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只喵吗

I promise you a happy ending/ 军烨相关/主AU/偶有现实向非爱情短篇/主清水K+/脑洞大

当英雄遭遇熊孩子


军烨AU K+

无厘头!无厘头!来来来!兄弟们乐一乐(捋袖子

3、
家里住进了只小癞皮狗儿之后,他的生活从此如火如荼,超级有存在感。

这边儿正对社会毒瘤儿围追堵截,电话没命地震动起来,他必须在10分钟内接听或者回拨过去,不然,身边儿好几个兄弟的电话轮番儿被轰炸。

“还好意思说土豆丝儿?你那土豆条儿都我手指头一般儿粗了。。。。”



“哎哟喂,小祖宗,就不能消停会儿,老子在抓犯人呢,再这么闹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好!好!完事儿后我早点回去还不行吗?。。。。等会儿。。。少放盐啊,昨天的土豆儿齁死老子了!”

挂断电话,频道里一片唏嘘,各种调侃接踵而至,他习惯了,勾勾嘴角,不知道是高兴呢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正跟哥们儿们贫呢,黑暗中一辆车子突然朝他直撞过来,他跳起东躲西藏以求对策,车子疯了似的紧追其后,他一个翻滚藏在拐角处,妈的,被追得太特么狼狈了,随手抄起一块儿不小的建筑废石料,故意跳出去,闪躲之中一个转身,将手里的家伙甩了出去,只听哗啦一声,车子的挡风玻璃砸了个粉碎。

车子冲过来之时,他猛跑上去,跳在了车脸前,对着一脸血的疯子,毫不留情地开了几枪,那人抽搐着歪在一边儿,车子失控地朝一面墙冲过去,在撞上去的前一刻,他紧急跳上了一台废弃的车辆,带着惯性,又从车顶上滚了下去。

“我艹他妈!”浑身骨头似被震得七零八碎,瘫在地上死活缓不过劲儿,手机在裤兜里顽固地震动了老半天,他愣是没感觉到。

“胡队,你媳妇儿说西红柿没了,回去捎俩?”他躺在地上看着前来救援的同事,真心觉得他们队所有人的双商亟待商讨。

“你他妈再一边切一边吃,老子买一筐也撑不到第二天晚上!”同事的手机开着免提,他冲手机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嗓子。

“你倒是买一筐回来呀!”那边儿也不示弱。

“自己下楼买去!”

“那不行,队组好了,离不开!”

“晚上不吃番茄炒蛋行不,小祖宗,老子。。。。还忙着呢!”他本想说老子就剩半条命了,话到嘴边又改了口。

“哼,不吃就不吃!”

电话挂了,凑上来看热闹的同事哈哈哈直乐,却没一个人拉他一把。

回程途中,老陈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着他呲牙咧嘴地抬胳膊扭老腰。

“你这一身彩头儿,回去怎么跟你媳妇儿。。。。不是,你家小朋友交待?”

“切——他一小屁孩儿,我跟他交待什么啊?”


嘴上很强硬,心里还是盘算着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屋里,先去浴室洗个澡,急救箱就在浴室,处理好大大小小的伤口再出去,这个点儿,那个小兔崽子八成在打游戏,在被发觉前躺进被窝儿,不行,晚饭还没吃,饿死了,今天晚上的土豆条儿是不是人吃的啊?

“呵呵!”老陈从后视镜里瞥了他一眼,冷笑两声。他最受不了老陈一副胸有成竹神机妙算的大仙儿样儿。

被放在自家门口时,他还真忐忑了好一会儿才硬着头皮上楼。悄悄打开门,溜进浴室,热水调好,上衣刚刚脱掉扔一边儿,浴室门霍地被推开。

站在门口的小孩儿先是一愣,接着打量了他几秒,大眼睛眨巴几下,里面慢慢泛起了亮晶晶的东西,一咬嘴唇,眼泪大颗大颗地滚下来,还好不是像小时候那样哇得一声哭得声嘶力竭。

“烨子,烨子!我真没事儿,那王八蛋比我惨,他爹都认不出那人样儿了,真的。。。不哭了,啊!“他无比尴尬地走上前,用脏兮兮的手抹着小烨子的脸,本来顶好看的一张脸,被他这么一抹,花了,左看右看几下,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小孩儿抬手,终是没舍得落在他身上,推着他去冲洗,抱起急救箱回客厅等着。

他站在淋浴头儿下,情绪复杂,心里有点儿暖,又有点儿难受。早几年在东北,出勤回来,一脸血,那时候烨子小,总是被吓得哇哇大哭,他就得什么都不干各种哄孩子,也只有他能把哭的抽抽儿的孩子哄乐了。

冲洗干净,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等着小孩儿帮他处理伤口。清洗、消毒、喷消炎药,最后在小孩儿轻轻的吹气下贴上创口贴。第一次被人这么用心处理伤口,他有点恍惚。

“小烨子,你跟谁学的处理伤口?“

“自己学的。“

“哦,你学医的。。。“

“哼,你这么笨怎么可能有人看得上你,也就我不嫌弃!“

“哦,明天才开学!”

小烨子白了他一眼,去厨房端出来饭菜摆在他面前,太饿了,扒拉几口居然觉得还挺好吃。

“还是有媳妇儿好吧?”小烨子坐在他对面捧着脸笑眯眯地问。

“还成!媳妇儿,给爷盛碗汤!”这话茬儿接的顺溜,自己都没想到,吓得他一口饭没咽利索,差点没噎死。

“得嘞!”小烨子蹦蹦跳跳地去了厨房。

他觉得自己疯了,这特么是陪孩子过家家吗?

TBC

评论(18)
热度(55)
  1. 雨沐春林不就是只喵吗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就是只喵吗 | Powered by LOFTER