进门时,胡军和关叔正在吃饭,一抬头就见一张红黑的脸顶着一头又乱又长的头发的人戳在面前,两个人都愣了。

“吃饭没?”关叔反应过来,问了一句。

“没,不饿!”

“跟管家一起先吃完饭再说!”

“嗯!“

人刚出门,胡军和关叔面面相觑一秒,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人被你糟蹋成什么样儿了?”

“我跟你讲,他现在这个状态可比在你们这些人身边好一万倍,别不识好人心!“

胡军看得出来,虽然男孩光洁的脸晒脱了皮,变得红黑粗糙,甚至下巴爬满了胡渣,但是那双眼睛却生动了很多,那里面的光彩很耀眼,比他们初次见面时那种平静如死灰的样子要好看太多,关叔说的没错,一如他老人家做事从来都没有对不住他。

晚饭后回家,胡军在半路让司机停车,甚至让贴身的几个人在此候着不许跟上,他带着刘晔进了家小理发店,不巧的是师傅已经下班回家,小徒弟正准备锁门,百年不遇的大哥带人来理发, 半点不敢怠慢,给刘晔洗完头、披上围布后,才结结巴巴地说自己不会理发。

胡军踱步过来,挥挥手让小徒弟滚蛋,自己从工具盒里挑出剪刀,熟练地挑起刘晔的一绺头发,咔嚓咔嚓剪得得心应手,刘晔吓坏了,慌忙起身却被死死地按在椅子上,从镜子里看到胡军凛然的脸,那种震慑力让刘烨丝毫不敢再有点违逆他意愿的行为。

剪下的发梢落下,悉悉索索地滑行在围布上,刘晔在围布底下绞在一起的双手渐渐地松开,偶尔视线从镜子里和胡军的视线一碰上,就赶紧避开,心里打了漫天的问号,以至于他眼睛频繁眨动得让“理发师”都不耐烦了。

胡军居高临下地看到那两把毛绒绒的刷子,刷得他心烦意乱,匆匆给刘晔剪完头发,放倒椅子,冷下声音命令他闭眼。

刘晔在闭眼的一刹那是惊慌的,毕竟胡军的表情多少有些生气,十年的经验告诉他,惹大哥生气,下场自是惨烈的,他认命地等着不堪回首的经历再次降临,却等到的是清凉的东西抹在他的下巴和脸庞,薄荷味!剃须膏?

“别乱动,这东西可不长眼!”刘晔睁开眼一抬头,胡军举着剃刀的手抖了一下,显然惊了一下。

“大哥。。。”

“闭嘴。。。。闭眼!我没允许,不许睁开!“

“嗯!”

刘晔心里不是滋味儿,他感觉自己就是只被猫玩于爪间的倒霉耗子,迟早要被撕裂吃掉,却一次次地给予生还的假象,但是隐隐又觉得不对,那幽然升起的希望渐渐涌上来,即使他并不知道他到底在企盼什么。

随着胡军越来越娴熟的刮动,刘晔渐渐放松下来,待胡军帮他刮完那一团乱胡渣,又用热毛巾帮他擦干净了脸,他也不敢睁开眼睛,胡军嗤笑,低头吻了他的嘴角,他惊讶地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长大嘴巴欲言又止。

“剃须膏的味道挺好。”

“哦”

“如果你不想,可以拒绝,知道吗?“

刘晔摸摸嘴角,红着脸低头,不置可否。

胡军看在眼里,这种感觉才对,这个样子的刘晔才流露了他本来应该的真实,尽管,他根本对这个男孩没了解多少。

TBC

爆字数了~心塞!

评论(28)
热度(33)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