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孤岛

11、

军烨AU  K+

刘晔被带进船舱的时候,嘉玲也刚进来没多久,交待完手下警醒些之后,才正眼看他。他耷拉着脑袋,浑身浸透雨水的衣物让他不堪重负,船只不大,来回忙碌的人不时会碰撞到他,而他像一只受伤的小兽,想尽量缩小身体,更想早点结束。

“刘晔,对吧?”嘉玲饶有趣味地问刘晔,而他垂着湿漉漉的睫毛,无动于衷。

 “有人要我好好照顾你,。。。。“嘉玲拂了他额前的头发说,刘晔终于眨了眨眼睛看了她一眼,眼前是一个精明而美丽的女人,类似这样的人这样的场景,他经历过,那结果定是屈辱而不堪的。

“放心,不是把你卖了。”嘉玲看透他心思似的拍拍他肩膀,顿了顿又说:“我们今天人手不够,你换完衣服过来帮忙照顾病人。”

刘晔诧异地看了看四周环境,目光有回到嘉玲脸上,嘉玲轻笑,朝拐角处的一处小房间抬抬下巴说:“先去看看他吧!”

刘晔跌跌撞撞地几步走到门口,一眼便看到了昏迷中的刘春。他跪倒下来,握住刘春的手,失声痛哭。热泪止不住地在脸上划过,他在这一夜里,终于感觉到了温度,浸透骨头的冰冷让他抑制不住地浑身颤抖。

嘉玲拉他起来,告诉他需要换衣服,需要喝热水,需要睡觉,刘晔默默地听着,一一照做,他不确定是否有了希望,只是本能地卸下了戒备,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梦里凄风苦雨,他喁喁独行,然后,他看到有个高大的身影在前方等他,他拼命地向那个身影跑去,明明就在前方不远,他却怎么也跑不到那人面前,那人终于转身大步走了,他踉踉跄跄地追去,大声呼喊,也没能留住那个背影,飘摇无依的恐惧感将他笼罩,他蜷缩着痛哭,直到被人叫醒。

 “烨子?”躺在小床上的人怔怔地看着刘晔问。

“哥,你可算醒了!”

“我们这是死了?”

“我们都好着呢!“

刘春看着天花板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刘晔不明所以,还以为他在海水里窒息久了,对脑子有什么影响,起身要去叫大夫,却被刘春拉住。

 “王家是不会留我的,能瞒天过海把我捞出来还保住了我的命,这事儿除了胡老大,谁也干不来,我就想啊,有什么条件值得胡老大冒这么大险?”刘春若有所思地说。

“你哪儿来的自信能跟我们谈条件?”嘉玲笑了,看了看蹲在床前一脸担忧的刘晔。

“嘉玲姐?你怎么也。。。。所有的事儿跟烨子没关系,你们放他走,我会把我知道的毫无保留地告诉你们,要杀要剐随你们!”刘春抓住刘晔的手平静地说。

“跟我们坦白是你应该做的,你的任何筹码我们都不感兴趣。“嘉玲勾了一下刘晔的下巴走开,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这一天靠岸后,刘春被安排到了医院,刘晔则就近选了一家宾馆住下。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竟然没留人看住他们,刘春感叹第一次跟胡筠过手,对方就使出江湖上最厉害的招式:无招胜有招。

“他受伤了,伤得很重。。。。。车子都撞废了。。。”刘晔吸溜儿着鼻涕说,他感冒了,被大夫塞了一堆药片,这会儿有点昏昏沉沉的。

“你该不会当时又在场吧?“刘春惊讶地问。

“嗯。”

“你没事儿吧?”

“他把我推下车,自己撞过去了。。。我不懂他为什么那么做,他说。。。他说。。。。”刘晔声音低了下去。

“你很愧疚?”

“哥,你到底参与了没有?”

“我说没有,你信吗?”

刘晔当然不信,只是事到如今,信与不信有什么区别?两人陷入沉默,病房外骄阳炽烈,房内冷气正合适,某些时候,他们会恍然觉得这一切不真实。这一天晚些时候,刘晔在病房的套间睡沉了,嘉玲来看刘春,他们终于坐下来,像老朋友一样聊了起来。

刘春是西区最早和王家接触的生意人,他极力避免参与帮会的事情,但是在B市没人能完全摆脱帮会的势力。他后来几年将生意渗透到内地,但仍然不能完全摆脱,也就在那个时候,他和嘉玲认识且合作得不错。

后来西区被王家全盘洗掉,他也无可奈何地被王家选中,这边的生意也就暗自委托给了嘉玲,此次能捡条命回到这座内地城市,背靠的大树俨然换成了胡家,无论是求生的欲望还是口头上的表明立场,他再也没什么理由隐瞒了。

几个月前,胡家将B市几桩生意让给了王家,那是王家虎视眈眈已久的财路,按理说是不可能让刘春这个外人经手的。可是偏偏在上个月初,王家安排刘春主持交易,来往的都时欧洲方面的军火商,只有本月中的一个单子,提供的资料显示是东南亚方面的个人客户,材料简洁至极,仅提供交易人的名字和照片。

刘春打开货箱发现是单套货物,联想起客户简洁的材料,他隐隐感觉事情不太对。最令他感到奇怪的,7月,因为祭祖的原因,整个帮会禁止做任何军火交易,王家的行为无疑有悖于帮会的大忌,他不禁对此次交易产生浓烈的好奇心。

交易的前一天,他悄悄地将货物调换成最新式的家伙,那是给欧洲方面下个月的备货。在B市仅王家所有。于是,中元节的当晚,行刺胡筠的杀手被割喉以后,整个帮会一片哗然,矛头自然而然指向王家。

“你把矛头引向王家的同时,你也活不了,这个你不是不清楚吧?”嘉玲冷笑。

“清楚,所以这样了。。。“刘春无所谓地耸耸肩。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在想,货箱里最早的那套家伙应该不止一个堂口有货吧?”刘春靠着床头笑了。

“。。。。你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有调换的话,现在整个B市各个堂口相互猜忌起来,哇哦——乱成什么样儿,你可以想象一下!”

“所以,我们还得谢你?”

“客气!该说的我如实招了,你们救我一命是不是很值?”

“你想多了,军哥想知道真相不假,但是没必要因为这个公开和王家对立,帮会的事情,又不是公堂,不需要证据,留你一条命,是他应了某人的请求而已。”

“那你带我们来这儿是什么意思?”刘春懵了。

 “带着小朋友继续你的生意,老老实实的,也许就没什么别的意思了。“嘉玲冷笑着说。

“这是胡筠的意思吗?”

“是!”嘉玲说完利落地离开房间,他们的谈话就此结束。

刘春靠在床头将前前后后的事情过了一遍,仍觉得这样的结果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太熟悉B市的人和事之下的暗涌,可是对于胡筠,他此时好像对他一无所知,套间悉悉索索的声音打乱他的思路,他知道刘晔大概早醒了。

“你都听见了?”

 “他。。。。胡。。。为什么这么做?”刘晔走了出来。

“因为你值得!”

刘晔懵里懵懂地眨着眼睛,这几天的事情,让他频频犹如梦境的错觉,疑问处处皆是,既然别人不想说,他也不想多问了,如果这一切够真实,他除了接受,没有理由再去质疑,,尤其是对于那个人的安排。

TBC

这拖拉的毛病啊。。。是改不了了。。。。

评论(16)
热度(28)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